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男神相公么么噠
男神相公么么噠 連載中

男神相公么么噠

來源:google 作者:花無缺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花無缺 金庸

他是個非常非常高大的男子,美得如阿波羅一樣,他的後面是黃色的宮殿一般,從小我就打爺爺那裡聽說,這是真的,而從何處得來,他也說不清楚,戰亂之時,有個算命的給了他,叫他好好保存展開

《男神相公么么噠》章節試讀:

他捏着我的下巴,痛得我直抽氣:「你還真是一個色女。」
我又沒有隱瞞你,真是的,要不要用那麼大力啊。
「好,單于,言歸正傳,開始吧!
你先說說你的賭注是什麼?」
暗夜收起笑,一臉的正經。
「我沒有賭注。」
惡魔很拽地說:「因為我根本就不會輸。」
切,沒見過那麼自大的人,他還真敢說,看人家那個帥哥也不是好惹事的人。
「你有意見。」
他一低頭就看見了我不屑的眼光。
「沒有,沒有。」
嫌命長啊,誰敢抗議,我是可憐的小丫頭。
暗夜端起眼前的酒,一飲而盡,扯開唇輕笑:「單于,你太狂妄了,這是你的弱點。」
「我有狂妄的資格。」
媽媽喲,怎麼他的臉皮那麼厚啊,我的心是向著你的,暗夜,加油。
讓他灰頭土臉的見不得人,看他那囂長勁還長不長得出,我馮小妮,全心全意地精神上支持你。
「好,不多說了。」
他拍拍手,從船外兩個丫頭捧了東西進來,兩人的面前,各放了一個,揭開那布,是幾個空杯子,裏面似乎裝着什麼東西,我湊近臉一看,差點沒暈過去,天啊,這二個大男人的,居然玩蟋蟀,我還以為玩什麼,八成是二個男人童心未泯,沒勁,我不喜歡看別人玩這些,不過對面的暗夜倒是順心又順意,真想把他臉上的白鐵皮給取下來,酷是酷,可是戴在臉上,讓人手痒痒的想揭下來,將他絕色的臉看清楚。
「好,開始。」
惡魔大叫一聲,手掌一振桌面,差點沒嚇我一跳,他們是在比賽壓死蟋蟀嗎?
神奇的事發生了,我張大了眼睛,嘴巴,沿着兩抹鼻血,看着這一幕,幾隻蟋蟀凌空飛去,在半空中,互鬥了起來,居然不會摔下來,還有那裡張牙舞爪地打着,像是有生命一樣。
「打它,打它。」
眼看暗夜的那隻小蟋蟀給打個昏頭昏腦的,我這個支持者兼沒事做的人,當然是搖旗吶喊了。
可是貌似那個惡魔的還強一些,暗夜的小蟋蟀就要輸了不行耶,我激動的將桌上的一個盤子狠狠地朝大蟋蟀拍下去,惡魔卻像是幹什麼一樣,一下子他的蟋蟀全給摔了下來,正不巧呢?
我才要退步的,沒想到,啪啪幾聲,將亂爬的蟋蟀踩死幾隻。
惡魔的臉色好恐怖啊,像要吃了我一樣狠瞪着。
我心裏暗叫不好,欲放說伸手不打笑臉人,當然是努力地扯出笑了,絕不是難看的哦,本小姐怎麼笑都是漂亮的。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拿個盤子,卻不小心砸到你的蟋蟀了。」
「那這呢?」
陰沉的眼神狠看着。
「那個啊,呵呵,呵呵,是它們不小心爬到我腳下的。」
趕緊將鞋邊的踢遠些。
千萬不要生氣啊,不過只是幾隻小東西嗎?
我賠給你不好嗎?
看得人家小心肝怕怕的。
「單于,不必生氣,輸了就是輸了。」
暗夜樂呵呵地笑,手一收,那蟋蟀就乖乖地回到了杯中,哦,我知道了,他們是用內力在打鬥,怪不得那小東西那麼神勇,那我不是,不是破了他的功嗎?
還踩死他的東西,臉不要那麼黑嘛,又不是包公。
「是啊,輸了就算了,不過是幾隻蟋蟀,沒什麼好心疼的。」
「不過是幾隻。」
他氣得要吐血一樣:「你知不知道輸了一隻多少錢?」
我用力地搖搖頭:「不知道,這東西不值錢的,我幫你出了。」
大路上草叢裡,那裡沒有來着。
「你幫我出,我看你就算賣身,賣到你十輩子也賣不完,一隻蟋蟀是十萬兩黃金,一共是十隻,你總計欠我一百兩黃金,加下你踩死的,一隻一百萬黃金,你一共欠我一千一百萬兩。」
他不知從那裡取出一把小算盤,啪啪地就給我算出了,還真快耶,不過,我口算也算出來了,不過是一千一百萬嗎?
都是整數,很好算的。
「媽喲。」
我跳了起來:「你這蟋蟀是鑲金還是鑲鑽啊,這小小的一隻竟是一千萬兩,小姐我賣了也才六十兩。」
「你值什麼價錢?」
他眼裡除了不屑還是不屑:「馮小妮,你死定了。」
「不要啦。」
我嗚嗚地往那帥哥靠過去,我可是都為了你,你不是白痴就得感激我。
