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你小師姐又偷偷搞內卷了
你小師姐又偷偷搞內卷了 連載中

你小師姐又偷偷搞內卷了

來源:google 作者:野生朵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溫星瀾 溫殊月

溫殊月是《師兄的團寵小妖孽》里的惡毒女炮灰壞到骨子裡的那種冥冥之中,又回到了以前知道了劇情後的她領悟了不要男人,大道之行也!這次,她努力搶女主機遇,偷偷內卷爭做修真界的最強女人,然後把這小小的御清派炸為平地!報仇雪恨!她日日夜夜修鍊,終於有了自信去對抗主角沒想到,成長的同時,主角在偷偷擺爛當鹹魚「嚶嚶嚶師姐有人欺負我」主角天天嗷嗷叫,抱她大腿掌門一臉欣慰,語重心長地說:「殊月,我知道你偷偷努力,就是為了壯大我們門派為師看到你如此上進,也是時候把門派教給你了!」拿着惡毒女炮灰劇本的溫殊月:???展開

《你小師姐又偷偷搞內卷了》章節試讀:

溜達了一圈。

知道這個世界如此美好的江為顏堅決不回府邸,扒拉着地上的石磚:「我不回去。你不是說那妖怪被困住了嗎?我今天就呆在這裡,她還能飛過來用麻袋套我不成?!」

溫殊月解釋:「可是沒有人會收留我們,只能流落街頭。縣令府邸里有床有飯的,不挺舒服的嗎?」

江為顏眯着眼睛,回憶那間詭異的房間,和那條黑糊糊的走廊,還有那一坨坨發出奇異的香味的肉塊。

她誓死,今天睡地板。我江為顏就是流落街頭,也不回縣令府吃那妖怪的一口飯!

