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總裁的透視神婿/女總裁的透視神婿
女總裁的透視神婿/女總裁的透視神婿 連載中

女總裁的透視神婿/女總裁的透視神婿

來源:google 作者:陳八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曹妍 現代言情 譚皓

村子裏面人皆盡之的「破鞋」,搖身一變,居然成了上市公司的總裁!面對如此大的轉變,身為上門女婿的譚皓只想說上一句:「老婆,咱們該睡覺了,老丈人那邊還等着抱孫子呢!」展開

《女總裁的透視神婿/女總裁的透視神婿》章節試讀:

正窘迫的何迒一聽譚皓這話,就明白這是給他**呢。

頓時長舒一口氣,臉色逐漸恢復正常。

「小兄弟大氣!與你心胸相比,我真是白長了幾十歲啊!」

何迒發自真心感嘆。

「不知小兄弟想我做什麼?我一定竭盡所能!對了,還不知小兄弟貴姓?」

「我叫譚皓。

「何大師,我想跟你系統地學習賭石以及鑒定方面的知識。
只不過,我最近可能沒啥時間,能不能先跟你預約下?」

這並非譚皓隨便提的要求,而是他驚覺之前表現扎眼,認真思考後的決定。

他以後賭石還有鑒寶等等的次數肯定不會少。

若學會了相關知識,下次他遇到真貨,便可以開口一大段推理讓人不明覺厲,讓人覺得這是他憑豐富學識鑒定出來的,從而最大程度掩蓋透視術的存在。

何迒一聽是這種簡單要求,當即答應。

「沒時間沒有關係,我可以發資料給小兄弟網上學習。
有啥疑惑咱也可以網上探討,大師這稱呼就不必了,咱以後就是同行交流。

因為跟譚皓賭約,何迒找回了自己謹慎的初心,剛剛又得譚皓幫忙解圍。

所以,此刻他姿態放得極低。

「這是我的名片,聯繫方式上面都有。
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隨時都可以聯繫。

譚皓收下名片。

何迒又指着譚皓手中翡翠問道:「我來這就是進貨的,小兄弟這塊翡翠六十六萬賣給祈福珠寶可好?我可以保證,其它珠寶公司絕對沒有我出的高!」

這其實是明顯的溢價,算何迒對譚皓寬容他的投桃報李。

在場還有其它幾家珠寶公司的人。

聽何迒這話都齊齊點頭。

「小兄弟,這價格確實最高了。
也就祈福珠寶財大氣粗,才能出得起。

「你要讓我們競價,撐死五十五萬封頂,再高我們老闆要殺人的!」

譚皓知道翡翠大概價格。

他原本對手中翡翠預估至少四十萬,現在直接多了二十六萬,他當然樂意。

錢貨兩訖。

譚皓離開。

但他在賭石市場引發的動靜,好多天都沒有停止。

所有附近賭石的人,都聽聞了毛頭小子一刀暴富的賭石故事,並妄想自己成為這個故事中的毛頭小子。

整整六十六萬!

從小窮到大的譚皓,何時見過這麼多錢。

而且這些錢還全部都屬於他!

譚皓從銀行出來後,就發現自己實在難以平靜,騎單車都七拐八彎的差點撞路邊樹上。

恰好騎到了一個小公園門口,譚皓便停下單車,走進小公園。

譚皓正坐公園長椅上冷靜。

突然聽見公園入口處傳來亂鬨哄的嘈雜聲音。

有喊救護車的,有問附近有無醫生的,還有七嘴八舌在嚷嚷這是啥病的。

譚皓循聲走近。

一名二十來歲的白襯衫黑中裙美女昏倒在地。

面色蒼白少血,氣息微弱。

看見倒地女子體征的這一刻,譚皓腦海中瞬間閃過《千金方》中無數病例。

沒用一秒鐘他就確定。

這是典型的先天心臟病發作,進而導致的心臟驟停以及呼吸困難。

必須讓圍觀人群散開。

並對其立刻進行心肺復蘇,也就是胸部按壓。

若是再讓這些人圍密不透風的,這倒地女子很可能會被加速死亡!

譚皓正要開口讓大家散開。

一名白大褂正巧趕到了小公園入口。

「剛剛我路過,好像聽見這兒有人喊醫生?」

有人認出了來者:「王醫生,這有個姑娘暈倒了,你快來看看!」

譚皓同樣認出來人,是鎮上仁心診所主治醫生王文朗。

醫術確實不錯,但心眼忒黑!

尤其碰上需要急診拖不得的病人,那叫一個死要錢!

就比如現在。

王文朗作為一名治病救人的醫生,沒有先探查倒地女子病情。
反而手插兜里,先問有沒有人認識倒地女子。

看眾人搖頭,王文朗一臉「你們這是浪費我時間」的晦氣。

「沒有認識的?那我治不了,你們打120吧。

「王醫生,你這連病人都沒看呢,咋就治不了了?」

「嗐,王醫生出了名的看不見錢就不給治病,鎮上誰不知道啊?我已經打120了,救護車馬上來。

有人陰陽怪氣。

這時人們才想起來,這王醫生一直就是個黑心肝的王八蛋。

可王文朗臉皮厚的很,被人當面罵都一點沒臉紅。

反而倒過來譏諷眾人:「喲,你們道德這麼高尚呢?」

「那行,你們幫這女的湊錢,拿到錢我立馬救人!」

路人們頓時面面相覷。

「給錢啊!你們都猶豫啥呢?我救人若救死了,還要承擔坐牢風險呢。
你們只要給錢而已,咋一個兩個的都慫了?」

「還想道德綁架我?當誰不會似的!」

王文朗囂張無比!

有人已經在掏錢包,有人卻真的慫了,已經悄悄想走了。

譚皓搖頭嘆息。

暗暗罵了一句國人素質,擠進人群。

「我也是醫生,我來看看。

說著譚皓蹲下身,對倒地女子進行診斷。

中醫望聞問切,他剛剛只是看了,還需要把脈後才能給出最準確診斷,從而繼續對症救治。

可王文朗卻不高興了。

他正在反過來道德綁架眾人,想搞一大筆錢到手上,這小癟犢子不是破壞他生意嗎?

「哪來的小混球?你懂醫術嗎?」

「看你這二十左右樣子,剛學醫吧?還是學的比西醫難的中醫?要是把人給醫死了,你負得起責嗎?」

譚皓正急着救人,沒工夫搭理他。

經過仔細把脈,他已經確定自己之前看診沒錯。

「你們都散開,她需要通風!」

眾人連忙小跑到一邊去。

錢是捨不得給,但挪動自己腳他們還是能做到的。

「中醫難學,這小年輕能治好這姑娘嗎?」

「我看懸,不過至少比某人連救都不救好!」

王文朗冷笑:「少陰陽怪氣,我說了,你們給錢立刻救人!」

「等這小子把人治死了,你們就等着被這姑娘陰魂纏身吧!我是見多死人了,我反正不怕。

眾人瞬間被嚇得臉色蒼白。

可讓他們為救一個陌生人給錢,還真沒幾個願意給。

萬一他們掏了錢,這女的不認賬咋辦?

而少有願意給的幾個,卻身上都只有幾百塊錢,根本沒法滿足王文朗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