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年輕時代
年輕時代 連載中

年輕時代

來源:google 作者:陳曉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肖然 都市小說 陳曉霞

有天我醉宿在女老闆家裡,凌晨睜眼一看,她正坐在我身邊……誰都年輕過,傻過又能怎樣呢?往前走,往前走……展開

《年輕時代》章節試讀:

  我身體一震,這已經是她第二次,在我面前提及吃回扣的事了,不得不留心。

  有了上次的教訓,我沒急着在她面前表現出慌亂,扭過頭看了看她,帶着點火藥味的說道,「既然你不相信我,又為什麼要讓我去辦這個事情?」

  陳曉霞笑裡藏刀道,「這麼說,你是承認自己吃回扣咯?」

  我咬了咬牙,都不知道這個女人從我話中的哪個字里聽出得我承認吃回扣,惱火的把合同重新往桌上一丟,冷冷道,「既然這樣,那你自己去辦吧,或者交給別人去辦,我不伺候了。」

  講實話,我真的不想在這裡上班了,感覺這個女老闆太不正常。

  「你吃回扣也沒關係呀,我還能在乎那點兒錢?
可是你得告訴我,你現在是不是很缺錢?」
陳曉霞卻不着急,還是笑眯眯道。

  我愣了愣,轉念想到黃馨怡現在的狀況,心一橫,說,「是又怎麼樣?
我還就告訴你了,你買車,我就吃了回扣,而且和那個銷售員還穿了一條褲子,車是買的最高配,其他保險和零部件,也都按照最貴的來的,你要是不爽,你可以不買這輛保時捷!」

  其實我有私心,報復阿芳那個三八,我得不到回扣,她也別想把車賣出去,重要的是,一定要為黃馨怡出口惡氣,因為我看得出來,黃馨怡上班的時候,一定經常被那個阿芳欺負。

  陳曉霞搖搖頭,好笑道,「呵,肖然,你還挺囂張的現在,跟我玩渾不吝,光腳的不怕穿鞋的那一套?
實話跟你說,你這個小處男呀,也太沒見識了一些,汽車嘛,對我來講玩具而已,至於那一萬塊錢回扣?
你想一下,一二百萬的車我都不在意,會在意那一萬塊錢?
可笑!
你這號的人,我真見多了。」

  頓時間,我啞口無言。

  是啊,我算什麼?
一個屌絲而已,陳曉霞有現在這樣的產業,恐怕過的橋比我走的路還多。

  見我不說話,陳曉霞上下掃了我一下,又輕笑道,「說說吧?
臉上的傷到底怎麼回事?
要是真缺錢,我也不是不能幫你,畢竟也是你老闆,一點容忍度還是有的。」

  說著,她轉身走向了辦公桌,從抽屜里拿出一包香煙,夾出一根點燃。

  這還是她第一次當著我的面抽煙,薄霧輕撫着她貌美的臉頰,竟有一種別樣的風情。

  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話像有魔力一樣,她說她能幫我,我內心還真的動搖了,便把事情的經過跟她說了一遍,一點也沒有隱瞞。

  陳曉霞如果能幫我,做什麼我都願意,畢竟,我真的不想讓黃馨怡恨我入骨。

  跟陳曉霞學完以後,我有點失魂落魄的,覺得,這個女人一定會因此瞧不起我,徹徹底底的瞧不起我。

  可萬萬沒想到,她聽完後,臉上不但沒有流露出鄙夷的神情,反而在認真的看着我,像是要重新認識我一樣。

  她指間的那根煙燃完,才開口問,「你需要多少錢給那位姑娘?」

  我有些意外,卻說,「我也不知道,聽說白血病需要很多錢,不過要是陳總能幫助我,我肖然這輩子替您效命都可以。」

  陳曉霞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似乎對我這過早許下的諾言,嗤之以鼻,道,「錢沒問題,問題是你有什麼資本替我效命?
你以為什麼阿貓阿狗的,都能有資格跟在我陳曉霞的身邊做事呀?」

  「我不知道自己能為您做什麼,但您覺得我能做什麼,我就能做什麼,只要能讓我還清欠黃馨怡的債,做什麼都可以。」
我磨了磨後槽牙,下定決心道。

  「真沒想到,我撿回來的還是個情種兒,呵,行吧,跟我來休息室一趟,既然你有心,我自然有事情需要你做。」
陳曉霞玩味的笑說。

  心裏疑惑了一下,不知道陳曉霞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做,可是,想太多也沒用,先抓住這個機會再說。

  休息室不大,面積在三十平米左右,進去後,一股淡雅的清香撲面而來,平時陳曉霞累了的話會在這裡躺會兒,換衣服也在這裡,床上還放着她做瑜伽時穿的運動內衣。

  一回頭,正見陳曉霞輕抬美足,用腳尖朝房門點去。

  咔!

  門關上了,然後她指了指床,似笑非笑的對我說,「上/床吧。」

  我張了張嘴,瞬間覺得口乾舌燥,愕然道,「你……要做什麼?」

  嗤!