溫殊月見她固執已見,嘆息:「行吧。你既然那麼不想回去,那我們再去敲敲門看看誰肯收留我們。」

還是酉時,天色只是隱隱發暗。但林川縣的居民們卻如臨大敵,紛紛關緊房門。剛剛還零零散散的小攤販一個個走的飛快,似乎在躲什麼瘟神。

江為顏抓住一個賣花燈的小販的手,問:「請問一下,天還沒有晚。你們為什麼走那麼急?」

小販瞪着眼睛想掙扎開,但細細的胳膊被江為顏抓的死死的。

小販急急地說:「你個外地的姑娘來這裡,想死可別帶上我。」

街道的人已經走光了,冷冷清清的像陷入沉睡一樣。明明白天古色古香,那三分茶花香的小城變了個模樣,撲面而來的綠意一點點變淡變白。

小販看了看背着厲劍的溫星瀾,看了看刀疤臉不耐煩的江為顏,只好求助地看向溫殊月:「姑娘,救我。」

那個小小,長得跟個小菩薩溫溫柔柔的姑娘。小姑娘的眉眼彎彎,一看就是個心善的小美人。

溫殊月看了看小販,輕輕說:「你不僅要說,還要收留我們。不然我就割了你的舌,讓你永遠呆在這裡。」

小販這下癱在冰涼的石板地上,看着街道已經起了白霧,心一橫:「你們跟我過來吧。」

小販眼睛四處張望,滿是害怕,輕手輕腳把他們帶到了自己家。

小販叫阿滿,看上去一副穩重成熟的樣子,其實才15歲。因為日夜操勞,瘦的跟個猴一樣,皮膚黑黝黝像燒焦的樹皮。

阿滿的家不大,一間小小的木屋擺着兩張床已經顯得很擠,還放各種各樣的雜物強行塞。牆上打着釘子,門上掛着釘子,東西掛得滿滿當當的。

雜物大多數是木條和紙糊。一張小木桌上放着畫筆和一個小小的燈籠。花燈跟普通的花燈不一樣,是一個精緻的八角花宮燈。

宮燈上的畫很精美,畫的是春夏秋冬的景色。不知道做了什麼機關,還會轉動,像是在四季掉落人間。

因為小屋太小了,所以一盞燈就能照亮整個房間。

「這個燈好漂亮呀。是你做的嗎?」江為顏被八角花宮燈吸引了注意力。

阿滿繞了繞頭:「這個不是我做的。是燕公子做的。」

江為顏瞪大眼睛,像是聽到了什麼秘聞,不可思議地問:「做給你的?!」

阿滿暴躁地把花燈移開一點,氣的跳腳:「怎麼可能送給我?!是他來學的,送給燕夫人。」

瞬間。

江為顏肉眼可見失去興趣:「哦。」

推開門的阿滿,先看向床上的人,含着笑:「阿婆。家裡來客人了喲。」

床上的人沒有說話。

阿滿奔上去,握住阿婆的一雙手,碎碎念自己今天的經歷:「阿婆。我今天賣花燈賺了不少呢。我買了雞肉打算給你煲湯補補,買了姜和蔥,一會兒肯定很鮮……」

過了一會兒,阿滿站起來,不太好意思說:「抱歉。養成習慣了,每次回家就先跟阿婆講一天的日常。你看我,都沒給你們倒茶。」

阿滿把小桌收拾乾淨,擺上一壺熱茶。茶香四溢,綠葉浮在清茶上,滿是清新的味道。

阿滿嘆了一口氣,簡單說了說林川縣的情況。

林川縣本來是一片安寧,就像一個世外桃源,但是自從有了外地人,越來越不安穩。

林川縣白天的時候還是一座愜意安寧的小城,但是夜晚就有白霧四起,更可怕的是人們還看到紙娃娃在街上撒紙花。

阿滿說自己也感覺到了有大妖。但是阿婆年紀大了又有病,就沒有走。

其實大妖不是抓姑娘,而是在抓擾亂林川縣生活的外地人。外地人一個個慘死,一個接一個消失,他們死因奇怪像受了詛咒一樣,要麼是斷手斷腳,要麼是屍骨無存。

說到這裡。溫殊月想起了,上輩子崑崙弟子出來後也是一個接一個稀奇古怪消失。只有男主白子喬憑藉主角光環平安無事。

阿滿抱住頭,用手捂着臉,剛開始是發出支支吾吾的聲音,後面哭聲越來越大:「林川縣很少有外地人出現的。」

「外地人就像是詛咒一樣,給我們帶來凶兆。」

「我知道的都告訴了你們,你們趕緊離開吧。我就是個凡人,對除妖也無能為力。你們快走吧,還我們一片安寧。」

江為顏看到哭泣的阿滿想要安慰,突然看到床上不能動彈的老人。

老人因為常年沒有曬太陽,膚色慘白慘白,但可怕的是臉上一大塊一大塊還發毛的綠斑。

綠斑一看就不正常,像潮濕的青苔。老人的眼睛已經渾濁不堪,嘴巴微張,口水流下來打**衣物。

這個詭異的現象讓江為顏看到灰暗角落的一株鐵線蕨。因為鐵線蕨厭惡光,喜愛陰涼潮濕的環境,如果在陽光處容易枯萎死亡。

江為顏猶豫:「你阿婆……」

阿滿低着頭,說:「我阿婆得了病而已。」

溫殊月看着綠斑,平抿着嘴:「我看才不是得病。」

她像一個天真無邪的孩童,居然低頭去聞那塊綠斑:「我從小鼻子就很靈,聞妖物像聞同類一樣,總能輕而易舉發現他們。」

阿滿神情很難看,用手指着外面,憤怒地說:「出去!你們這些外城人!我阿婆就是得病了,什麼妖物,簡直在胡說八道。」

溫殊月沒有一絲慌張,繼續說:「你阿婆身上有一絲很薄弱的妖氣。溫星瀾,你沒聞到嗎?」

溫星瀾看着她,緩緩搖頭:「我什麼也沒有聞到。」

溫殊月擺了擺手,走近阿滿:「不光是你阿婆,你身上也有。」

「雖然很微弱,修真人聞不到。但是騙不了我。等下我就把你的衣服全扒光,看看有沒有綠斑。」

《你小師姐又偷偷搞內卷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