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逆天邪神
逆天邪神 連載中

逆天邪神

來源:google 作者:何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何鋒 奇幻玄幻 韓夢

混沌未有,我先出,天道之前,我先有天煞孤星,是註定孤獨,還是天地不仁九世的輪迴,萬年的追尋,只為尋到你踏平天道,只為你哪怕是壓平混沌,只要能找到你,也在所不惜展開

《逆天邪神》章節試讀:

顏色鮮艷的如同剛剛才從身體之中噴湧出來的鮮血一般的光芒,透過了屋子的脊樑上面的小孔,鋪了進來,照在了剛剛出生的嬰兒的身體上。從他的身體上,向著身體內部滲透了進去。

在門口的何明看着這一幕,迅速的向著孩子走了過去。一把將那孩子抱在懷中。接着何明的全身冒起赤色光芒。

赤色光芒蔓延,想要將孩子與那血色月光分離開來。

就在他的手觸碰到嬰兒的一瞬間,感覺到一股不可抵擋的力量傳來。將他擊飛了出去。

何明將房間的牆壁砸出來一個人型的洞口。砸在了院子之中的大理石的地板上,發出「碰」的一聲巨響。帶起來一股塵煙。

當煙霧散盡,就看見昏迷不醒的何明直直的躺在已經變成碎沫的大理石的石板上,他的嘴角流着絲絲的鮮血。

何管家看着昏迷過去的何明,心中咯噔一下,走到他的身旁,將自己的手指放在何明的鼻子處,感覺到何明的呼吸,心中鬆了一口氣。

「叫幾個人,將家主扶到房間里去休息。不許任何人靠近這裡。」

何管家看着被扶着離開的何明,轉頭透過被何明砸出來的那個洞口看着屋子裏面的情景。

一個懸浮在半空中嬰兒,周身閃爍着血色的光芒。在漆黑的夜空下,顯得格外的矚目。

何管家看着那嬰兒喃喃的道:「血月出,孤星現。」

「還有一句是『煉天出,天下亂』」

何管家聽見這道聲音,心中一突,全身冒出紅色光芒。警惕的看着四周,厲聲喝到:「誰?出來。」

「何老,不用緊張是我。」隨着聲音的落下,一道滿頭白髮,身穿一襲白衫的人影突兀的出現在何管家的身旁。輕輕的伸出自己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而隨着他的出現,天空之上,徒然出現了一道淡淡的白色光幕,將整個院子都籠罩在裏面。

何管家轉過身體看見自己的眼前站着一個人影,而人影的臉上那帶着一道彷彿永恆不變的笑容的,在月光下讓人感覺到絲絲安全的感覺的臉龐,全身的氣息收斂起來。在此時又重新變成了一個無害的老人的模樣。向著來人彎腰行了一禮。

「老家主,您出關了。難道您已經達到了那個境界!」那人淡淡的的道:「還沒有,但是家中都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我無法靜心的參悟那個層次的奧妙。準備一下吧!我要封印這個『天煞孤星』為這片神州大地的安寧,貢獻一份力量。」

「可是家主,那種封印太危險了。一不注意就會功虧一簣不說,還會有性命之憂。」

那人看着何管家,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何老,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也清楚我的性格,我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去準備吧!」

何管家看着那人影臉上表露出來的決絕,只好低聲的嘆了口氣,拱了供自己的雙手。「是,我現在就去準備。」何管家說完之後,向著院子外面走去。

那人看着何管家離去的身影,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轉身看着屋子裏面懸浮在半空之中的嬰兒,一步邁出,消失在了原地,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他正站在那小嬰兒的身旁,他伸出雙手,將小嬰兒環抱在懷中,全是散發出思思縷縷的白色光芒,將他與嬰兒包裹在其中將嬰兒與天空之中的學月的聯繫強行給掐斷。

血月感應不到嬰兒的位置,逐漸的從空中消失,隨着空中血月的消失,整個天空逐漸恢復了清明。

而此時那人臉龐上帶着的笑容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嘴角流下的滴滴殷紅的血珠。

分割線

………………

三個月之後的一個夜晚,在距離玄天城不遠處的一座人跡罕至的深山之中,數以千記的侍衛警惕的站在一個巨大的陣法的四周。他們身後的而一個滿臉淚珠的女子正靠在一個男子的懷裡,看着站在一陣巨大的法陣之中的白髮青年和他身前的那個正在哭泣的嬰兒。

