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與神明畫押,我的任務又加!
你與神明畫押,我的任務又加! 連載中

你與神明畫押,我的任務又加!

來源:google 作者:黎三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顧傾城 黎三萬

我是顧傾城,一名沉浸式人生體驗師最近,我的生意爆單了!無數即將轉生的鬼魂與神明畫押,只為看一眼來生日記本,也就是我的工作記錄本看着長長的隊伍,我陷入了深深的絕望:我的加班生涯何時是個頭?求求你們別畫押了,老娘頭髮要禿了!展開

《你與神明畫押,我的任務又加!》章節試讀:

21

2012.12.26 周三 局部地區陣雨

昨天,我失去了一個朋友。

我還是很難過。

平安夜的蘋果,都是騙人的。

我親眼看白布蓋在慧慧身上,再一點點目送她被推入停屍房。

明明是個大夏天,我卻遍體生寒。

前幾天我還想着好人有好報,可為什麼上天總是如此殘酷?外公如此,慧慧亦是如此。

我拉着何燦陽,固執的問他:「都說好人有好報,慧慧在我眼裡就是好人啊,為什麼上天要這麼對她?」

「因為慧慧是個小天使,而上天是個孤寡老人。上天說他孤單了,於是派死神把慧慧從我們身旁接走。」

我心想,上天可真壞啊。

離開醫院前,阿姨和叔叔還在為蕙蕙的事情操心。

他們用了一切手段想讓蕙蕙在世界留點痕迹,用他們的話來說那叫給他們在這個世界留些念想。

哪怕只有一點,也夠了。

打了幾個電話後,希望再度破滅。

器官捐獻不僅要提前登記而且白血病不被允許參與任何的器官捐獻,我看見阿姨捂着臉緩緩的蹲下。

「大體老師,如果一定要留點什麼只有這個方法了。」

「什麼是大體老師?」

我第一次聽說這個詞語,不懂是什麼意思。

何燦陽告訴我,「他們將遺體用於醫學教學,在生命謝幕後以另一種形式獲得延續,直至生命之無垠。」

「這種無私的人,就叫大體老師。」

「醫學沒能解決他們的病痛,但他們卻自願將遺體貢獻給醫學研究,期盼早日幫助更多的人擺脫病痛。」

「他們的大仁大愛,讓許許多多的醫學工作者感悟到救死扶傷的職責,感悟到對生命的敬畏。」

何燦陽的話不止我一個人聽到了,還有叔叔和阿姨以及在旁邊偷偷抹淚的護士姐姐。

阿姨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我以為這事會就這麼過去。

忽然,她開口了:「她是我的孩子,我怎麼忍心讓她一個人躺在冷冰冰的冰庫?」

「想到會有人在她身上動刀子,我……」阿姨哽咽了,說話的聲音中明顯夾帶着顫音。

「我們老家很傳統,講究人死要落葉歸根,可、可是我真的很希望她在世界上留下名字。」

「如果她成為了大體老師,會有人記得她嗎?」

「會的,她的名字會被刻在學校的紀念碑中,一代又一代臨床醫學專業的學生將尊重他們。」

阿姨動容了,她抓着護士的手說了很多,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對着趕來的人說:「我把我唯一的孩子交給你們,請善待她。」

22

2012.12.27 周四 多雲

「何燦陽,我要學習。」

我拉着何燦陽的袖子,第一次認真而又主動的跟他闡明我要學習的主觀願望。

慧慧的離世對我影響很大,親眼見證生離死別促使我想要去學醫,想要親手留住身邊的人。

如果可以,我希望攻克白血病。

何燦陽問我,「你想好了嗎?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你會失去很多玩樂的時間,錯過很多有趣的風景。」

「我準備好了,我未來想要做一名醫生!」

「昨天晚上我把所有的小人書都交給了媽媽,以後我的房間裏面只會擁有和學習有關的書籍。」

「何燦陽,我要上醫科大學!」我的回復擲地有聲,充分表達了我的堅定。

我的生活中,小人書一直佔據很大一部分時間。所以捨棄它們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大的決定。

何燦陽點了點頭,答應我:「好,我幫你。」

他先是拿出最近幾年的錄取分數線,而後他開始為我量身制定學習計劃,我的基礎實在太糟糕了。

那個分數,跟天一樣遙遠。

23

2013.1.15 周二 大雨

我沒有想過放棄,何燦陽也一樣。

他就和我的私人老師一樣,每天輔導我、幫我補習功課。

就算我腦子笨笨的,卻也在他悉心教導下一點點進步。

班主任說我現在跟變了一個人一樣,尤其是在學習方面,雖然還是比不上其他同學但每天都看得見進步。

他把我叫去辦公室,說:「積少成多,蔡敏敏你做的很好。」

「如果你繼續堅持下去,老師相信終有一天你能超過別人。」

「理解的慢一點沒關係,一個小時搞不懂那我們就花兩小時、三小時。時間用下去,總會有收穫的。」

「加油,蔡敏敏!」

24

2013.4.25 周四 晴

很久沒寫日記了,今天寫一點。

我的高三轉瞬即逝,畢業季將至。

與此同時,高考也要來了。

教室桌前、食堂餐廳、甚至是午間走廊,不管在哪兒都有人拿着一張小卡片在努力背誦。

在何燦陽的瘋狂灌輸下,倒數的名次徹底離我遠去。運氣好的時候,我偶爾衝進年級前五十。

今天,他又跟我說:「蔡敏敏,你別鬆懈。」

「你現在的成績不穩定,但凡考試出現一點紕漏你就無法被醫科大學錄取。」

我哀嚎着點點頭,接過了他遞來的試卷。

醫科大學最低錄取分需要六百,而我則在五百七到六百三這個區間內反覆橫跳。

我已經用盡了洪荒之力。

而何燦陽不一樣,他保送了。他從高考大軍中率先脫離苦海,現在還在學校純粹是為了陪我。

按他的說法,這叫陪伴學習。

「我知道了,你當心變成個小老頭!」見他不厭其煩的又要開始念叨,我不滿的吐了吐舌頭。

我也知道自己的分數很危險,但我儘力了。

從倒數到現在,我覺得自己怎麼也算得上是個奇蹟,至少在我爸媽眼中是這樣的。

他們都覺得何燦陽是我們家的福星,現在稀罕的不得了。

何燦陽見我做鬼臉,無奈的嘆了口氣。

「也不看看是誰讓我操心的?」

「你要是分數再高一點,我也不至於每天在這裡一遍遍的提醒你背書做題。」

「一直重複一件事情很枯燥,還好是你。」

我的臉有點熱,何燦陽又在說這種話了。在輔導我學習的期間,他說過很多這樣的話。

再說下去,我就該覺得自己是特殊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