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女神的上門龍婿
女神的上門龍婿 連載中

女神的上門龍婿

來源:google 作者:所念皆星河2e74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少卿 江詩音 都市小說

我抬手之間,如君臨天下,萬軍辟易!十年厲馬秣兵,血染江山如畫,歸來已位極人臣,半步直達天聽!詩音,我見過無數英雄、奸雄、權雄、梟雄,卻都不及你眉間一笑!我不辭千里,跨過山河萬朵,攜滿目山河之勢,只為你而來!風雨凝霜,從此,我只為你守這天下!展開

《女神的上門龍婿》章節試讀:

「媽,你胡說什麼?」江詩音滿臉羞紅。

「我去做飯,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跟着這個流氓有什麼出路?」江詩音被選為生態園的負責人,徐珍心情好,也懶得多計較,轉身走進廚房做飯。

江文不知道說什麼,默默回了房間。

兩人走後,江詩音看沒有旁人,主動伸出手,與葉少卿十指相扣。

輕輕握了一會,又鬆開了。

隨後,她紅着耳根,轉身快步回房。

葉少卿駐足原地,看着佳人的背影,嗅着指間的余香,微微一笑。

這算是給自己的獎勵嗎?

……

那邊,回去的路上,江寧超一直在罵罵咧咧。

「草!江詩音這個賤人,真是太目中無人了!」

「還有葉少卿那個混蛋,竟然敢扇我兩次,我一定要他付出代價!」

江安冷冷地道,「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你跟一個亡命之徒計較,得不償失。」

「那怎麼辦?我總不能被他白打吧!」江寧超憤憤不平。

「現在是跟他計較的時候嗎!」江安陡然暴怒起來。

「別忘了,要是這件事處理不好,咱兩都要被趕出江家!」

見到父親發怒,江寧超立刻慫了下來,顫顫巍巍問道:「那怎麼辦?」

江安面沉如水,沉默半晌。

「我聯繫林總試試,他的公司一直跟高旗城有合作,應該能為我們江家爭取到一些項目,不用求江詩音那個賤人!」

江寧超點頭如搗蒜。

請林總出面,雖然會付出不小代價,但總比對江詩音低三下四的要好。

「那個賤人,真以為沒了她不行了,只要有人能為我們江家爭取到項目,她就一文不值!」江寧超冷笑連連。

江安剛掏出手機,誰想,林總率先打電話過來。

一番交談結束後,江安的臉色更黑了。

見到江安的神色,江寧超心頭「咯噔」一下,「爸,怎麼了?林總不同意?」

「不是不同意,是他來求我來了。」江安扔掉手機,滿臉愁容。

江寧超一愣,一臉疑惑。

江安解釋道:「他知道生態園負責人是咱們江家人,希望我看在往日的情面上,分點湯水給他。」

真是笑話!

想不到自己一直拚命討好、巴結奉承的人,有一天也會來巴結自己!

最諷刺的是,自己說無能為力,林總還不信,說自己不顧昔日的情面,最後江安只能硬着頭皮答應下來!

「這麼說,生態園的項目,林總也無能為力?」江寧超像霜打的茄子一樣,滿嘴苦澀。

江安神色鐵青,「現在,咱們只能去找你爺爺認錯了。」

窮途末路,只能回去投降,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不出意外,江安父子的失敗,引得江海大發雷霆。

江家大堂,江海指着江安的鼻子痛罵:「江安,你不是拍着胸膛,信誓旦旦地給我保證,說會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嗎!?」

「爸,我錯了,對不起!」

江安「噗通」一聲,對江海直接跪了下來。

他一遍又一遍扇着自己的臉,「爸,是我沒用,是我讓您失望了,辜負了您!」

江寧超也是立即跪了下來,一個勁地認錯。

見到父子兩主動認錯,江海消了一些火氣,不過依然板著臉色。

「爸,我們去求江詩音了,沒想到他們一家連門都不讓我們進!更不理會我們的苦苦哀求!」

「那個江詩音,因為當上了生態園項目的負責人就目空一切,不稀得再回我們江家!」

「寧超說她背典忘祖,忘恩負義,立即就被葉少卿打了一巴掌!」

江海抬頭看向江寧超,果不其然,後者的臉上,有一道纖毫畢現的五指印。

自己的孫子,被人打了!

「爸,是兒子沒用。」江安挪動雙腿,爬到江海面前,痛哭流涕。

江海神色緩和了不少,甚至還惱火地道,「那個江詩音,竟然敢這樣做,我一定饒不了她!」

「爸,您消消氣,氣壞了身子可不好。」江安滿臉孝順,盡顯關心。

這令江海有些欣慰。

「現在當務之急,是請江詩音回來,我再打個電話給她。」江安當著江海的面,撥通了江詩音的電話。

江文一家四口剛剛坐上飯桌,江詩音的電話就響了。

是江安打來的。

江詩音下意識地看向葉少卿。

葉少卿拿起手機,毫不猶豫地按下了拒接鍵。

不一會,電話又響了,還是拒接。

江文有些忐忑,「還是接一下的好,別把事情鬧大了。」

第三次電話響起,葉少卿接通了,開口就是一句:「一直打騷擾電話,腦子有病?」

電話那頭的江安氣得手臂發抖,不過在江海面前,還是儘力偽裝得中正平和,「少卿是吧?能讓詩音接下電話嗎?」

「不能,沒事掛了。」葉少卿直接拒絕。

江安氣得恨不得把手機摔了。

江海一把奪過手機,義正言辭道:「葉少卿,這是我們江家的家事,沒你插手的份,讓江詩音接電話!」

葉少卿剛欲開口,江詩音卻道:「少卿,把手機給我。」

關於自己被開除的事,她想親自向江海確認。

打開免提鍵,江詩音開口道:「喂,爺爺?」

聽到江詩音的聲音,江海笑了一聲,「詩音,還在生爺爺的氣呢?」

江詩音直言不諱,「我想問一下,家族除名我的事,您知道嗎?」

江海回道:「詩音,上午開除你的事,是一個誤會。只是做給外界媒體看看的,你永遠都是我們江家的人。」

江詩音追問:「那為什麼要把我在公司的職務也辭退了?」

「那不是考慮到你剛剛訂婚,給你放一個假,讓你跟葉少卿升溫感情嗎?」

江詩音咬着唇,「爺爺,您說的話,我不太相信。」

江海聲音嚴肅了幾分,「詩音,你要相信家族對你沒有惡意,一切都是為你着想的。你說這樣的話,太讓爺爺失望了。」

「要是你父親知道你這麼不相信爺爺,執意要離開家族,你覺得他會怎麼想?別忘了,他可還是我們江家的人!」

這句話,令一旁的江文躊躇不已,弱弱地提議道:「要不,咱們算了吧?」

徐珍瞪了江文一眼,怒斥道:「窩囊廢!」

江詩音抿緊朱唇,沉默不語。

葉少卿看出了江詩音對江家還有留戀,要過手機來:「想讓詩音回去,也不是不可以,我要你立即登報,為開除詩音的事情公開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