「爹,我求求你,不要讓父親封印鋒兒好嗎?」

男子看着他懷中的女子嘆了一口氣,沒有說話。慢慢的將目光轉向陣法之中的男子。雙手緊緊的握着,手上的青筋爆起。

銀法男子看着他身前不遠處的在襁褓之中隱隱哭泣的嬰兒。在魔法陣的外面何明看着陣中的嬰兒,眼中閃過一絲不忍,隨後慢慢的變的堅毅起來,「起陣。」

銀法男子看着他身前不遠處的在襁褓之中隱隱哭泣的嬰兒。在魔法陣的外面何明看着陣中的嬰兒,眼中閃過一絲不忍,隨後慢慢的變的堅毅起來,「起陣。」

那嬰兒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他那哭泣的聲音變的更加的劇烈了。嘹亮的哭泣聲音傳進了白鳳的耳中,白鳳心中一痛,就想向著法陣裏面衝去,而察覺到她的意圖的何明,從她的身後一把將她死死的拽在原地,白鳳使掙扎卻還是無法擺脫何明的手,最終委頓的坐在了地上,她的眼淚卻掉的更加厲害。

隨着法陣中間的青年的聲音落下,排列在陣法四周的侍衛們。身體上紛紛冒出乳白色的光芒,向著天空疾馳而去。

那些光芒在天空之中慢慢的揉合在了一起,形成了到巨大的光幕,如同一個倒扣着的將整個法陣都蓋在了裏面。

就在這時天上的白雲涌動。天空之中傳來了「昂」一聲驚天的龍吟在天空響起,接着氣息變幻,一條頭生鹿角,腹部生鷹爪,尾成魚尾,通體青色的神龍出現盤距在半空中。

而當神龍出現之後,它那半開半瞌的露出絲絲銳利氣息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大陣之中的那個嬰兒。像是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一樣,一改剛開始那懶洋洋的狀態。

將自己那還處在半開半合之中的雙眸,完全睜開死死的瞪着嬰兒,渾身散發出道道暴虐的氣息。張開自己的大口,一道龍息在自己的口中聚集。接着就向著還是嬰兒的何鋒噴了過去,龍息撞擊在大地之上發出轟隆一聲巨響,大量的氣浪從地上擊起,順着法陣向著四周涌去。

而此時整個陣法邊緣散發出蒙蒙白光,將氣浪攔在了那裡,在站在陣法之外的白鳳等人看着涌動的氣浪,只感覺到逼人的炙熱氣焰迎面而來。所有人都被鎮住了,白鳳連自己臉上的淚珠被蒸幹了都沒有發覺。

當龍息的氣浪還遮蔽着整個法陣之時,在陣法之中又有三道咆哮聲響起。

當煙塵散盡之後,在青色神龍的身旁,趴着了一頭渾身帶着殺氣的巨大白虎。

在它的對面分別站着一隻渾身帶着烈焰的鳳凰,和一頭巨大的玄武。

看到這一幕,承受不住的白鳳暈了過去。何龍抱着暈過去的白鳳,看着陣法之中的分列四周的白虎,青龍,朱雀,玄武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看來父親是鐵了心了,連『四象封印』大陣都請了出來。哎!」

「這不是『四象封印大陣』,因為四象封印大陣根本不需要老家主以身犯險,進入陣中」

何龍聽見聲音,轉過頭對着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自己身旁的何管家:「何老,那以你看,這個陣法是什麼陣法。」

「如果老僕沒有記錯的話,這個陣法應該是記載在家族圖譜之上的『五神獸封印大陣』。」

何老被這個陣法封印之後,有沒有什麼方法能夠解開這個封印。」

何管家聽見何龍的問題,定定的看了看陣法四周的布置,過了一會,神色突然變的很震驚,」沒想 到,老家主他真的成功了。」

看着陷入喃喃自語之中何管家,只得出聲呼喚他「何老,這個陣法到底是什麼?」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陣法應該就是『五神獸封魔』大陣。」就在何管家的話語剛剛落地,一團無比耀眼的光芒從法陣之中爆發而出。

強勁的衝擊力擊打在法陣四周那白色的光幕之上,頓時傳來了「嗑啦嗑啦嗑啦」的響聲。整個光幕顯出如同碎玻璃一樣的紋路。

當光芒散盡一隻麒麟站在了法陣的**。而分列四周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如眾星拱月的拱衛着他們中間的麒麟。

而開始站在陣法的四周的侍衛們的嘴角都流出來滴滴血絲。印在他們的胸前,如同在深冬盛開的梅花。顯得格外耀眼。

站在法陣**的銀法男子,眼睛一眯。渾身爆發出驚天的能量,將法陣之中的空間撕扯出一道道微小的黑色裂縫。

當男子釋放出的能量將整個法陣都充斥之後,雙手快速的結了一個印結。「四象,五行聽我號令,封」一指頭點在了嬰兒的頭上。

天空之上的五神獸的身上散發出道道光芒。衝天而起扭曲在一起。在天空之中形成一個五芒星。順着男子點在那嬰兒額頭的手指,湧入嬰兒的身體之中。

在他的額頭上形成一個散發著光芒的五芒星。慢慢的光芒隱去。那五芒星潛入了何鋒的身體之中,隱藏在了他的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