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主角的哥哥就由我來保護了!
女主角的哥哥就由我來保護了! 連載中

女主角的哥哥就由我來保護了!

來源:google 作者:暖樹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暖樹呀 現代言情 羅莎娜

姜曉意外重生到了小說作品裏,倒是竟然變成了反派的姐姐……天啊!父親還把女主角的哥哥給綁架回來了???接下來的發展只剩下被主人公家族復仇而走向破滅了嗎?喔?這個畜生的眼神還挺桀驁的啊呵呵,這樣的你就由我來保護吧所以以後一定要記得報恩啊!知道嗎?展開

《女主角的哥哥就由我來保護了!》章節試讀:

傑瑞米對自己說的話其實錯了。

自己已經……

毒蝴蝶的卵早已經成功孵化了!

毒蝴蝶是接近半靈體的魔物,與一般生物不同。

根據服用什麼種類的毒,和多少強度的毒,會改變蝴蝶的特徵。

羅莎娜用刀劃開手腕,灑出鮮血,嘴裏露出凄美的笑容。

「孩子們,吃飯了……」

看着蜂擁而至,停在手腕上吞噬血液的毒蝴蝶。

很幸運。

這些孩子都喜歡自己的血液。

看來每天服毒這件事,是有意義的。

雖然現在只有十五隻,不過隨着時間流逝,會有數十,數百隻的吧。

到那個時候,它們的完全服從會成為自己強大的武器。

所以,自己已經孵化過一個毒蝴蝶卵的這件事,還是一個秘密。

這件事實,傑瑞米也好,自己的母親也好,還有從屬於自己的艾米麗也好,羅莎娜都沒打算告訴。

至少……

要等到卡西斯從阿格里奇逃出去那一天為止。

一隻毒蝴蝶飛舞到手指上。

羅莎娜小聲低語道:「西部邊境……」

是因為第一次進行這樣長距離的移動嗎?

與先前自己派出去的蝴蝶連接變模糊了,就算再次召喚也沒用。

果然,要一次性操控多隻蝴蝶好難啊……

羅莎娜摸了摸手腕上的傷口,心中嘆息。

雖然今天出了那種事故,但是也沒辦法了。

為了進一步加強和毒蝴蝶的聯繫,服用的毒量要再增加才行了。

……

這一天,羅莎娜在路上走着。

咻!

一道驚呼傳來。

「我的天,這不是莎娜嗎?」

羅莎娜聞言眉頭一皺,回過身,鞠躬道:「您好,是出來散步的吧。」

這個突然出現,手持貴婦傘的婦人,就是自己的父親,蘭特·阿格里奇的第三夫人,瑪利亞。

這個家裡最讓人不舒服的人登場了,而且這個女人,對她唯一的孩子,並不是很關心。

瑪利亞嘴角微微上揚,輕輕說道:「榭菈已經有着彷彿被時間給遺忘般的青春美貌,但你怎麼能比你的母親要更美呢。」

羅莎娜平淡說道:「是您過獎了。」

「什麼過獎,是說真的呀。」

「既然這樣有緣的相遇了,要不要跟我喝杯茶呀?」

說著,瑪利亞伸出手,「這麼說來。也很久沒看到迪恩那孩子了,家裡的孩子總是很忙呢。

機會難得,就找迪恩也一起來吧,誰去把他找來。」

旁邊的女傭悄聲說道:「夫人,迪恩少爺已經外出了。」

瑪利亞夫人驚訝的問道「是嗎?這次又是為什麼事?」

「詳細情形並不是很清楚,但主人已經交代了任務給少爺。」

瑪利亞疑惑的問道:「你……是叫什麼來着?」

女傭回道:「奴婢叫拉娜,夫人。」

「啊,不久前經過虛月推薦來我這裡的孩子……對吧?」

「真美的名字啊,拉娜,你能告訴我,我不知道的事情真的太好了。」

女傭拉娜微微笑道:「謝謝您。」

她感覺自己能夠被夫人稱讚是對自己未來的地位有很大的幫助。

「但是啊……」

瑪利亞眯眼笑道:「誰說你可以未經允許就開口了?」

啊嘞?

