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溺愛入骨:瘋批大佬的絕色小嬌妻
溺愛入骨:瘋批大佬的絕色小嬌妻 連載中

溺愛入骨:瘋批大佬的絕色小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雲夏夢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琅 現代言情 白卿

【瘋批大佬X絕色舞后,雙潔+偏愛+高糖甜寵】因容貌和親媽太過相似,遭到後媽和妹妹的嫉妒,親爹不愛後媽不疼的白卿被趕出家門無意間走進了瘋批大佬的世界他,狹長的鳳眸中,一片血光,那種陰狠彷彿能刻在人的靈魂之上林少在白卿面前是俊美如玉的「狼君」,眸中有着溺斃的溫柔人後,如水默一樣勾勒出的雙眸,像嗜血的修羅林琅淺笑:「卿卿,這輩子、下輩子,你都休想離開我的身邊」展開

《溺愛入骨:瘋批大佬的絕色小嬌妻》章節試讀:

白卿拿着毛巾,正在擦汗。

上午學的都是理論課,這一下午都在舞蹈教室練習,上午秦老師的課讓她受益匪淺,總覺得還有幾個地方跳的不對,雖已入秋,可她依舊出了一層薄汗。

李慧定了七八杯美式咖啡,給蘇嵐嵐遞了過去,看了一眼視頻小聲嘀咕:「這麼精彩的視頻,小白白不讓發,太可惜了,要不然咱們偷偷上傳?」

蘇嵐嵐差點一口咖啡噴出來,「你瘋了,小卿那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

白卿的小臉一下子湊到兩人中間:「你倆嘀咕什麼呢?」

於小溪在旁邊幽怨的嘆了一口氣,一張怨婦臉帶着哭腔,「唉,上周人家現代舞在廣場上玩了一次快閃,網上點擊率破萬,上上周拉丁舞團隊給學校拉新生,直接成了主流,」她假裝擦擦眼淚,擺擺手:「我們古典舞就這麼一小支,某人還不允許出頭,三年一次的全國舞蹈比賽馬上進入選拔階段,多增加點知名度有什麼不好嘛。」

白卿笑的眼睛都彎了,「我們現在是學生,還有好多不足的地方,乖啦,選拔賽要相信自己的實力。」伸手遞給坐在地上的於小溪一杯冰咖啡。

於小溪無言以對,接過咖啡伸了個懶腰,「好啦好啦,就知道你不願意,不過視頻我收藏着,萬一我們家小卿哪一天成為舞蹈大家,大學時期的作品一定更受歡迎。」

李慧不甘心,還想反駁幾句,就看到蘇嵐嵐整理好書包,「對了,我下午和男朋友約好了去看電影,先走了各位單身girl拜拜~」

一臉春風得意。

李慧團起報紙球砸到了門框。

「現在就剩下我們三個沒有對象了?」

感覺到李慧在磨牙,於小溪弱弱的舉手。

「我,我上周家裡剛介紹了一個男生……」

「我靠,於小溪,蘇嵐嵐,你們這兩個叛徒!只剩下我和小白白在堅守戰場了。」

李慧雙眼一黑誇張的後仰,顯然受到了致命打擊。

於小溪低頭看李慧撒潑打滾,而白卿套上了寬大的毛衣,露出纖細的脖頸,雪白的肌膚上一點紅痕格外明顯。

「小卿,你脖子上的紅點,是被蟲子咬了么?」

李慧一個鯉魚打挺起身,惡狠狠地看着可疑的紅點。

「不是吧,小白白你……!」

「沒有!」

刷!

