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你個練武的欺負修仙的幹嘛
你個練武的欺負修仙的幹嘛 連載中

你個練武的欺負修仙的幹嘛

來源:google 作者:孤山望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宇 紀凡 都市小說

本書無系統,無後宮,不聖母,不無腦爽有些相遇是命中注定的!線束廠工人紀凡在告白同事後,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走過周一來時的路,漸漸掌握了毀天滅地的力量,可仍舊有一張巨大的網,籠罩着他他像一隻強壯的魚兒,不管如何掙扎,都掙脫不了這張名為」命運「的網終有一天,紀凡將手中的刀,揮向了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展開

《你個練武的欺負修仙的幹嘛》章節試讀:

紀凡一愣,然後扭頭就跑,跑得那叫一個乾脆利落。

周一眼裡的失望轉瞬即逝,現在的形勢不容她做多感想。

眼前三個獸族雖然只是蛻凡境後期,但天生擁有遠古血脈的它們,肉身十分變態,近身戰鬥能爆發出媲美破妄境初期的實力。

面對三個獸族狂風暴雨的攻擊,周一一時間險象環生,沒多久便負了傷。

紀凡並不是真的逃跑,他跑了一段距離後就停了下來。

見後面沒有怪獸追上來,他氣喘吁吁的掏出手機,就準備報警。

可電話才撥過去他又立馬掛斷,照現在的情況,恐怕等到**趕到一切都結束了。

一想到這裡,他頓時急得抓耳撓腮,奈何形勢不等人,時間寶貴。

紀凡四處張望了一下,跑到一處牆角撿起兩塊板磚就朝着來時的方向狂奔而去。

感受着耳畔呼嘯而過的風,紀凡保證這是他有生以來跑得最快的一次,當初高考快遲到了他都沒這麼拼過。

他心中一邊祈禱周一不要出事,一邊尋思目前的情況自己該如何做。

也就在這時,紀凡撇見路旁有個工地,他靈機一動,將手中的磚頭隨手扔到路邊,然後手腳並用的翻過了大門。

落地後他環視一周,徑直向著一堆鋼筋跑了過去。

很快他便拿着一根還算趁手的鋼筋,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回到了大門前。

「誒誒誒,幹嘛的,幹嘛的?」

紀凡剛將鋼筋扔出門外,旁邊門衛室便走出一名六十多歲的大爺。

紀凡正要翻牆的動作一滯,扭頭望向打着手電筒的門衛大爺,臉上露出了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大爺,我家房子要塌了,我拿根鋼筋去撐一下,明天一定還回來。」

「我槽,你踏馬糊弄鬼呢,誒,你小子別跑……」

眼瞅着紀凡三兩下就翻過了大門,門衛大爺也是絲毫不服老,抄起一根電棍就打開了大門。

可門外哪還有紀凡的影子!

話分兩頭。

另一邊,周一的情況並沒有紀凡想像得那麼悲觀,雖然在外人看上去,她在三隻形態各異的怪獸圍攻下岌岌可危,身上已經傷痕纍纍,但有心人卻看得出,她的速度和力量始終保持在一個高度。

