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女兒拔掉了我氧氣管
女兒拔掉了我氧氣管 連載中

女兒拔掉了我氧氣管

來源:google 作者:東方燿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軍 秦夢瑩 都市小說

都市重生+奶爸+渣男改過自新+寵妻+創業致富!上一世,林軍吃喝嫖賭,妻子帶着孩子喝葯自殺,只有一個女兒被救了回來隨後他痛改前非,成為一代商業梟雄但女兒到他臨死也不原諒他,對家人的虧欠成為他一生的遺憾重生後,林軍回到一切悲劇都沒發生的節點他發誓,這一世要彌補所有的遺憾用上一世的經驗和超越時代的眼光,成就富可敵國的事業!展開

《女兒拔掉了我氧氣管》章節試讀:

面要買,錢也要賺。

林川發誓,一定要藉著這次重生的機會,讓全家都過上好日子。

今天正好是鎮上趕大集的日子。

四面八方來的小商販,以及來趕集的人,熙熙攘攘,熱鬧非凡。

只不過這個年代的物資還比較匱乏,商攤上擺的也無非就是一些柴米油鹽。

林川看着看着忽然一愣。

根據前世的記憶,1985的今天,有個姓趙的賣新潮發卡的男子,因為喝多了酒裝逼,被人扔在了河裡,弄的遠近皆知。

「這不就是賺錢的機會嗎?」

林川立刻找旁人問了問時間,確定那個酒鬼十分鐘後就會從鎮子的南邊出現。

打定主意,林川立刻大步流星的往鎮子南邊走去。

果然見到一個背着袋子,無醉也有三分搖的瘦弱男子迎面走來。

林川上前,笑着招呼道:「這不是趙哥嗎?您怎麼來這兒了?」

趙國發滿臉疑惑,不認識啊。

「你是……」

「你這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我是你遠房的親戚,咱倆還一起喝過酒呢,難得在這遇見你,走,我請你喝酒!」

趙國發一聽有酒喝,心裏就痒痒。

然而他掂量掂量背後的袋子,豬肝色的臉上,便掛起一陣為難。

「不行啊,兄弟,我表哥從南方給我帶回來點發卡,我媳婦讓我趕緊賣了,家裡等錢吃飯呢!」

林川一副不屑,嘲諷道:「趙哥你還怕媳婦啊?這也不像你啊,這樣吧,你把這些發卡都一次批發給我好了,

我去賣,你去喝酒,鎮上的那家燒刀子,你一定得去嘗嘗!」

趙國發肚子里的饞蟲,瞬間被勾起。

腦海里都是那燒刀子的香味。

他隨即把袋子往地上一放,大咧咧的說道:「中,省的我自己去買了,這發卡五分錢一個批發來的,

這袋子里正好有兩百三十多個,你給我十塊錢,全都批發給你算了!」

林川立刻掏出那皺巴巴的十塊錢,痛快的往趙國發的手裡一拍。

趙國發拿了錢,就好像要上戰場一樣,義無反顧的沖向了酒館。

林川微笑的打開袋子,呵呵一笑。

「我重生後的第一桶金,就從你賺起了!」

回到集上,林川找了個客流量比較大的空地,又撿了個破紙箱,把所有的發卡都倒在了上面。

俗話說,三分買賣,七分吆喝。

那個年代的人不會吆喝,但林川會啊。

清了清嗓子,林川便大聲的吆喝了起來。

「走一走,看一看了啊,新潮時髦發卡到貨了啊,女人戴了變好看,大媽戴了變姑娘,孩子戴了倍可愛,走過,路過,千萬別錯過啊!」

那個年代的人哪兒聽過這種吆喝,更沒見過發卡這種時髦的東西。

幾嗓子下去,就圍過來不少的人。

林川看準機會,立刻拿起一個黑色帶蝴蝶結的發卡,戴在了一個小姑娘的頭上。

「瞅瞅,多好看,多漂亮,多時髦!」

小孩的媽媽一看,當時就喜歡的不得了。

「大兄弟,多少錢一個?」

林川笑道:「不貴,兩毛錢一個!」

「兩毛錢你買不了吃虧,也買不了上當,卻能買個漂亮啊!」

對於一斤豬肉要1.5塊的年代,兩毛錢不貴,也不算便宜。

可林川會吆喝啊。

搶購的場面頓時出現。

「我要那個紅的,還要個粉的帶花的!」

「給我來五個,這是一塊錢,你收好!」

「我要兩個,給我媽也買一個,這多好看啊!」

林川邊吆喝,邊收錢。

二百三十五個發卡,不到一個小時,就剩下兩個。

但是林川不賣了,留這倆最好看的,回去送媳婦孩子。

再把那些塊八毛的錢細細一數,46.6。

這相當於大城市一個工人的月工資了。

算掉成本10塊,純利潤36.6,翻了3.6倍。

林川緊握着槍,心裏百感叢生。

想想自己前世萬億財富,都沒有這36.6來的激動。

因為這是重生的開始,是修復前世所有遺憾的開始。

林川抹了把眼角的淚痕,立刻去糧店買了兩袋麵粉加一桶油。

又去供銷社買了本跟筆,還有一個紅色的小書包,加一個文具盒。

前世他重男輕女,給婉瑜造成了那麼多年的傷害。

現在他重生,一定要好好的彌補跟女兒之間的感情。

隨後,林川又買了兩條大鯉魚。

前世因為吃魚,弄的家破人亡。

這一次還是要吃魚,但吃的是自己的魚,是光明正大賺來的魚。

路過一個攤子前,林川又給秦夢瑩買了一袋,她一直都想要的雪花膏。

想想自己前世,因為一毛錢一袋的雪花膏,就把秦夢瑩打的遍體鱗傷。

每想到這時,他的心裏便是深深的自責。

夕陽西下。

在鎮子邊角,那殘破凌亂的院子里。

秦夢瑩背着舟舟,拉着婉瑜,在門口翹首以盼,來回踱步,着急的看着門口那條延伸着她希冀與擔心的那條路。

每次有腳步聲響起,她都要伸頭看看是不是林川回來。

秦夢瑩有些後悔把那十塊錢交給林川啦。

孩子們一天都沒有吃飯,婉瑜餓的肚子都在咕嚕咕嚕的叫。

可還是不見林川的人影,肯定是拿着那家裡僅有的十塊錢,又去喝,又去賭了。

這日子還怎麼過啊?

經過的女鄰居都看不下去了。

「你家林川是不是又去賭了?怎麼天上不打個雷,劈死他呢,夢瑩,你等會,我家裡還有幾個玉米餅,我拿來先給孩子吃!」

秦夢瑩眼淚汪汪的拒絕道:「張嫂,不用了,上次在你家拿的五斤面我還沒還呢,咋能再拿你的東西,

林川一會就能把面買回來了,到時候我給孩子們做麵條吃!」

張嫂是打心眼裡心疼秦夢瑩。

她輕輕的握住秦夢瑩的手,輕聲的勸說道:「別跟他過了,這日子還有啥意思?鎮東頭的孫大年喜歡你這麼多年,

你咋就不同意跟他呢,就守着林川這個窩囊廢,該死的畜牲,你咋想的?」

秦夢瑩心裏一緊,她最不想聽到的就是孫大年的名字。

只是無奈的說道:「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現在哪兒還有臉見人家大年?」

話音才落,舟舟便奶聲奶氣的喊道:「爸爸,爸爸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