  陳曉霞瞥了我一眼,輕笑了一聲,從抽屜里拿出兩管雲南白藥,對着空氣一噴,說,「小處男,你可別想歪了,噴葯而已。」

  噴過後,我感覺臉上和上身的淤青之處,涼颼颼的,很舒服。

  陳曉霞坐在了我身邊,並且還從床邊拿過煙盒,又點了一支煙。

  鼻子前飄過香煙的味道,躺在床上的我看着她,一時間竟有些恍惚。

  過了一會兒,她才又開口道,「小處男,你知道我老公來公司的時候,我為什麼對你冷冰冰的嗎?」

  「我哪知道。」
我沉吟了一下說。

  「哼,你們男人呀,沒一個好東西。」
陳曉霞忽然冷哼了一聲,眼光冰冷的說,「我老公是個地產商,同時也是個屌癌。」

  「啥?
啥叫屌癌?」
我一愣,沒想到陳曉霞會這麼說她老公。

  「有根屌,就覺得老子天下第一,高人一等,和他上過床的女人,必須只服從他一人,明白了吧?」
陳曉霞冷淡的講道。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那方面雖然很有實力,但我真不認為自己是天下第一,充其量天下第二,也不認為自己高人一等,確實高人一等啊,你要是和我上/床了……其實我也同意你和其他男人玩,大家一起也行,不介意。」
我也不怕陳曉霞了,她想跟我扯淡,扯,誰怕誰。

  「你還覺得自己挺幽默唄?」
陳曉霞冷笑的看着我道。

  我沒說話。

  不幽默嗎?

  「我老公在外面有不少女人,其中有兩個,還為他生了孩子,一兒一女。」
陳曉霞繼續說,「而我,從和他結婚到現在,沒給他生過一個孩子。」

  「所以呢?」
我再次沒想到,陳曉霞是這麼個有故事的女人,不會下蛋。

  「他覺得我沒用,在家裡,在他面前,我永遠抬不起頭來,你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嗎?」
陳曉霞的聲音忽然變得更冷了。

  「我又沒被你老公日的抬不起頭來,當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思想突然解放了,反正就是……爛命一條,你愛誰誰,我特么都不打算要這份工作了,管你呢。

  至於對黃馨怡的愧疚……陳曉霞如果覺得我能幫她,她自然能給我好處,那樣我才能再幫黃馨怡,如果陳曉霞覺得我不能幫她,強求也沒用。

  與其在她面前卑微着,不如個性一點,反正就一句話,到事兒上再說唄。

  現在,我最慶幸的事情是,黃馨怡沒有讓我坐牢,能讓我有機會彌補自己犯下的過錯,幫她渡過難關。

  所以,為了黃馨怡,變一變也無妨。

  等我真正幫到她的那一天,相信她會理解我的。

  和陳曉霞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我大概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想讓我給她出氣,把她老公在外面搞的那些女人,都搞一遍,尤其那兩個為她老公生過娃的女人。

  最後,我一臉為難的說,「老闆,我何德何能,你這麼看得起我。」

  「你身上具備一種沒皮沒臉的氣質,而且是處男,後面一點很重要。」
她說

  難道老子會告訴你老子已經不是處男了嗎?

  自以為是的傻缺!

  然而,我還是沒答應,沉默了少許,篤定的說,「我喜歡黃馨怡,不能把自己的身體給別的女人。」

  緊接着,她二話沒說,起身就打了我一拳,「嘭」的一聲,直接把我打成了軟腳蝦,蜷縮在床上疼的要死要活。

  卧槽!

  感覺腸子都給打擰了!

  她冷冷看着我,說,「老娘練過太極,不聽話打死你。」

  我還是沒答應,在床上叫喚道,「大丈夫,威武不能屈!」

  又連捶帶打的弄了我一頓,口裡都冒血了……

  我服!

  我趙日天服了還不行?

  操!

  下午,陳曉霞親自帶我去了一家中醫會所,療了一下午傷,腹部果然好了一些。

  出會所後,我臉色陰沉得要命,心裏恨死陳曉霞了,這個該死的女人,然並卵,又拿她沒什麼辦法。

  陳曉霞扭頭看了看我,咯咯笑道,「小處男,看來你很生氣喲?」

  我沉聲道,「很生氣。」

  陳曉霞問,「所以,知道被壓得抬不起頭來,是什麼感覺了嗎?」

  我沒吭聲,心想,把錢卷到手老子就跑路,氣死你。

  陳曉霞摸了摸我頭,打擊道,「放心,錢我不會一次性給你的,慢慢享受吧,現在趁着時間還來得及,你去汽車城交接一下合同,我還有事,至於我交代給你的第一個任務,咱不着急,我還得帶你去健身房待一段時間呢,你現在這個身體呀,實在是太弱了,一看就是擼多了的屌絲,還怎麼接近那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