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好,陸學長
你好,陸學長 連載中

你好,陸學長

來源:google 作者:暮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初夏 現代言情 陸珏

高冷學霸學長×陽光開朗社牛屬性不柔弱學妹(校園慢熱甜文)初入大學的初夏遇到了高中的學霸學長,對他一見鍾情後開始了漫漫追學長道路「陸珏,我喜歡你」「陸珏,你看看你看看,你身邊女生那麼多什麼時候轉頭看看我」「陸珏,我喜歡你,無論黃昏,無論白晝,無論四季」……而陸珏因為某些原因,對於愛情不抱有希望,對於初夏的窮追不捨,日復一日在初夏開朗陽光的性格影響下,逐漸敞開心扉,一邊是家裡世交的妹妹,一邊是幼時相識的初夏,在陸珏做出選擇準備表白初夏時,初夏的一句話讓他如墜冰窟「陸珏,智者不入愛河,以後我還會喜歡上很多很多人,但不會是你了」卻不料此時家裡生變故,有些事,有些心結一旦當時沒有解開,想要再去解開時,就會變得困難重重兩年後初夏回國,又遇到了陸珏,本來以為只是一個人的暗戀,沒想到卻是兩個人的互相奔赴誤會一個一個解開,如果說暗戀是一個人的獨角戲,那麼喜歡就是兩個人一起手牽手踏上新的旅程愛,原來是沒有名字的,在相遇之前等待的,就是它的名字展開

《你好,陸學長》章節試讀:

「陸珏?你回來了?你怎麼才回來,吃飯了嗎?要不要媽再給你弄點什麼吃的,你看看你在學校又不好好吃飯吧,都餓瘦了。你這衣服怎麼回事,誰允許你穿這樣的衣服的。你的琴呢,怎麼沒帶回來,媽說了多少次了……」一進門迎接他的就是母親數不清的念叨。

陸珏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深呼吸一口,對於王娟的念叨,他已經有了免疫。但還是免不了要應付一番,待坐定在沙發上後才低沉着聲說道「媽,知道了,剛和鈺瑩去吃的飯,服務員不小心把湯灑在了衣服上,這是他們臨時買的。今天下午有個球賽,回來得有點急,就沒拿琴,鈺瑩說你找我有事?」

說到這,王娟可不才想起來今天把兒子叫回家是有正事要說,想了想後還是開了口「你宋爺爺嘛,最近和以前的老友突然有了聯繫,那個爺爺呢以前是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的教授,正好鈺瑩不是在考慮出國的事情,就想問問你要不要一起去。」

陸珏現在一個頭兩個大,卻還要顧及着母親的心「媽,我現在不就是江寧大學的研究生,還要怎麼考慮出國的事情,我覺得我現在挺好的」

說完不等王娟開口,解着衣服扣子上了樓。

熱水從頭頂宣洩而下,浴室里騰起白霧。洗完後,擦拭着頭髮的陸珏習慣性地拿起手機處理消息,頂在第一條的就是初夏。

「學長,你今天球打得好棒哦」

「學長,聽說學校附近新開了家火鍋店,你有時間一起去吃嗎」

「學長,你在忙嗎」

「好吧,不打擾你了,你忙吧,早點休息哦」

「晚安」

煩躁的心情壓抑在胸口,一一划過消息後指尖停留在了宋鈺瑩剛發來的消息上「阿珏,我聽爺爺說了,我不希望你被強迫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所以我想你多考慮,不用為了我放棄自己的夢想」

「不會,你早點睡」回了消息後,陸珏放下手機把自己埋在枕頭裡。

夜色漸深,繁星閃爍,一輪彎月斜掛在夜空,初夏站在宿舍陽台,抬頭仰望着漫天繁星,伸出右手,卻怎麼也抓不到最閃耀的那一顆。手機沉寂了一晚上,沒有半點消息,失落的她爬回了床上,漸入夢鄉。

「啊」一聲尖叫劃破了清晨的寧靜,王娟下樓看到的就是陸珏在廚房煎蛋的長線。聲音在耳畔響起,像一陣陣寒風如刀割般划過,陸珏連呼吸都凝滯了,只覺得後背、耳朵、手臂上猶如千萬隻螞蟻在爬,母親接下來的話打破了他好不容易築起的重重障礙,擾的他只覺得這個家越發的壓抑。

「陸珏,你怎麼能做飯呢,你的手是很金貴的,你的手只能碰琴,這些熱油濺起來會傷害到你的手的。你們在旁邊站着幹嘛,怎麼能讓他做飯呢,家裡花那麼多錢是讓你們來吃乾飯的嗎」王娟氣的手發抖,厲聲責罵著一旁的保姆,顧不上自己着急走掉的拖鞋,拿起陸珏的雙手就是一陣檢查,直到確定了沒有傷口和油漬才放下心。

