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強吻偏執暴君後,嬌軟廢柴哭唧唧
強吻偏執暴君後,嬌軟廢柴哭唧唧 連載中

強吻偏執暴君後,嬌軟廢柴哭唧唧

來源:google 作者:朔望之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玲玥 薄弈玦

【1v1甜寵雙潔,冷戾偏執暴君×嬌軟小廢柴】玲玥,魔族最廢柴的小祭司,十天前為完成任務降臨人間,強吻了一位少年將軍不料魔界一天人間一年,昔日少年已成暴君,那強吻之事如夢魘般纏繞在他心頭,成了執念一日玲玥意外落於冷戾的暴君之手,他俯在她耳邊勾起嘴角:「當初你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怎麼昨天……兩下就哭了?」暴君將她囚在身邊,原想對那日的強取豪奪加倍奉還,不料卻總是情不自禁地寵她「玥玥想當朕的皇后?」「玥玥,就一次好不好…」「玥玥的小角真可愛,捏捏~」原來暴君早已對她一見鍾情,十年前的那一吻,既是他的執念,也是他的救贖展開

《強吻偏執暴君後,嬌軟廢柴哭唧唧》章節試讀:

詔國皇宮,昏暗的寢殿內,燭光搖曳。

一道低啞嗓音從玲玥耳畔傳來,字字勾人,隱隱有些偏執的瘋狂:

「十年了,朕終於抓到你了......」

玲玥虛弱地睜開眼睛。

恍惚的視線,逐漸凝集在一件綉有暗金色紋路的黑色龍袍上。

這件衣裳的主人,長發精綰,面容如精美的雕塑,冷峻又神聖。

他彷彿自帶清冷的氣息,矜貴而不可褻瀆。

男人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把玩似的攀上了玲玥精緻的臉頰,摩挲了一會兒:

「你的模樣......竟是一點都沒有變。」

玲玥下意識地縮了縮身子,這才發現她躺在一張滿是華麗綉紋的軟榻之上。

她剛剛......不是被魔族的權貴們當成活祭品,用於開啟魔族復興大陣,已經魂飛魄散了嗎?

這樣一想,她忽然感覺眼前的男人愈發麵熟,一種從骨子裡散發的恐懼感油然而生!

難道說相隔十天,她又降臨到人界了,而眼前這個男人——

是......他?

不,他一定不會記得那件事的吧......

玲玥嬌軟的身軀縮在床角,水靈靈的杏眸上,睫毛微微顫動。

她的聲音顫顫巍巍:

「你,你想......做什麼?」

男人悶聲笑了笑,不急不慢地來到她的身側。

他俯身靠近了少女的耳朵,堅定的語氣帶了些狠勁:

「當初你對朕做過的事情,朕要幾十幾百倍地......如數奉還。」

玲玥敏感的耳尖被他溫熱的氣息掃過,瞬間有些發癢。

隨即她的下巴又被長指捏起。

玲玥對上了那人熾熱的眼睛,眸中的神色,似在欣賞,似在侵襲......

那奪人心魄的嗓音與面容,更是驚得玲玥渾身一顫。

她終於確認這個自稱為朕的男人,正是她十天前降臨人界時強吻的少年將軍,薄弈玦!

魔界一天,人間一年。

她不過就是在強吻薄弈玦後又回魔界待了十天,結果就被魔族的權貴們抓去活祭......

但那天只有十六歲的亂世少年將軍,現在已經搖身一變,成了二十六歲的一國之君!

見到少女戰慄的模樣,一抹玩味的笑意有些反差地掛在了薄弈玦矜貴不可褻瀆的面容上。

他,果然沒認錯人!

儘管十年前的那個少女彷彿吃了熊心豹子膽,而眼前的少女如此膽小嬌弱......

但這張媚態萬千的臉,這又**又野性的迷人氣息,還有白皙手臂上的紅月圖騰......

別說十年,就算永生永世他都會記得!

