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配的終極任務
女配的終極任務 連載中

女配的終極任務

來源:google 作者:小肉肉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小肉肉兒 林雪

林雪作為一名小說資深愛好者,在閱覽眾多小說後,竟然還是敗給了一篇虐文凌晨3點的她在被窩裡看完文章最後一頁,已經泣不成聲「作者大大,都最後了你為什麼不讓他們在一起啊?」「歡迎來到《卿城》世界,此次你的任務是幫助男女主最後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竟然來到了喜歡男主的女配身上,我來了可就不一樣了,搞什麼雌競,我磕的cp絕對不能be!」某小魔頭:「他們都在一起了,我們什麼時候在一起?」展開

《女配的終極任務》章節試讀:

林漫雪跟着洛離他們來到了一處破廟,她沒有想到這麼光鮮亮麗的兩人竟會委身居於這麼一處地方。

「今夜,咱們就在這裡將就一下吧,明日一早便開始行動。」洛離略顯疲憊地說道。

趙挽沒說話,邊點頭邊拿出包袱里的水袋出去打水。

「哥哥,河裡的水或許不是很安全,我知道寺廟的西南邊有一處水井,若是幸運的話,裏面應該還有餘水。」

趙挽正要踏出門檻的一隻腳稍作停頓,轉頭看了看林漫雪:「多謝。」

趙挽出門後,洛離翻了翻包袱,拿出了早已備好的藥草,放在一旁早已廢舊的桌案上擺弄了起來,神情極為認真。

一旁的林漫雪也沒做打擾,只是心中盤算着到底要怎樣才能一直跟着眼前的兩人。

不一會兒,趙挽提着水回來了。

三人就着乾糧喝着水,待到吃飽喝足時。洛離遞出手帕讓趙挽擦擦汗,趙挽看着洛離手中的帕子,略顯遲鈍地接過,機械地擦了擦額頭的細汗。

林漫雪看着眼前這一幕不禁覺得好笑:「這男的也太獃滯了吧。」

一夜過去,三人收拾好行囊便前往小鎮,臨走前,洛離準備好了各種防護措施,她的這些舉動也讓林漫雪心中的疑惑更添了幾分,她從未見人有過如此打扮,就連她自己現在也被洛離包裹得像個粽子。抬頭看看一旁的趙挽,更是滑稽得很,一時間竟忍不住笑出了聲。

趙挽順着聲音看過去,發現林漫雪竟是在笑自己,微微發怒道:「笑夠了嗎?你可以帶路了。」

林漫雪看着趙挽臉色的變化,馬上識趣地住了嘴:「我們走吧。」

路上林漫雪也挺納悶的,這兩人自始至終都沒在她面前露過面貌,也未曾透露過來歷,以及在這個時候來這裡是幹什麼的。

整個上午,他們發現了鎮上不少未經處理的屍體,還有很多性命垂危的老少婦孺,有的本是流浪人員,有的是被家人扔出來自生自滅的,還有的是怕連累到家人自願出來的。看到這些景象,洛離頓時悲從中來,這次疫情,又是多少家庭的支離破碎啊。他們三人利用街邊的推車,馱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屍體,最後將這些屍體燒掉,待到整套流程操作下來後,都已經累得不行。洛離和趙挽本是習武之人,理應承受力會比旁人好上很多,一時間歇下來時才發現一旁的小乞兒,就這樣陪着他們運了一趟又一趟,卻從未抱怨過半句,洛離不禁重新審視起了這個小乞兒。

「累嗎?」

「師父,我不累。」趙挽在一旁搶話道,殊不知洛離所問之人是林漫雪。

此時的林漫雪見終於歇下來了,心中想道:「我這麼拚命,他們暫時應該不會想甩掉我吧。」

「小弟弟,你累嗎?」洛離再次問道。

「啊,姐姐,你是在和我說話嗎?」

「嗯,要是累了承受不住可以和我說。」

「姐姐,我不累。」林漫雪心虛地說道。她哪能不累,累得要死好嗎。不過要是想和這兩人一起走,還是得表現得能吃苦一點比較好。

他們三人的舉動讓街上癱倒的人群感到十分怪異,不過他們已經虛弱得沒剩多少力氣了,也沒有辦法去插手這些與自己無關的事。

待到月色到來,三人已經回到破廟。這日林漫雪的舉動不止震驚了洛離,就連一旁的趙挽也忍不住多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乞兒,心中也生出了幾分敬佩。