反而是那三隻怪獸的速度隨着身上傷勢的增加而越來越慢。

此消彼長,戰況微不可查的朝着周一一方傾斜着。

卻在此時,

一頭外貌酷似老虎的怪獸發現了端倪,它大吼道:「原來你就是災厄之源,齊澤你快去轉告族人,就說我們找到災厄之源了。」

此話一出,一頭外形像貓的怪獸立刻脫離戰團,朝着外面飛奔而去。

周一見此情形,再無法像先前那般從容,她嬌喝一聲將手中小刀猛的擲了出去。

銀白色小刀在月光下如同一道閃電,瞬間就擊中了目標。

貓形怪獸哀鳴一聲,一頭栽倒在地上沒有了動靜。

而周一也不好受,扔出小刀的那一刻,她被虎形怪獸鋼鞭般的尾巴掃中了胸膛。

巨大的力量,將周一擊飛出四米多遠,落到了馬路邊的荒地中。

周一嘴角溢出一抹鮮血,她被尾巴掃中的地方已經血肉模糊,但令人驚奇的是,

她的傷勢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癒合。

可惜獸族一方已經不再給她機會,伴隨着一聲低吼,它們渾身蕩漾出一圈微弱的紅光,隨着紅光的消失,它們的雙眼變得一片血紅。

周一臉色變得非常難看,她知道這兩個獸族開始燃燒自身的生命力了。

「吼···」

伴隨着一聲低吼,虎形獸族四肢伏地,脊背弓起到了一個驚人的弧度,緊接着它近兩米長的身軀從地上騰空而起,直撲向周一。

周一雙手在地上一撐,身子向後方躍出兩米多遠,堪堪躲過虎形獸族的一個爪擊。

她卻沒有注意到,另一隻蠍形獸族已經繞到了後方,鋒利如鋼刺的尾巴,正悄無聲息的扎向她,

千鈞一髮之際,紀凡揮舞着鋼筋狠狠砸在蠍形獸族身上,蠍形獸族被砸得身軀一歪,蓄勢已久的一擊就這樣落了空。

「你怎麼又回來了?」周一冷聲問道。

「我覺得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給你。」紀凡將銀白色小刀遞給周一。

後者接過小刀後直直朝前揮去,再次撲來的虎形獸族見狀連忙向旁邊挪動身形,

卻還是晚了一步,它的腹部被小刀划出一道,一尺長的口子。

「吼!」

疼痛讓虎形獸族更加瘋狂,它再次發起進攻,速度快到出現了殘影。

周一身體快速轉動,手中小刀與虎形獸族不斷相擊,叮叮噹噹的聲響不絕於耳,一時間一人一獸打得難捨難分。

紀凡死死盯着在一旁伺機而動的蠍形獸族,他握着鋼筋的手臂微微顫抖,手掌虎口處鮮血直流,

剛才那全力一擊,他非但沒有打破蠍形獸族的外殼,反而將自己震傷。

就在這時,周一低喝一聲,一陣銀色的光芒在她體內緩緩流轉,她的速度猛然爆增,手中的小刀更是舞出了一片銀白色的光幕。

虎形獸族立刻改攻為守,極力揮爪抵擋,卻仍是無濟於事,僅僅是瞬息的功夫,它的身上便多了好幾處深可見骨的傷口。

周一身上的銀光一盛,她的身影瞬間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手中銀白色小刀以一種優美的弧線划過虎形獸族的脖頸。

頓時虎形獸族的身軀停止了下來,它那血紅色的雙眼中帶着濃濃的不甘,兩米多長的身軀轟然倒地。

而周一身上的光芒也逐漸暗淡下來,她的胸膛劇烈起伏,顯然消耗極大。

一直未動的蠍形獸族身軀突然開始劇烈顫抖,緊接着它身後的毒刺竟然一分為三,它竟是在這個時候開始突破了。

周一見此情景不敢怠慢,她身上再次流轉銀色光芒,只是相較於剛才,明顯暗淡了很多。

此刻她心中只有一個信念。

那就是在蠍形獸族突破前殺了它,否則他們都會死。

紀凡也看出了情況不對,可他什麼也做不了,

只能緊緊抓着手中的鋼筋一瞬不瞬的盯着漸漸停止顫抖的蠍形獸族。

周一快速奔向蠍形獸族,沿途捲起一地枯葉灰塵,可就算如此還是遲了一步。

蠍形獸族停止了抖動,與此同時,它身後鋼刺般的毒刺閃電般刺了出去。

終究···

還是遲了!

周一絕望的想着,她似乎已經能感覺到毒刺的冰涼。

伴隨着一聲利器貫穿肉體的聲響,周一驚愕看着出現在她面前,被毒刺貫穿胸膛的紀凡。

驀地,

周一發出一聲悲鳴,趁着毒刺拔出紀凡胸膛瞬間,她的身形一晃就出現在蠍形獸族的前方,手中銀白色的小刀迅捷如電般扎進蠍形獸族的頭顱之中。

做完這一切後,周一不再去管蠍形獸族的死活,她抱起癱倒在地的紀凡,面容悲戚。

紀凡的身上出現了三個碗口大的血窟窿,心臟的位置已經空空如也,月光下他面白如紙,嘴巴幾次張合想要說些什麼,卻又被血水嗆住。

「你好傻,值得嗎?」周一輕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