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念安忘川
念安忘川 連載中

念安忘川

來源:google 作者:伍玉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盡川 現代言情 蔣念安

寒假偶然相遇,關於李盡川的記憶全部湧進了蔣念安的腦海里,她又得知兩人同在A城讀書,抱着試試的心態預謀了久別重逢,又因為機緣巧合兩個人最終成功喚醒了塵封的記憶展開

《念安忘川》章節試讀:

李盡川的步子有些快,蔣念安基本是小跑追上的,兩個人在球場外邊的長椅處停下,剛剛路過蔣念安吹口哨的差不多都坐在那兒,本來都挺想調侃他們隊長的,不過看隊長的臉色不太好,也都沒做聲。

蔣念安也不例外,他就看着李盡川在那翻着包,之後就把傘遞給她說:「你從這出去往前走個幾百米,那兒有公交站。」

蔣念安接過傘,沒動,她搞不明白明明是李盡川自己讓她下來等他,而他現在又一副嫌惡的表情,兩個人都不說話了,李盡川也不理他,挎上包,徹底無視了站在一邊的蔣念安。

擦肩過的時候,蔣念安輕輕抬手捉住了李盡川的手腕兒。李盡川順着手腕兒上的着落點往下看的時候,蔣念安的眼睛裏根本沒有了剛剛對峙時的冷漠,說是被可憐佔據了也不為過。

蔣念安眨動着楚楚動人的大眼睛,語氣裡帶着些哀求:「外面在打雷。」

蔣念安怕打雷這件事,李盡川從一開始就是知道的,普通的悶雷還好,特別是那種雷聲轟鳴,閃電交加的雷是蔣念安心裏過不去的坎兒,以至於當年一有這種天氣,李盡川如果不能陪在她身邊也會儘可能的保持電話聯繫。

蔣念安也不確定李盡川是否懂了自己的意思,因為李盡川的表情始終冷漠,他沉默的實在是太久了,久到蔣念安沒有底氣的鬆開了他的手腕兒。

李盡川看着自己被鬆開的手腕兒,又聽見蔣念安幾不可察的深呼吸,李盡川回過神來的時候,蔣念安臉上帶着笑,揚了揚手裡的傘,說了句謝謝就往出口的方向走。

才走五步不到,蔣念安就聽到有腳步聲落到自己身後,她知道是李盡川,蔣念安笑了,算的上是得逞的笑吧,因為……其實她自己在高中的那幾年對雷聲克服的差不多了。

兩個人一前一後出了體育館,蔣念安傘還沒撐開,人差點被風吹跑了,好在自己手裡的傘很快就被一直站在身後的人拿走了,他撐着傘,打在蔣念安的頭上。

蔣念安的心像撐開的傘一樣,她看着李盡川沒有動容的臉,心跳漏拍了。

兩個人不遠不近的距離,站在同一把傘下,雙方的衣袖若有若無的摩擦着,雖說兩個人站在同一把傘下,但是李盡川始終把傘偏向蔣念安,自己的肩膀差不多也**一半。

四月的雨降臨在A城,風更是不客氣的把那些主幹路上的樹吹的瑟瑟發抖,蔣念安努力穩住自己的身子,以至於不被吹跑。

兩個人步子不算快,蔣念安看着前面的路,更像是沒話找話聊一樣,她說:「你今天打球很帥。」

李盡川偏着傘,頓了一下,在蔣念安回頭看他的時候,他才嗯了一聲。

蔣念安也不在意笑着說:「我沒想到你居然跟我都在A城,以前怎麼從來沒遇見過?」

李盡川不理她,蔣念安又自顧自的說:「不過也蠻巧的我們剛好遇見了,學校又組織了合作這個事情。」

李盡川還是不理她,始終撐着傘,其實蔣念安早就注意到了李盡川的肩膀**,她終於還是忍不住把自己的手附在李盡川握傘的位置。

李盡川感受着自己手背上的溫度,把目光放到蔣念安的臉上,他又感受到了蔣念安附在自己手上的力氣,蔣念安把傘掰正溫和的說:「謝謝你,不過你肩膀**。」

兩個人維持着這個動作站在人行道上,說李盡川不心動那是假的,那一刻冰冷的臉上也有了些不自然,蔣念安也始終沒把手放下,過了好久,李盡川才問:「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蔣念安本來只是單純的不想他一直把傘偏向自己,但是等她把手放上去後,蔣念安改變了主意,她想試探他,試探他是不是徹底不在乎以前的種種了。

蔣念安沒回答他,反問:「你還記得有一次也是下大雨,我們兩個也擠在一把傘下的那天嗎?」

李盡川看着蔣念安的眼睛,想在她眼睛裏找些什麼出來,只是蔣念安還在幫着李盡川回憶:「那天的雨也是突然下的,下的很大,你要我陪你去剪頭髮,我們還碰到了四班的班主任,當時我記得他特別有深意的看了我們一眼,你記得嗎?」

李盡川沒得到她的回答,語氣里不算怒但也沒有高興,他把蔣念安往自己的位置拉近了一點,稍微彎腰,近距離的看着面前還在回憶的女孩說:「蔣念安,我已經不是那個因為你隨便的一句話,就屁顛兒屁顛兒的往你身上湊的人了!」

原本還想再繼續說下去的人,任由話語哽在喉嚨,等反應過來再往肚子里咽,她鬆開了自己的手,慢慢垂下,她壓住自己眼神里的失落,笑着看向李盡川,她說:「我只是想說我們現在的遭遇和那天挺像的……」

還想再說什麼的蔣念安,因為突如其來的一道雷,嚇的閉了眼。蔣念安對雷聲克服的差不多,但也還是有怕的時候,就比如現在她根本沒把注意力放在對抗雷身上。

也不知道那天的雷是不是專門捉弄蔣念安,一連打了好幾下,嚇得蔣念安本能的往李盡川懷裡湊。

只是她沒得逞,在快要貼着李盡川的時候,李盡川先她一步,攀住了蔣念安的肩膀,他甚至溫柔的說:「別怕。」

就那樣李盡川一直抓着蔣念安的肩膀,往前走,蔣念安也沒再說話,李盡川在路過的便利店裡又買了一把傘,兩人的親密接觸也僅是到便利店為止。

就這樣李盡川撐着新買的傘走在蔣念安的旁邊,蔣念安呼了一口氣又說了聲謝謝。

李盡川看她成功上車後,頭也不回的走了,他也沒有因為雷天的緣故,把她送回學校,蔣念安雖然失落,但她也會嘲笑自己矯情,本來他就沒有要送她回學校的義務,能把他送到公交站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公交車上,蔣念安回想着他剛剛堅定的抓着自己肩膀的那一刻,其實之前的他們也是那樣,他就是那樣半抱着蔣念安去理髮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