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年代劇融合:我何雨柱,不叫傻柱
年代劇融合:我何雨柱,不叫傻柱 連載中

年代劇融合:我何雨柱,不叫傻柱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小法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何雨柱 我是小法師 都市小說

穿越年代劇融合的世界,成為四合院里的何雨柱,綁定平平無奇系統這時候正陽門下小女人都正值顏值巔峰,徐慧真剛結婚,陳雪茹還沒對象,韓春明還是個孩子,鍾躍民正和袁軍、鄭桐瞎溜達,周曉白還對愛情充滿嚮往,南易還在機修分廠掃廁所,崔大可還剛把豬送到機修分廠......何雨柱開局選擇一代宗師中葉問的人物模板,不僅變成了大帥哥,而且一身本事詠春拳(宗師)、八斬刀(宗師)、六點半棍法(宗師)......發現棒梗偷醬油,直接揍一頓許大茂過來嘚瑟,直接揍一頓......展開

《年代劇融合:我何雨柱,不叫傻柱》章節試讀:

很快時間來到中午。

廠里的大喇叭里響起了東方紅的音樂,工人們放下手裡的活計,三五成群說說笑笑的走向食堂。

軋鋼里不管早飯和晚飯,只管午飯,所以午飯時間可以說是廠里最熱鬧的時候。

尤其是食堂里,真可謂人聲鼎沸,打飯菜的窗口前早已經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食堂里飯菜飄香,工人們手裡都拿着鋁製的飯盒和飯票,咽着口水的盯着前方。

沒辦法,誰讓菜太香了。

現在物價極低,但不是有錢就能買到東西的。

買肉要肉票,買布要布票,買糧要糧票,買單車要單車票,買電視機要電視機票……基本上買什麼就要什麼票。

當然也有不需要票就能買到東西的地方,這種地方叫鴿子市或黑市,但在這種地方買東西不管貴,而且還要擔心被抓。

窗口前馬華和劉嵐兩人負責打飯收票。

白面饅頭五分錢一個,菜也是同樣的價格,不過都要有飯票。如果沒有飯票,一個白面饅頭不光要五分錢,還要二兩糧票。

一名工人咽了咽口水,踮起腳尖,扯着嗓子問道:「馬華,今天什麼菜啊?怎麼這麼香啊!」

「馬鈴薯燴白菜。」

馬華把兩個饅頭遞給排隊的工人,一臉驕傲的說道:「就我師父那手藝,炒什麼菜不香啊?」

「對!何師傅手藝是這個。」

剛才說話的工人豎起大拇指,笑道:「同樣是馬鈴薯白菜,在何師傅手裡做出來的菜就香,我一頓能幹兩饅頭,可是在我媳婦手裡那簡直就成了豬食,我都吃不下去。」

「哈哈哈……」

周圍排隊的工人被這話逗的大笑起來。

在隊伍中許大茂有些不高興了,拉着臉,小聲道:「不就一臭廚子,有什麼好顯擺的。」

……

午飯過後,工人們吃完飯,把飯盒刷乾淨,又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繼續忙碌。

原本熱鬧的食堂又變的冷清起來。

後廚。

因為下午李副廠長還有招待,所以何雨柱又單獨做了幾道小炒。

那可真是色香味俱全。

軋鋼廠的招待比較多,很大原因是何雨柱的手藝,有的領導嘗過何雨柱的手藝之後,總會找各種借口再來吃上兩回,滿足一下肚子里的饞蟲。

廚房裡的其他人,將炊具、刀具、案板等歸置起來,等明天繼續用,然後又將廚房的衛生打掃了一遍。

忙活完這些,已經快到了下班的時間。

忙完後,何雨柱端着自己的搪瓷缸子,坐在自己的專屬座位上,慢悠悠的喝着茶水。

雖然是穿越第一天,但何雨柱很喜歡現在的生活,忙碌又充實。

突然一道人影鬼鬼祟祟的走進廚房。

何雨柱看到來人,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因為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小白眼狼棒梗,而且這小子手裡拿着一個裝鹽水的玻璃瓶,這正是禽滿四合院開頭那一幕,棒梗是進來偷醬油的。

雖然知道棒梗要幹什麼,但何雨柱卻沒有阻止,正所謂抓賊拿贓,他還沒偷東西,怎麼能算賊呢?

棒梗弓着腰來到醬油瓶前,左右看了一下,發現何雨柱正盯着自己,他竟然挑釁的看了何雨柱一眼,然後拿起醬油瓶,打開蓋子,旁若無人的朝着鹽水瓶里倒醬油。

何雨柱氣沉丹田,大聲道:「幹什麼呢!」

這一下不光把偷醬油的棒梗嚇了一跳,把旁邊的楊師傅也嚇了一跳。

「你小子竟然敢偷醬油!」

何雨柱一個箭步衝到棒梗身邊,一把按住他的脖子,冷聲道:「這醬油是軋鋼廠的財產,軋鋼廠的一草一木都是屬於國家的,你現在的行為是盜竊國家財產!」

「偷醬油是盜竊國家財產?」

楊師傅按照何雨柱的話捋了捋,好像也沒毛病。

「一定是傻柱給自己開玩笑的。」

想到這裡棒梗瞬間不害怕了,叫囂道:「傻柱,你他媽把老子放開,不然老子弄死你!」

「小兔崽子!」

何雨柱稍微一用力,直接將棒梗按在了桌子上,然後一巴掌拍在他的頭上,霸氣道:「你老子都不敢在老子面前稱老子,你個小兔崽子竟然敢在老子面前稱老子!」

楊師傅上前勸道:「何師傅,他還是一個孩子,我看就算了吧。」

被何雨柱如此對待,而且一邊還有人看着,棒梗感覺丟了面子,雙眼通紅的吼道:「傻柱,老子要殺了你!」

楊師傅見棒梗急眼了,心中不忍,再次出言勸道:「何師傅,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