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前夫,別糾纏
前夫,別糾纏 連載中

前夫,別糾纏

來源:google 作者:泠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紀暖 陸靳安

她從未想到過,她愛了十年的男人,會親手將她送進監獄……展開

《前夫,別糾纏》章節試讀:

這是紀暖這麼長時間第一次來到紀彤的墓地前面,紀彤是在她們的父親死之前一年去世的,她的屍體是陸靳安處理的,葬禮也是他一手操辦的。

但是在之後的一年裏面,陸靳安開始瘋狂的報復紀家,靠着他的勢力幾乎是將紀家的公司弄得完全破產,逼死了紀暖的父親。

也是在她的父親死了之後,紀暖失去了最後的依靠,最終被陸靳安以陸氏集團材料失竊的罪名告上了法庭,讓她坐了兩年的牢。

「你帶我來這裡幹嘛?」紀暖盯着墓碑問道。

但是陸靳安還是覺得這兩年的懲罰對於紀暖來說太輕了,就是因為當年沒有找到她殺害紀彤的有力證據,所以紀暖才只是以盜竊集團機密材料的罪名判了兩年。

紀暖撐着虛弱的身體想要起身,但是陸靳安卻一腳踩在了紀暖的後背上面,「我告訴你,明天就是小彤的忌日,你給我跪在這裡,我讓你給小彤磕頭道歉。」

哪怕是在求生欲和陸靳安的壓迫下,紀暖還是不肯朝着紀彤低下頭顱。

因為紀彤真的不是她害死的。

她還記得車禍發生的那一刻,她本能的反應是想要拉開紀彤,但是還是沒有來得及,紀彤就被那飛馳的汽車給撞倒了。

紀暖在聽到緊急剎車聲之後,第一反應是衝過去看紀彤怎麼樣了,可是卻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陸靳安推開了。

他推開她的時候,嘴裏說的是「殺人犯」。

雖然當時隱藏在紀暖心底深處對陸靳安的喜歡被他這三個字給生生刺痛了,但是紀暖還是用最快的速度叫了救護車。

紀暖還記得當時的那個場景,她還記得當時紀彤躺在血泊裏面,死死的瞪着眼睛看着她的樣子,然後就是緩緩回過頭,帶着憤怒、仇恨、悲痛的屬於陸靳安的眼睛。

此時此刻的紀暖,彷彿是又看見了那年的自己還深深喜歡着的陸靳安的眼神,那個讓她渾身不自在,卻又像是一把利刃插在她的心口上的眼神。

紀暖覺得地想要掙脫陸靳安的控制。

可是換來的是陸靳安更加用力的踩踏,連帶着她那不值錢的尊嚴,狠狠的踩在了腳底下。

「跪下!道歉!」陸靳安的聲音裏面都是憤恨,「你這樣的女人,到底有沒有一點點的心,就是三年前的這一天,你害死了小彤,但是現在的你,還是不承認那是你做的!」

紀暖終於忍不了了,此時此刻的她,覺得就應該一死了之。

沒錯,她就是這麼的脆弱,在陸靳安的連番折磨下,在身體的一陣陣難受下,她只想一死了之。

「陸靳安,你夠了!」紀暖紅着眼睛盯着自己的手背,此時的她甚至都沒有辦法抬頭看陸靳安一眼,「你想要報復的已經都報復了,紀家沒了,我爸死了,我成了一個人人喊打的殺人犯,成了一個沒有未來的勞改犯,你還想要什麼?」

陸靳安的眼中露出了一點遲疑,他盯着紀暖,像是想到了什麼。

「你要是想要我死,好啊!你就痛痛快快的弄死我好了!」

陸靳安冷笑,直接一腳踢在了紀暖的腰上,紀暖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弄得疼得流眼淚,她的力氣終於是耗盡了。

她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躺在了紀彤的墓前。

「明天就是小彤的忌日了,我要你在這裡懺悔!」

陸靳安能夠看出來此時的紀暖十分的痛苦,就像是一隻瀕臨死亡的羔羊一樣,苟延殘喘的躺在紀彤的墓前。

但是越是這樣,他心中的快感越是多。

紀暖躺在那裡費力的喘息,她甚至想要昏死過去,這樣她就不會覺得那麼的疼了……

但是腰間的疼一次又一次的拍打着她的神經,讓她保持清醒。

最終,天邊破曉。

蟲鳴鳥叫的聲音更加的明朗。

一直呆在車上等着天亮的陸靳安也終於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陸靳安到的時候,看見的是已經睡過去的紀暖,他以為她算是沒有良心所以睡了,但是紀暖其實是疼了半宿,才終究睡過去了。

他踢了踢紀暖的腿,紀暖驚醒過來。

她又做了噩夢,自從紀彤死了之後,她的人生就是一場沒有邊際的噩夢,不管是睡着的時候還是醒着的時候,她都絕望的痛苦。

「你好好想想,到底是要不要下跪道歉。」

陸靳安坐在了紀彤的墓碑旁邊,露出了紀暖都沒有見過的溫暖眼神,「或許道歉了,我可能就會放過你了。」

惡魔的話從來都不可信,他也不會放過自己的,這些紀暖都知道。

但是還沒有等紀暖回應,兩個人就聽到了不遠處的腳步聲。

遠遠的,紀暖就能夠認出來那個走過來的身影——許帆,紀彤的親媽,爸爸的小老婆。

今天是女兒的忌日,她這個當媽的,自然是要來祭拜的。

許帆剛走近,就發現女兒的墓前有兩個人,她率先看到的,是離着她最近的紀暖。

見到紀暖,她最先想到的是紀暖爸爸留下的一百萬,那是紀暖爸爸的保險費理賠,本來應該屬於紀暖的,而不是屬於她這個根本就沒有正式身份的女人。

可是下一秒,許帆看見了陸靳安的時候,就有了底氣。

還沒等小輩的人打招呼,許帆就率先上前給了紀暖一個狠狠的巴掌,「你這個狠毒的女人,怎麼還敢出現在我的女兒的墳墓前面!」

紀暖被打的頭髮暈,根本就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許帆已經哭天搶地,幾乎是要哭暈在了紀彤的墓碑前面了。

許帆一邊哭還一邊朝着陸靳安念叨,「靳安啊,我那個沒福氣的女兒,臨走前還說想要嫁給你的,但是她福薄啊,根本沒有等到那一天。」

陸靳安聽到這裡也非常有感觸,「小彤是個好女孩。」

聽到這裡,紀暖不由的笑了,真是可悲,沒想到她現在還要在這裡看這麼一齣戲。

陸靳安拽着紀暖,「許阿姨,我們先走了,等有時間的時候再來看小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