白卿臉色爆紅。

「是、是蟲子,入秋的蟲子特別狠。」

「啊哈哈哈,我就說嘛,我們小白白怎麼可能和蘇嵐嵐一樣是叛徒。」

李慧心有餘悸的拍打着胸脯,豁然開朗。

「嗯?誰在說我是叛徒?」突然冒出一個人頭,「小卿,門口有人找!」

「是秦老師,秦若蘭老師!!!」蘇嵐嵐咧嘴大笑。

白卿一直跑到校門口都是茫然的狀態。

自己最崇拜的偶像竟然找她,擦了把臉換上衣服一路小跑。

秦若蘭站在校門口,還是身穿那件湖綠色長袍,站在人群中特別顯眼。

調整好呼吸,白卿禮貌的彎腰鞠躬。

「秦老師好。」

看着眼前女孩子一路小跑,白皙的臉頰上微微泛紅,極其清澈的眼神中帶着純粹的美。

她額頭上有着細細的薄汗,秦若蘭肯定的點點頭。

只有吃得了苦,勤加鍛煉,才能有這樣紮實的基本功。

她一直在等白卿,大學生的選課比較自由,特意問了白卿的輔導員。

不過左等右等就是不見她出來,好不容易看到了給白卿打燈的女孩子,她才沒白等。

「小卿,我可以這樣叫你么,今天把你找來就是想說說話,不耽誤你的時間吧?」

「當然不會,秦老師。」

白卿受寵若驚,秦老師看似嚴厲,但是給她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她也說不出來,反正跟秦老師走在一起,一點都不尷尬。

兩個人走在校園外的樹蔭下。

剛剛入秋,翠綠的銀杏葉帶着微卷的黃邊,在夕陽的照射下,有一種泛着金邊的幻境之美。

「我以前在這所學校當過幾年老師,」秦若蘭瞧着一望無際的的銀杏樹,陷入了某種沉思,「那個時候,我的舞蹈生涯到了瓶頸期。」

「我曾以為這一生的成就,也就到此為止的時候,遇見了一個女孩。」

「她真的很有天賦,人也很開朗,後來我收她為徒。」秦若蘭轉過頭,眼神柔和,彷彿透過白卿的眼睛看到了另一個女孩。

「唉,年齡大了,就喜歡嘮叨,我們去那邊坐坐吧,」秦若蘭只顧着自己說話,有些不好意思,拉着白卿往校門口指了指,「那裡有家咖啡廳,以前經常來。」

白卿乖巧的點點頭。

她感覺眼前的秦老師和上課時有點不太一樣,變得有些多愁善感。

大學城放學的時間段,咖啡廳一點都不忙,幾位服務員閑來無事,在吧台聊天。

店裡只有幾位抱着電腦寫論文的同學。

「一杯卡布奇諾,兩份提拉米蘇。」

咖啡廳的服務員一看就是新手,拿着小本本認真記錄。

「他們家做的提拉米蘇我很喜歡,年輕人適當攝入一點甜食無礙,嘗嘗么?」

「好,」白卿不減肥,中午也沒吃什麼東西,正好餓了,「我要一杯手沖謝謝。」

秦若蘭從這個角度看着低下頭的白卿,越看越驚人的相似。

「老師?」服務員一走,白卿就看到秦若蘭靜靜地看着她。

目光中摻雜着溫暖和懷念,她有些疑惑。

「啊,我剛剛講到哪了,」秦若蘭有些不好意思,低下頭把包放到旁邊的椅子上,繼續說:「那個姑娘和你一樣,長得漂亮天賦也好。」

「而且,總能在不經意中創造出煥然一新的作品,作為她的老師,說起來都有些愧疚,總感覺遇到她之後,我的舞蹈之路才慢慢有了成就。」

這麼多年埋藏在心中的感慨,秦若蘭一股腦兒的都跟眼前的女孩子說了個清楚。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感覺眼前的女孩特別熟悉。

「老師過謙了,其實每個人身上都有長處,靈感是四處尋找的。」

她好激動,從沒想過秦老師竟然拿她當知音,還將年輕時期的故事分享給她。

秦若蘭是越來越喜歡眼前的這位女孩,認定了眼前的女孩和以前的那個她有某種關係。

「小卿,你的舞蹈是跟誰學的?」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是家人找的舞蹈老師。」

「那,那位舞蹈老師今年多大歲數了?」秦若蘭繼續追問。

「我上小學的時候,她已經四十多歲了。」服務員端上了兩杯咖啡和兩塊蛋糕,白卿將卡布奇諾放到秦若蘭身前。

秦若蘭的眼神有些黯淡,既然不是老師,那一定是家人!

「小卿,老師冒昧的再問一句,你媽媽今年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