陸珏嘴唇艱難地蠕動着,只覺得心裏一沉,緊接着便翻湧起一股子難以遏制的怒氣,臉上霎時漲得通紅,從王娟那抽回了自己的手,猶豫了許久,開口後還是成了一句「知道了,媽」

等陸珏穿戴完畢,拿上東西準備出門時,王娟又恢復了往日的溫柔模樣,看他從樓上下來,趕忙起來拉開了一旁的椅子柔聲說道「兒子,來吃早餐,有什麼事我們吃完再說好嗎」

陸珏駐足盯着桌上一盤盤食物,幾乎都是自己愛吃的,經歷過早上的事情,現在只覺得身心俱疲,沒有胃口,但是母親的目光又過於的熾熱,就在陸珏躊躇不決時,王娟走了過來,強硬的扒拉下他肩膀上的書包,把人按在了椅子上。

隨便吃了幾口後便不想再動碗筷,餘光看到王娟還在一口一口地喝着碗里的燕窩,陸珏只好拿起一旁的手機看起了新聞。

「王阿姨早,我來找陸珏哥哥」宋鈺瑩嬌軟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陸珏放下了手機,彷彿看到了希望。

「鈺瑩早,吃過早餐了嗎,再吃點吧」王娟笑面如花,這樣子的溫柔如水的母親,誰能把她和早上那個發瘋般,扯着尖銳的嗓音叫喚的人對上號。

宋鈺瑩自然地拉開椅子坐在兩人的對面,一旁的傭人也適時地盛好了粥,端上桌。陸珏用眼神示意她去看手機,而宋鈺瑩就當做沒看見似的,喝了口粥,一臉滿足「阿姨,我就說你們家的粥最好喝了,外公還說我吃裡扒外,哼」

王娟看到了宋鈺瑩自然是高興的,心情也舒暢了不少,看兒子沒有什麼反應,也想趁着鈺瑩在,再一次提起出國的事宜,陸珏好像是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擦了擦嘴拿起包,語氣里沒有任何的感情「媽,鈺瑩,我學校那邊還有事,先回去了,你們慢慢吃」

等不到她兩挽留,人已經開門出去了。

王娟的臉上有些尷尬,只好夾起盤子里的燒麥放到了宋鈺瑩的碗中「鈺瑩吃吧,別管他,出國的事情我會找機會和他說的,你放心好了。阿姨也算是看着你兩長大的,絕對不會讓你自己去的,畢竟兩個人在一起有個照應,我和你爺爺也放心」

宋鈺瑩攪動着碗里的粥,低垂着眼眸,讓人看不清她的表情,聽了王娟的話也只是抬頭笑笑,嗯了一聲。

清晨的陽光沒有午後那麼毒辣,微風吹過湖面,泛起層層波瀾,陽光灑在湖面,折射出星星點點的光芒;路兩旁的株株花樹芳香,片片綠草如茵。陸珏打車到了校門口,準備步行回宿舍,正好趁這個機會好好地整理下自己煩躁的心情。

難得不用早起排練,滿懷心事的初夏卻怎麼也睡不着,早早就起來洗漱,換上了運動裝下樓跑步。她很喜歡沿着學習的情人湖跑,清晨的天氣很舒爽,空氣清新。

可能是今天的運氣爆棚吧,不然怎麼會在晨練時看到陸珏。

初夏一直覺得自己運氣不錯,但是如果好運氣全部用在追陸珏這件事上就好了。起初她還不相信這樣也能是偶遇,在反覆揉了兩次眼睛後,終於確定了眼前的人就是陸珏,滿懷激動地跑上去,輕拍了一下陸珏的肩膀態度熱情卻不熱切。

「嘿,學長早啊,好巧哦」對於自己的情緒收放,初夏一直很有把控。

陸珏看到來人,眼角微微揚起「早,晨練嗎」

初夏向前伸了伸手,做了一個大大的拉伸,轉頭看向陸珏「是啊,昨晚某人不回消息,我徹夜難眠」

邊說邊看着陸珏的臉色,目光閃爍,微微抿嘴,輕笑着說「那非常抱歉,讓學妹等久了」

感覺陸珏不反感自己和他的聊天,初夏也放鬆下來,快步走到了陸珏的前面,兩隻手上下,比划出一個相框「咔嚓」。陸珏被她的行為逗笑了,也不再冷着聲「幹嘛呢」。

初夏收回了手,背過身,馬尾隨着她走路蹦跳也跟着擺動「學長這樣最好看了,好看的人當然要隨時記錄下來啊」

「恩…是,美好的事物就應該記錄下來,是你們學院該有的職業病」陸珏輕笑着。

初夏才不管什麼大直男聊天呢,好好的氛圍要是聊學習多沒意思,思索了一會便開口問道「學長昨天急急忙忙的被鈺瑩學姐叫回了家是家裡出了什麼事嗎?」

陸珏先是一愣,默默地注視着前方,一雙深潭般清澈的眸子里,透着若有所思的神色,還有一抹難以化解的憂愁。

見陸珏不說話,初夏轉過了身,看到他緊皺着眉毛趕忙說道「學長,我不是故意要打探你的生活的,如果你覺得這個事情很難對一個外人來說的話,可以不說的。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讓你開心」

