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男人不低頭
男人不低頭 連載中

男人不低頭

來源:google 作者:許安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許安彤 都市小說 陳重

男人有淚不輕彈,人到中年萬事休三十五歲的陳重,遭兄弟暗算,身陷囹圄,公司破產,嬌妻出軌利益驅使下,趨之若鶩的人們面目猙獰絕望中,我揚帆起航,攪動商海風雲,掀起驚濤駭浪,鑄就一代商業傳奇展開

《男人不低頭》章節試讀:

房車內,所有偵查設備一應既全。

以前,這種場景,我只在電影里看過,看來真的是藝術源於生活,現實中真的有這樣的人,在做着這樣的事情。

這些電腦設備、照相機、各種攝像頭,錄音設備,還有一些雜七雜八,我不認識的電子產品,琳琅滿目的堆砌在房車內。

這些傢伙,靠着這個灰色產業,竟然發家致富,不愁吃穿。

這輛房車價格不菲。

再加上這些設備,沒有電點錢,根本幹不成。

”嘿嘿! ”一個紅頭髮的捲毛,發出陣陣邪惡的笑聲。

”哇!這小子真生猛! ”

圍在筆記本電腦旁的,還有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我不認識,只知道,趙莽一直喊他齙牙。

年輕人也是張嘴一笑,漏出一顆尺寸有些誇張,特別大的齙牙。

看到那顆齙牙,我有點噁心。

齙牙高呼: ”我去!這小子是不是吃藥了! ”

一旁的紅頭髮捲毛,看的不亦樂乎,隨口說道: ”豈止是嗑藥,這種高難度動作,都敢玩! ”

紅髮捲毛,齙牙兩個人的腦袋,幾乎把筆記本的屏幕堵死了。

我湊過去,眼前的畫面有些晃動,看樣子不是在床上,而是在衛生間的洗漱台。

畫面十分清晰,那個卑劣男人的容貌,印在了我的腦海。

是他!

就是這個傢伙嗎?

我攥緊了拳頭,指甲摳進手掌心,滲出一絲血。

衛生間洗漱台上,那個女孩子的臉,我卻看不清楚。

”都他媽的閃開! ”我惡狠狠的罵道。

”陳總! ”

”陳哥! ”

齙牙和紅髮捲毛趕緊站起來,讓出了整個筆記本電腦的屏幕。

趙莽拿着手機,搗鼓了一下。

”啊! ”

”快點! ”

筆記本電腦,盡然還有聲音!

趙莽似乎很得意,搖着腦袋, ”陳總,這是帶錄音功能的攝像頭!手機有APP可以操作,可以拉近鏡頭,切換角度和廣度! ”

筆記本電腦屏幕中,洗漱台上的那個女人,只露着半張臉,我辨認不出來,她是不是許安彤。

只是,那頭髮的顏色和**浪的時尚造型,我感覺,她就是許安彤。

”鏡頭拉近! ”

我沉聲說道。

趙莽不為所動,嘴裏叼着煙, ”切換鏡頭廣度,一次一千元! ”

我像一隻豹子,猛地竄起來。

我順手拿出魔都會所自助餐廳,取來的剔肉刀。

咔嚓一聲!

鋒利的刀身,刺進了桌子。

”鏡頭拉近,讓我看清楚,那個婊子的臉! ”

紅髮捲毛上前,拉住我的胳膊, ”陳總,別發火,你要殺的是那對狗男女!別傷害無辜啊! ”

這群勢力小人,垃圾私家偵探公司,這個時候,還跟我談價錢。

”惹惱了我!老子雞犬不留! ”

我對着趙莽喊: ”快點! ”

趙莽無可奈何,知道我現在情緒激動。

軟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我現在就是不要命的亡命之徒,趙莽固然是一個小痞子,他怕死!

但是現在的我,不怕死!

鏡頭一點一點拉近,角度也在切換。

慢慢的!

慢慢的!

我目不轉睛,沒有一絲放鬆,看到的會不是,許安彤那張厭惡的臉。

許安彤,枉我對你寵愛備至。

鏡頭的角度終於切換過來,畫面一陣抖動。

我的心涼了!

猶如墜入萬年冰窟。

那個女人,熟悉的臉龐,熟悉的髮型,好像就是許安彤。

”怎麼回事? ”看着抖動的畫面,我一臉鐵青的問趙莽,我需要最後的確認。

趙莽擺弄着手機, ”房車內信號不好,有屏蔽,齙牙,去把房車的門打開! ”

齙牙一把推開房車的門。

果然。

也就是幾秒鐘的時間,畫面十分清晰,沒有絲毫干擾和抖動。

我瞪大了眼睛,心砰砰砰的狂跳。

”葉梅! ”

我大聲呼喊。

在八零八的大床房,衛生間洗漱台上,那對顛鸞倒鳳的男女,男的我不認識,女的不是許安彤,而是許安彤的閨蜜葉梅。

趙莽也湊了過來,眼神十分意外,眉毛擰在一起,一臉的狐疑表情。

”陳總,這,這不是你老婆許安彤啊! ”