薄弈玦忽然想起了什麼,摟着少女的腰肢,輕咬了一下她紅得快要滴血的耳垂,低啞的聲音酥骨入魂:

「你還是那麼勾人。」

面對這樣的讚美之詞,玲玥幾乎是不寒而慄,眼角已然泛起淚光——

薄弈玦,一定會想殺了她吧!

十天前,魔帝交給玲玥一個任務,聲稱這關係到魔族復興大業:

「去人界獲得人族天選之子的吻,再回到魔界。」

而魔族大祭司占卜的卦象顯示,人族天選之子,就是薄弈玦......

玲玥在魔界的一眾祭司當中,除了天生媚體毫無長處,一直都是墊底的廢柴存在。

她以為自己終於受到了魔帝的重用,於是便鼓起勇氣去了人界。

仗着自己身上有些魔族祭司的法力,她壯着膽子對年方十六歲的薄弈玦一通強取豪奪,要走了他的初吻!

但回到魔界後,玲玥才驀然醒悟:魔帝之所以會把任務交給她,就是因為選了她去獻祭。

......

玲玥怯怯地咽了口口水,努力低下頭,想要避開男人侵襲意味十足的目光。

心道她大難不死,怎麼卻偏偏落入了執念極深的薄弈玦手裡......

少女鮮紅水潤的小唇,說話時都有些打顫:

「我,我不記得什麼跟你有關的事,你記錯人了......」

聞言,薄弈玦眼底閃過一瞬失望,他將玲玥小巧的下巴猛地挑起,銳利的目光盯着她那雙嫵媚的杏眼。

男人的嗓音愈發低沉暗啞,帶着一些狠勁:

「你若是不記得了,朕,不介意幫你回憶一下。」

見他臉不紅心不跳說出這般話,玲玥的臉蛋唰地泛起紅暈。

只是一次呼吸的時間,她嬌嫩的紅唇忽然就被薄弈玦霸道地銜住了。

「......唔!」

玲玥本來還想辯解,奈何嘴被擋着,一切言語通通都變成了嚶嚀。

慌亂的躲閃間,她終於想起來她是一個祭司,是個有法力的魔啊......

雖然她資質極差,是魔族裡最廢柴的那個,但是應對凡人,應該還是綽綽有餘的。

她幾近崩潰地抬起手來,就要反抗,卻突然發現——

原來她早已法力盡失,體內的魔性更是被祛除的一乾二淨!

她現在已經與凡人無異!

薄弈玦見她有反抗之意,一抹得逞的笑掠過,力道更重了幾分,兩人十指緊緊相扣。

男人隱忍着低語道:

「十年......你可知道,你讓朕尋得好苦。」

沒有法力,玲玥的那點可憐身手被他剋制得死死的,根本就動彈不得,只能任由他予取予求!

她暫且順從了一下,淚珠順着臉頰滑落,心裏只盼着薄弈玦可以快點放開她。

然而事與願違。

薄弈玦就像不知饜足一般,愈發放肆起來......

那一日的吻在他腦海中魂牽夢繞許久,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了她,心裏唯有狠狠懲罰她的念頭。

他今夜,完全就不打算放過她!

一個個霸道的吻落下,玲玥的嘴角瀰漫著一絲鮮血的味道。

沉悶的夏夜裡突然颳起了一陣清涼的風,宮裡頭石磚上的些許落葉瞬間就被席捲乾淨。

床幔輕飄飄地滑落,玲玥窸窸窣窣的隱忍聲,帶了些許哭腔。

她這次來到人界,才剛清醒沒多久,就帶着一腔委屈,又可憐兮兮地暈了過去......

......

清晨,卯時已到。

御用貼身太監葉公公,正在寢宮外候着薄弈玦上朝。

平日里薄弈玦都會提前出宮。

可今日都過了卯時一刻鐘,還遲遲不見薄弈玦出現。

葉公公突然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陛下他,該不會是終於......」

他伺候陛下這麼多年來,從來沒見過陛下親近女色,娶納妃嬪!

陛下自持隱忍許久,如今終於有了機會,嘖。

想來也是可憐這位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