初夏說得認真,陸珏長長的嘆了口氣,低頭注視着她,悠然道「哦?怎麼讓我開心」

初夏沉吟了一會,然後把人帶到了校門口,打車,上山,一氣呵成。只是難為了陸珏從家裡出來時穿了的是襯衫加休閑西褲配皮鞋,現在陪小丫頭來爬山。過路的人紛紛回頭打量着陸珏,活了二十多年,這大概是他最尷尬的一次。

好不容易到了山頂,本以為可以休息一會的陸珏又被初夏帶着七拐八繞的到了一個荒無人煙的崖邊。

初夏舒展着疲憊的身子,指着不遠處的大海,笑嘻嘻地說「我以前啊老被家裡逼着去學一些我不喜歡的東西,每當我累了,精神綳不住的時候就會來這裡,一般不會有人下來,風景卻比山頭更好,眼下就是這座城市。你要是心裏壓抑着還可以大聲地喊出來,放心好了,沒人能聽到的……我也不是人」

陸珏清了清嗓子,想了想,還是沒有喊出來,反倒是瞥了一眼身旁的人,放緩了語氣「第一次見有人讓別人別把她自己當人的」

初夏才不管呢,她有一肚子的話憋着,就想趁這個機會舒展一下。

「陸……唔唔恩唔」好了一個陸字憋出來,嘴巴就被無情地捂住,好不容易從陸珏的手裡掙脫出來,還沒開口呢,人家就已經轉身朝着山下走去。

初夏氣得跺了跺腳,誰讓被喜歡的那個人就是老大呢「喂,陸珏,你走錯了,我們要先上山,然後再原路返回」

面對陸珏目光,初夏只好樂呵呵地說著今天太陽真好,然後拿出了800米都跑不出的速度溜之大吉。

……

今天可真是多虧的初夏的福,一番折騰下來,陸珏回了宿舍隨便沖了個澡後就躺在床上進入了睡眠。

而初夏也不好過,本就一夜未眠,大早上跑步遇到了陸珏,順帶爬了個山,回到宿舍已經是中午,累到沒有胃口,無視了閨蜜的話語,洗完澡後也上床蒙頭大睡。

晚上八點半,初夏悠然轉醒,樂涵窩在床上和小哥哥開黑打着遊戲,看到初夏醒來,漫不經心地說「我沒給你帶飯,怕你一睡不醒,要是餓了的話就點外賣吧」

這種一覺醒來天就黑了的心情誰人能懂,在足夠清醒後麻利地摸到了手機給陸珏發去了消息「學長,你醒了嗎?我好餓」

這次陸珏回得很快,就簡單的兩個字「餓着」

初夏看着屏幕上冷漠的兩個字,氣得牙痒痒,這個人真的是冷漠又無情。

但是冷漠又怎麼樣,還不是不能打消初夏的熱情,在心裏罵了陸珏一遍後,發了條語音「我可不餓我自己,我準備叫外賣,炸雞漢堡麻辣燙奶茶都來一遍,所以學長吃嗎,我給你點」

這次等了足足十分鐘才收到陸珏的消息「不吃」,依舊是雷打不動的兩個字,再這樣下去初夏免疫的東西又要多增加一項了——陸珏的冷漠無情。

「不能做舔狗」 這句話在初夏的腦海里無限制地翻騰,然後負氣般的給自己點了韓式炸雞和奶茶,外賣一到,拍照發送一氣呵成。餓不到自己,那就給自己吃得飽飽的,順帶氣一氣陸珏,你愛吃不吃,不吃我自己吃。

這邊的陸珏和宋鈺瑩坐在奶茶店,宋鈺瑩戳弄着杯里的珍珠,小聲地說「我早上和阿姨聊過了,就是想問問你是因為阿姨的原因還是說不想和我……」

不等宋鈺瑩說完,陸珏先一步打斷了她的話「不是你的原意,也和我媽沒關係。我只是想做我喜歡做的事情,這一次我不想再為了我媽所謂的夢想而活,我只想為我自己」

陸珏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沒必要再為了這件事來去弄僵兩人的關係,宋鈺瑩咬着嘴唇,努力地憋住在眼眶打轉的淚珠「我尊重你的想法,阿珏,爺爺……和阿姨那邊,我會去和她們說清楚的。」

話已至此,多餘的不用說,陸珏從包里拿出紙巾給了宋鈺瑩,看了眼手機,正好看到十分鐘之前初夏發來的炸雞套餐,吃得不錯。陸珏眼裡的笑意是藏不住的,也沒躲過宋鈺瑩的眼睛。

有些事,好像自從某個人的出現,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