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南總嚶嚶嚶,給你個大比兜
南總嚶嚶嚶,給你個大比兜 連載中

南總嚶嚶嚶,給你個大比兜

來源:google 作者:桃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桃木 現代言情 百里雅嫻

百里雅嫻意外穿越到小說中,卻失去了記憶,沒有人比她還慘了看着周圍陌生的一切,心裏只有一個目的,好好活下去而擁有上帝視角的作者,手指搭在鍵盤上,看着電腦上自動的蹦出來的字,驚得下巴都要掉出來了手指立刻在鍵盤上飛舞,只有我的比你速度快,我就是老大!展開

《南總嚶嚶嚶,給你個大比兜》章節試讀:

百里雅嫻看着窩裡的四顆鳥蛋,興奮的發光,剛要動手,就聽見下面傳來動靜。

順着聲音看過去,發現地上有兩個人,一個在追,一個在跑。

這又是玩什麼浪漫呢?

南宮俊逸陰鷙着一張臉,額頭上滲出密密麻麻的汗水,一手捂住胳膊上的傷口,手上全是血跡,意識漸漸彌勒,心中大感不妙,刀子上有毒。

腳下的步伐越來越沉重,最後居然倒在了百里雅嫻的樹下。

百里雅嫻正糾結要不要救他,就看到另一個男人追了上來了,舉起刀子正要刺向他。

我擦,這個男人不講武德啊,怎麼可以趁人昏迷行兇呢,這樣死也死不明白啊。

百里雅嫻一個順溜從樹上滑落到地面,擋在了南宮俊逸的前面。

對於這個從天而降的美女,他一臉懵逼的看着她,「你是誰?」

百里雅嫻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是個外來人。」

男人沒有接話,凶神惡煞的朝着百里雅嫻刺了過去,她一個閃身,男人撲了個空。

百里雅嫻嘆了一口氣,濫殺無辜,她不能忍了。

男人繼續撲了過來,百里雅嫻徑直的握住了他的手腕,一腳踹向男人最柔弱的地方,今天體力不濟,只能速戰速決。

男人跪倒在地上,痛苦的捂住關鍵部位。

百里雅嫻看了眼身後的昏迷的男人,咦,怎麼這麼眼熟?

上次他黑着一張臉,她沒有仔細看,現在細細看來,這男的長得真他媽的帥啊。

嘖嘖嘖,這種極品真的是只有在小說中才會有啊。

百里雅嫻到底還是個小姑娘,有着少女般的純真,看見帥哥就自然的挪不開眼。

南宮俊逸一直被她盯了足足有半個小時,直到她看膩了,她才意識到他身上的傷口。

她看了眼,沒有什麼大事,去醫院縫幾針就沒事了。

不過這作者挺變態的,怎麼在刀上塗麻藥啊,怕疼嗎?

她的目光瞥向一旁的痛苦的打滾的男人,走到他的身邊,用腳踢了踢他,漫不經心的說道,「有吃的嗎?」

男人一臉仇恨的看着她,咬牙切齒的樣子落到她的眼裡。

她一下子沒忍住,又在他的身上踢了幾腳,「我現在才是老大知不知道。」

男人的身體吃痛,從兜里摸索出來一袋未拆封的蘇打餅乾,顫顫巍巍的遞給了她。

百里雅嫻接了過去,拆開包裝,兩片一個飛快的吃了起來,果然是餓極了什麼都好吃。

這種沒有味道的東西,今天居然也會這麼香。

吃完後,百里雅嫻用手拍了一下臉上的嘴屑,「為什麼要追殺他?」

男人勉強從嘴裏擠出字來,「奉命行事。」

百里雅嫻拍了拍手,「這行不好乾啊,還是換個職業吧。」

男人的嘴角勾起,他們這一行哪個不是生活所迫,誰也不是天生的混混、流氓、殺手。

「你打不過我的,一會兒你還是走吧。」

看在餅乾的份上,百里雅嫻就不為難他了。

男子垂着眼眸偷笑,他們可是一群人,想必用不了多久,那一群人便會搜索到這裡的。

百里雅嫻看着南宮俊逸全身的狼狽,突然間感覺到不對勁,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腦門上,果然是美色誤人啊。

她都打不過的男人,怎麼會被那個菜鳥干翻,肯定是一群人圍攻他啊。

剛要將他攙扶起來,便聽見周圍的一群人的腳步聲,一眼望過去,浩浩湯湯的十幾個人,其中的一個禿頭站在C位,想必是老大了。

此時此刻,百里雅嫻只覺得小命不保,七八個人她還可以勉強對付,這個明顯超出她的能力範圍了,她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百里雅嫻剛要逃跑,還沒來得及邁出一步,地上的男人便指着她說道,「老大,就是她把我打成這個樣子的。」

百里雅嫻的眼神像刀子一樣殺過去,這個臭男人,虧她剛才還好心讓他走,敢情在這裡等着報復她呢。

禿頭男點了一根煙,吸了一口,緩緩的吐了出來,「就是你,打傷了我兄弟。」

百里雅嫻攤開自己白嫩的雙手,「大哥,你覺得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能撂倒他嗎?」

其中幾個男人看着百里雅嫻眼裡冒着狼光,「老大,這丫頭長得真漂亮,要不讓兄弟幾個先玩玩。」

禿頭撇了一眼他們幾個,「快點兒。」

七八個男人朝着百里雅嫻走去,百里雅嫻見狀扶着額頭,「那個,我有點害羞,要不咱們幾個走遠點兒?」

美色當前,有幾個人能拒絕的呢,幾個人跟着百里雅嫻走去。

走了許久,有的人有些等不及了,便開口道,「行了,就這裡吧。」

百里雅嫻撿起一個大樹叉,「可以啊,你們誰先來啊?」

眾人面面相覷,爭執不休,其中兩個人還動起手來,都想第一個來,百里雅嫻拿着樹杈靠在樹上,一臉的笑意。

其中一個人怒喊道,「行了,按資歷來。」

他是禿頭面前的紅人,他們不敢得罪。

百里雅嫻一臉的笑意,怎麼混混也算上班啊,還按資歷。

其中一個面容猥瑣的男人沖她撲了過來,百里雅嫻將樹枝一把打向他的腦袋,她用了十足的力氣,男人兩眼一閉倒在了地上。

見狀,男人們都要衝過來,只見百里雅嫻一臉委屈的說道,「他長得太丑了,怎麼能是第一個呢?」

只是有了此舉,那群男人們也不是傻子,一股腦的便朝她撲了過來。

她一個閃身,一個側踢干倒一個人,一個棒槌,一下子打倒了兩個人。

其中的站着的一個人說道,「這娘們有點兒厲害啊,兄弟們出刀啊。」

眾人聞此紛紛從兜里拿出刀子,指向她。

百里雅嫻吞了吞口水,「你們這群廢物,居然不講武德。」

手不由的握緊木條,後悔為什麼當初不連劍道一起學了。

四個刀子一起沖向她,她只能側身閃躲,這種情況下,能幹倒一個是一個吧。

三分鐘後,還有兩個人拿着刀站在前面,而她手中的木條也被削去一大截。

還好是在樹林里,樹杈子多,她彎腰便是從地上撿起一個。

雖然沒有那個粗,但是對付這兩個人,應該是足夠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