「算了,不過是百萬兩黃金而已,小意思一件,只是難得單于今次敗了下來,我心裏高興得緊。」
嗚,帥哥,你不要再火上澆油了,我都要給瞪穿了。
「馮小妮,都是你害的,我惡魔的臉全讓你丟光了。」
他氣得頭都要冒煙了。
那個,還不是你硬扯着人家來的,我又沒說過要給你爭氣的。
暗夜帥哥拍拍我的肩:「莫怕,可愛的小丫頭,你家主子生氣了。」
我有眼睛看啊,可是怒氣我不要承受啊。
我伸出手:「對不起了,惡魔,這樣吧,我來和暗夜比一場,要是我輸了,我就去投河自盡。」
嗚,很大的犧牲了,聽說投水的人,身體浮腫難看。
暗夜帥哥來了精神:「哦,小丫頭,你想和我比什麼?」
貌似他們有什麼神力一樣,我對這的什麼古琴古箏的一無所知,和柳依依的才藝上,我明白自已沒人欣賞,自然不會比那個了,眼睛溜了溜看到惡魔桌上的杯子,有了,我眼一亮。
「我們就比賽敲杯子,誰敲得好聽,誰就贏。」
說不定他會看上我的才華,繼而就將我要了過去,做個小妾也是可以的。
很是怪異一樣,他點點頭:「好啊。」
「嗯,那你先來。」
先來的容易吃虧,他要是有能奈敲到仙樂飄飄,那我就自認失敗了。
暗夜瞧了我一眼,不作聲,拿了根筷子,在杯子上猛地敲着,只是都是一味的「鐺鐺」時大時小,卻是乏味得很。
「小丫頭,我倒是瞧你能不能敲來什麼天樂來。」
他挑逗地看着我,真是帥得沒話說啊,要不是頭髮給人背後扯着,弄痛了頭皮,我一定沉迷下去不醒了。
倒了些水有些多,有些少的,幾個杯子依順序擺好,拿起兩根筷子試音,慢慢地抓住了那節奏感,這才放開一節,兩手揮舞地敲將起來。
幸好我以前為了追了個音樂系的男生,留意了不少關於這些方面的事,人沒追到,手藝倒是學了不少,沒想么還是有用的,今天終於又可以用來泡帥哥了。
輕快平和的一曲敲下來,他兩個完全是震驚了,我得意的扔下筷子:「怎麼樣,很好吧,我可不是吹的,我當初還差點就將那男生泡上手,要不是死花缺,我現在也不用到這裡來。」
有了美男,我還尋什麼珠寶啊,美男的。
「好。」
暗夜拍着手:「真是神乎神微。」
我是不明白他什麼意思了,不過看他的表情就不像是在罵我啦,一高興我又撿了筷子敲起來,讓他們聽得夠,邊敲還邊唱:「萬水千山總是情,風也好,水也好,白雲、、、、」
我一邊偷眼看着惡魔,他的臉忽然大變,抓住我的手:「時間多了,快走。」
嘎,什麼時間到了,走什麼啊,難道是午夜魔法嗎?
難道他們是那個東東,表嚇我啊,我怕鬼的。
死也不敢跟他走,誰知是不是要去他的墳里,一手抱了中間的船柱,害怕地叫:「不要去,我不要去。」
「你真不怕。」
他放下我的手,指指後面:「你看。」
有什麼好怕的嗎?
我回頭一看,媽媽喲,趕緊舍柱子,而緊緊地跳上惡魔的身,四肢纏着他,那個,那個帥哥竟然慢慢地變成了狼,好可怕,狼身,人面的,雙眼依舊緊瞪着我。
表嚇我啊,我沒有逼你變的,不關我事的,嗚,哭死,那麼帥的人,怎麼會是個狼人呢,而且又還男女通吃,不是我說,暗夜,你就算是相一千次的親,都會失敗的,這下,連我也看不上你了,嗚,不要。
一身金色的皮毛像是上等的好料般,他狼腳站了起來,居然差不多一米九的,嚇得我將頭縮得更緊了,狼人,狼人,這是什麼國度啊,我寧願穿越到某某王朝去做王妃,或是皇后,小說上的都是這樣的。
(作者:你想得美)
他往前一走近,我更是不敢看了,催促着那個死惡魔:「快走,快走,我好害怕。」
「你不是說要做人家的情婦嗎?」
「我,我是說笑的,不要啦。」
嗚,那狼人的氣息就在我的腦後了,惡魔兄弟,你不怕我怕啊。
「可我當真了。」
他一手就將我扯了下來,重重地將我丟在一處的角落:「我有沒有說過很喜歡欺負你。」
痛痛痛啊:「說過,說過。」
誰帶我來的就要負責帶我回去。
「那你就在這裡好好看着吧,現在應該知道夜為什麼成了十八次親都失敗了吧,你,馮小妮,惹到我了,所以你就死定了。」
他可惡地笑着,大步以走了出去。
不是吧,他是不是男人啊,怎麼可以這麼小氣啊,不要啦,我錯了,你回來救我吧!
「不要過來了。」
我大叫着。
「你這個狼人,色狼,不能靠近我,要不我,我就」手指摸啊摸,居然還讓我摸到一件東西,拿了起來:「我就用這個砸死你。」
狼人笑着,臉是很帥,可是身子,我好怕。
「你還真是大膽,連我的赤練蛇,你敢去拿。」
嘎,什麼,蛇,我順眼一看,還真是一條吐着火紅信子的蛇,嚇得連丟的力氣都沒有了,如我所願,我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