呼!嗤!唰!

噗咻!

哐!

瑪利亞手中的傘已經合攏,揮手從女傭拉娜的脖頸揮過。

拉娜的腦袋已經落在了地面上,臉上還保留着疑惑、恐懼與不敢置信。

唰!

瑪利亞甩了甩傘上面的血漬,然後說道:「丟去當魔物的飼料吧。」

旁邊安靜站到一聲不吭的另外兩名女傭異口同聲道:「是,夫人。」

「真是!對不起呀,莎娜,那些骯髒的血沒有濺到你吧?」

「沒有濺到我。」

「啊哈哈哈,真是太好了,那麼我們一起去喝茶?」

瑪利亞完全不顧及自己一身的鮮血,放聲大笑道。

羅莎娜淡然一笑,「雖然很可惜,但今天還有其他行程在,茶只能留到下次再跟您一起喝了。」

瑪利亞揮了揮手,「太遺憾了,好吧,等你之後有空的時候再來我房間玩吧。」

「不久前我才買了衣服,給我的娃娃們,也有很多漂亮衣服想給你的呢。」

羅莎娜對着瑪利亞鞠了一躬,轉身離開。

自己主動進入瑪利亞房間這種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

……

「艹,這味道!真是夠了!」

傑瑞米推開一道石門,從裏面走了出來,嘴裏不停的抱怨着。

「真是讓人反胃噁心的小蟲子。」

「又不能全部消滅掉,只拔毒針,又不殺掉它們,是什麼簡單事嗎!」

「狗屎的訓練,不就是為了毒針交易,所以剝削我這個免費勞動力嗎?」

「想要就給我錢啊!呸!」

嗯?

看着兩名女傭抬着一具屍體過來。

傑瑞米問道:「怎麼,你們是專程來處理那個的?」

「是的,傑瑞米少爺。」

傑瑞米抬起頭,提醒道:「你們最好去另一個飼養場,現在進去的話,你們就死定了。」

「沒關係的。」

「面對魔物,我們還是能短暫應付一會的。」

兩名女傭點頭示意。

嗯?

傑瑞米眉頭一挑,這兩傢伙有點實力啊。

「慢着,你們的誰的女傭?」

「我們所屬於瑪利亞大人。」

「啊,是嗎,那我知道了。」傑瑞米呼出一口氣,說道。

那個大嬸不知為何,就算女傭也要挑些強者用。

也不是心腹,為什麼要這樣,凈做些沒用的事。

傑瑞米用手指了指裏面,「進去吧。」

兩女傭鞠躬致謝,「好的,謝謝您。」

兩女傭進去後,裏面不停的傳來各種驚悚的聲音,而傑瑞米嘴裏不停的嘟囔着,好像在計時?

「1…2…3……118…119……」

哐當!

兩女傭從裏面沖了出來。

「120…2分鐘,所以我不是說過了嗎,該去其他飼養場的。」

傑瑞米聳肩一笑。

兩女傭從出來後,害怕的渾身發抖,一看就知道經歷了十分恐怖的事情。

她們再次打着哆嗦的鞠躬道:「那麼我們就先告退了,傑瑞米少爺。」

「去吧。」

傑瑞米不以為然的答了一句。

咯噔!咯噔!

傑瑞米跟在兩女傭身後。

其中一名女傭有些疑惑的回過頭瞥了一眼。

傑瑞米厲聲道:「幹什麼?走你的路。」

兩名女傭不知道傑瑞米為何跟着她們,只好忐忑不安的繼續向前。

很快,三人來到一處花叢之中。

傑瑞米看着前方那渾身沾滿血跡的婦人。

「瑪利亞大嬸。」

瑪利亞歡笑着轉過身,「唉呀呀,傑瑞米,你是來找我的?真開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