洛離將三人聚在一起,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今日我看城中仍有不少受該疫病困擾之人,我此次下山帶了不少草藥,不過這次的情況比我想像中的更為嚴重,阿挽,明日你可否去幫我再尋些草藥來?」

「徒弟自是遵命。」

「小弟弟,你明日和我一起前去安頓城中病人可好?」

「好,姐姐要我怎麼做?」

「我們負責把大家引入廟中,適才我看廟裡有一處廢棄的小院落,還挺寬敞的,適合安置他們。」

「好。」

這夜,洛離很晚才入睡,她仔細挑揀着藥物,完成後又將缺少的藥物寫在了單子上,待一切完成後,她才憂心忡忡地入睡。

趙挽早早就如約出去尋藥草,洛離和林漫雪來到城中後。林漫雪不打招呼徑直向前走去,停在一婦人身旁,道:「趙大嬸,你怎麼出來了?」

趙大嬸一看眼前人,道:「還不是我家那個沒良心的,看我咳嗽不止,就把我轟出來了。還說什麼別把病過繼給他了,我看他分明是想藉著這個事由把我趕出來,好給外面那些狐狸精騰位!」

「怎麼是個這麼沒良心的哦!老娘十五歲就跟了他,沒過過一天好日子,現在竟這樣對我……」這本是神色懨懨的趙大嬸現在就像關不住的話匣子,不停地和林漫雪訴起苦來。

話說這趙大嬸那可是這鎮上響噹噹的人物,那脾氣異常火爆,她那個男人的氣勢反倒小了一大截。就是這麼個大嬸,硬生生扛起了她家的豬肉鋪,人家的鋪子全是男人把着,到了她這,反倒反過來了。她這人心思也靈活着,很會維繫街坊鄰居間的關係,久而久之,不僅沒人敢找麻煩,她家鋪子的生意也很是不錯。平日里她總會給林漫雪一些吃食,林漫雪也常會變着法兒地幫她招攬些顧客,因此她倆也算是熟知。

「嬸,你知道咱鎮里來了一名神醫嗎?現在她正準備救治大家呢。」

「神醫?哪兒呢?我怎麼不知道。」趙大嬸抬着腦袋東張西望。

「嬸兒,就在那裡,那個戴斗笠的就是。」林漫雪指着洛離的方向。

「真的假的,有神醫怎麼不先去看那些大老爺們,跑到這裡來看我們這些勞苦民眾。」趙大嬸一臉不相信地說道。

「大嬸,這神醫是我找到的,這不帶來先看看大家嘛,平日里嬸子們對我這麼好,這不得趕緊來報恩嗎?」

趙大嬸還是不太信任林漫雪的話,但此時的她已經別無選擇,自從被趕出來後,這病狀便一日比一日嚴重,再這麼拖下去,遲早得沒命,橫豎都是死,不如信林漫雪一次,平日里她可從沒虧待過林漫雪,相信這小子也不會害自己。

「那求求神醫救救我吧,我還不想死啊!」趙大嬸聲淚俱下地說道。

「神醫一定會醫好你的,你放心吧。」

林漫雪向洛離揮了揮手:「姐姐,你快過來。」

此時的洛離正在一處詢問一老人狀況,聽到林漫雪的呼喚後,立馬走了過去。

「姐姐,趙大嬸願意和我們一起走,她應該可以更好地幫助我們勸大家一起去醫治。」

「是啊是啊,只要神醫你肯救我,讓我做什麼都可以。」趙大嬸趕忙說道。

「大嬸,你知道這附近還有多少和你一樣狀況的人嗎?」洛離問道。

「這條街被趕出來的患者最多,鎮北邊患病的乞丐比較多,其他地方應該不是很多。現在大家都盡量聚在一起,也好死了有個照應不是?」這趙大嬸一提到死,又哭哭啼啼了起來。

「大嬸,你別哭了,我一定會治好大家的,相信我,好嗎?」洛離誠懇地說道。

趙大嬸許是感受到了洛離的幾分真切,便止住了哭聲。

「那大嬸,你現在能讓這條街的病人都去西邊的寺廟嗎?方便我一同醫治你們。」

「可以可以,只要你醫好我,什麼都好說。」趙大嬸連忙點頭。

「大傢伙兒,聽我說!想活命的,現在和我一起去西邊的寺廟。現在來了一位神醫要救大家。」趙大嬸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這幾句話頗有往日吆喝的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