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攀附
攀附 連載中

攀附

來源:google 作者:水折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謝延舟 聞柚

聞柚白為求自保,敲開了謝延舟的房門倒也不後悔雖背負罵名,卻也玩弄瘋狗「他有白月光,不愛她,她貪慕虛榮,心機歹毒」她早就聽膩了這些話後來,他拽住穿着婚紗的她:「聞柚白,你是不是沒有心?帶着我的孩子,嫁給別的男人?」當他馴服於她,即被她所厭棄*聞柚白vs謝延舟;資本市場女律師vs衿貴豪門風投男他以為她是救贖他的神明褻瀆神明直到神明拉他入地獄*多年後,聞律師對女兒道:這是謝叔叔謝延舟:?謝延舟:老婆……徐寧桁:老婆是你叫的嗎?展開

《攀附》章節試讀:

  謝延舟不是個體貼耐心的情人。

  聞柚白趴在他的肩頭,抱着他,分神地想,和他在一起第四年……

  只是她還沒想到什麼,她柔軟的細腰忽然就被男人狠狠地掐了一下,他聲音偏啞:「分神,嗯?」

  然後,他就聽到女人小小的一聲「嗯」,帶點曖昧可愛的嬌氣。

  他眸色黑得嚇人,大約是報復,男人的大掌整個扣住她的後腦勺,鋪天蓋地吻了下去,帶着像是要把她吞下去的力道。

  窗外零點鐘聲響起的時候,聞柚白氣得故意在他的背上抓了幾道痕迹,夜色中,無數煙花絢爛地升起又落下。

  和往常一樣,謝延舟穿好了衣服,準備離去,英俊的臉上只余疏離和冷漠,他一般不過夜。

  他的那群朋友正等着他去聚會,他的手機屏幕就亮在她面前,根本不在乎她會不會看到圈裡那些富二代對她的輕蔑——「假純」、「心機惡毒」、「倒貼的玩物」、「跟她那個小姨一樣,玩玩就算了。」

  聞柚白作為小姨的拖油瓶,住進聞家這麼多年來,早就對這些話免疫了。

  然後,她又看到謝延舟的聊天界面又跳出來一個消息:「延舟,我的演出順利結束啦,你怎麼還沒來呀?」

  是溫歲。

  聞柚白笑了下,閉上眼睛,準備繼續睡覺。

  謝延舟忽然開口道:「你也快畢業了,下次的法考會參加了吧?不要再棄考了,再墮落不自愛,沒人能一直幫你。」

  他語氣淡漠,甚至有些淡淡的譏諷:「不是靠着美貌,就能一直無往而不勝。」在他之前,他就見過她靠着美色引誘其他男人。

  聞柚白睜開眼,一雙漂亮的黑眸氤氳着霧氣,水波流轉,她皮膚很白,還透着點紅暈,就這樣不施粉黛地躺着看人,也美得驚心動魄。

  她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就是說,她沒內涵,配不上他,他們能在一起,也不過是因為他喜歡她的皮囊。

  真是個狗男人,抽身就高高在上地翻臉了,今天還是跨年夜。

  「是,向歲姐姐學習。」聞柚白說。

  謝延舟黑眸沉了沉,眉眼裡浮起不耐:「你也配提她?」

  他說完,拿了手機就離開了,屋子裡又安靜了下來。

  聞柚白臉上的笑意慢慢隱去,躺了半天,還是惱,瞪着手機里謝延舟的頭像,給他發消息:「狗,狗男人,鴨king。」

  她還給他發了個0.01元的紅包,備註了「鴨錢」。

  她不是第一次這樣罵他了,他自然沒有理她,那0.01元的紅包還被他收了起來,就差回個「謝謝老闆」的表情包了。

  她氣得直接發了張保存在手機里很多年的、已經模糊不清的驗孕棒照片,說:「我懷孕了。」

  謝延舟那邊沉默了很久很久,沒有任何回復,然後,遲遲才發來了一條語音消息。

  背景音略顯嘈雜,應該是在酒吧里,音樂聲震耳欲聾,說話的聲音反倒模糊不清了。

  語音消息里,溫歲在笑:「……懷孕了?」

  謝延舟的嗓音遙遠,離話筒有些距離,似乎在忙別的事情,漫不經心且冷漠:「我不要。」

  其他人也在笑:「學她小姨?想母憑子貴啊……」

  聞柚白沒再繼續聽下去,熄屏,她抿了抿唇,翻了個身,盯着床頭燈氤氳出來的光暈,模糊又清晰,另一半被窩的溫度慢慢地消失,她忽然覺得有些冷,就像那次那樣,手下意識地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又很快移開。

  窗外的煙花和歡呼依舊此起彼伏,襯托得卧室里格外寂靜。

  聞柚白輕輕地呼了口氣,對自己道,新年快樂,已經通過法考的,未來聞律師。

《攀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