趙莽撓撓頭, ”我勒個去!不對啊,許安彤就在會所,沒出來過! ”

葉梅跟那個男人似乎很有激情,兩個人說的話,齷齪骯髒不堪,我聽了不但頭皮發麻,腳心都一陣一陣痒痒。

”人家……人家好愛你啊! ”

那個一米八幾的男人咧嘴一笑, ”梅梅,你真好,皮膚好光滑。 ”

一旁的齙牙則是齜牙咧嘴, ”這個女的太風情了,一定是風月高手!看她那股勁! ”

葉梅可是情場高手了,據我所知,葉梅一年交往的男人有很多,聽許安彤說,**對於葉梅來說,簡直是家常便飯。

”關了聲音! ”我實在是受不了這種打情罵俏的話。

正常男女關係的人,沒幾個人會說這樣的話。

趙莽操作着手機,關了聲音,看着我, ”陳總,你那麼有錢,可以跟許安彤離婚,或者不離婚,找一個純情妹子,這年月,只要有錢…… ”

”你閉嘴! ”我指着趙莽的鼻子, ”再胡說,我撕爛了你的嘴!你把我陳重,當成什麼人了! ”

我後悔,後悔讓許安彤跟着這樣的人為伍。

如果我及時勸阻,也許許安彤不會出軌。

沒有看到許安彤出軌,難道?

難道是我多心了?

許安彤很守婦道,只是那個葉梅和鄭佳琪成了失足女人?

一直沒說話的紅髮捲毛嘟囔道: ”哎!本以為是一場激情大戰,看樣子是沒戲了! ”

”看看鄭佳琪到了沒? ”趙莽對站在另外一台電腦前的齙牙說。

齙牙看着電腦屏幕上閃爍的紅點,那個紅點的軌跡已經偏離了魔都會所。

”鄭佳琪好像不是來這裡,現在已經到了海州市的火車站,看樣子不是出門,就是接人! ”

”這個魔都會所有後門嗎? ”我問趙莽。

”有! ”

趙莽說: ”而且不止一個! ”

這種高檔的會所,最少有一個後門,這點,我當然清楚。

談生意,我也經常來這些地方,有的時候為了掩人耳目,就會從後門,或者偏門進入。

許安彤很有可能是從其他的門走了。

”其他的門,有監控嗎? ”我看了一眼電腦屏幕,地圖上靜止的紅點,如果這個人真的是鄭佳琪,她現在的位置真的是在火車站附近。

趙莽撇撇嘴,很無奈, ”陳總,我們當時追蹤到這裡,本以為,這些人就是來開房的!後門和側門都沒顧上安裝設備。 ”

我長舒一口氣,凡事都要向著好的方向去想,很可能,許安彤真的是為了銀行的業績談生意,是我多慮了。

許安彤是一個愛錢的女人,這不可否認。

也許是我攤上了官司,她對我的未來看不到希望,所以才跟我離婚吧。

我陳重,是那麼容易倒下的嗎?

要真的只因為錢,我就心安理得多了。

誰不愛錢呢?

包括我自己,我成立公司,努力奮鬥,為的不就是錢嗎?

從小的苦日子,我真的是窮怕了。

如果不是家裡沒錢,耽誤了病情,我的母親也不會在生下妹妹陳馨之後,撒手人寰。

這都是因為窮啊!

這伙私家偵探調查了很長時間,除了一些照片之外,也沒拿出什麼證據,證明許安彤婚內出軌。

我懷疑這些人,在拖延時間,為的是賺更多的錢。

”近段時間,有新的證據嗎? ”我拍了拍范思哲西裝上的灰塵,突然看了趙莽一眼。

趙莽搖搖頭, ”沒有! ”

”許安彤都去哪裡? ”

趙莽回憶道: ”上班,去學校,開車去郊遊!出差!再就是回你家裡。 ”

”就這些?! ”

我蹙眉道: ”我花了十幾萬,請你們這些人,你們就給我這麼做事?許安彤上周出差走了三天,你們跟蹤沒? ”

趙莽收起手機, ”沒有!陳總,機票酒店費用太高,來回好幾萬,我們玩不起啊! ”

”切!哈哈…… ”我笑了, ”給你們一周的時間,如果找不到許安彤出軌的證據,都滾蛋! ”

趙莽彎着腰,遞過來一根煙, ”陳總,別上火,消消氣! ”

我沒有接趙莽遞過來的香煙。

拿出我的精品利群,遞給趙莽一支, ”就一周時間! ”

”陳總,稍安勿躁,這種事情,需要機會! ”趙莽雙手接過煙,快速的拿出打火機,給我把煙點上。

齙牙指着筆記本電腦屏幕,興奮的喊道: ”陳總,你老婆進入八零八房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