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沐少追妻別想逃
沐少追妻別想逃 連載中

沐少追妻別想逃

來源:google 作者:田幀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傅夜七微 田幀 霸道總裁

這一年,世族沐家之沐老夫人親自提親,點名要孫媳婦:傅夜七結婚2年,因為丈夫不肯歸國,夫妻一共見過1次,直到第3個結婚紀念日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妻子竟國色天香,但……「給自己丈夫下藥?」他鷹眸一眯,涼薄中一絲探究:「對自己沒信心?」那一夜,深中蠱毒,只是他的深情始終不真切以為她永遠走不進他心裏時,他卻說:「若我中過她人的毒,你就是唯一的解藥」...展開

《沐少追妻別想逃》章節試讀:

  夜七隨着蘇曜外訪,因為私事耽擱了會兒,落了單,這會兒還在返回的計程車上。

  車子到了單位大門前,雨點打得車窗噼啪作響,她沒有傘,下了車到門口這段只能淋雨。

  護着公文幾步跑進門口的屋檐下,可身上還是**不少,鞋子也灌了水。

  「你怎麼淋成這樣?」正低頭拍打褲腿,頭頂傳來蘇曜的不滿。

  抬頭見他皺了眉,夜七隻笑了一下:「沒事,淋了兩步。」

  卻見他沉着臉拿了她手裡的公文包,轉手遞給秘書:「送回她辦公室。」

  夜七沒來得及說話,秘書已經一鞠躬,急急的的進去了。

  「把外套脫了。」蘇曜對着她:「我送你回去。」

  說著,作勢把自己的大衣給她裹上。

  夜七擺了擺手:「就**一點,沒事……」

  「以前你不跟我這麼見外。」他不悅的把話接了過去,等着她把**的外套脫下來。

  夜七終究抿了唇,卻遲疑着,她脖頸間隱約的青紫還沒好,外套一脫,就能看見。

  「咯吱!」嘈雜的雨聲里,沐寒聲的車在外交部戛然停住,漸起水花蕩漾,也吸引了單位門口的兩人。

  他怎麼會來?

  車門打開,昂貴的皮鞋穩穩的踩進雨水裡,一手撐了黑傘從車上下來。

  沐寒聲徑直朝她走來,目光卻掃了一旁的蘇曜一秒。

  進了檐下,沐寒聲收了傘,低垂的視線打在她身上,抬手撣去她發梢的水滴,嗓音溫醇,「怎麼淋雨了?」

  他忽來的溫柔讓夜七低了眉,語氣卻有些疏離:「不礙事。」

  沐寒聲見狀什麼也沒說,只是扭頭看向一旁的男人,黑曜般的眼深如古潭,凌然一句:「這應該就是蘇部長了?」

  蘇曜不是第一次見沐寒聲,但這麼近,是頭一次。

  都說沐寒聲是天生的王者,的確不是謬讚。

  「蘇曜。」蘇曜聲音一直這麼好聽,伸手謙和的一句:「久仰沐總大名。」

  沐寒聲低眉,也伸了手:「過去因為沐某在國外,承蒙部長對夜七照顧有加,沐某很感激。」

  說得客套,也凌冷。

  那意思就是——以後他回來了,傅夜七就不用他照顧了。

  蘇曜只淡然一抿唇,一時只是看着她,不接話。

  其實他多想說「你若照顧不好她,就放手。」

  不知是不是夜七的錯覺,她總覺得沐寒聲和蘇曜之間有莫名的敵意。

  可是,他們明明不認識。

  說實話,蘇曜雖溫和,但他身上那股穩重謙和,少有人能及。

  可一身考究西裝的沐寒聲高了他幾寸,就是覺得比蘇曜有氣魄。

  那種優勢,大概來自於他在商場縱橫捭擱多年的沉澱吧?

  「走吧!」思緒之間,沐寒聲的話柔和響在耳邊,有力的手臂攬了她。

  她回神,倉促的與蘇曜道別。

  走進雨里,任他攬着,雨水一滴都未落到她身上。

  只是地下積水太深,她的鞋子再度灌水,但她一言不發。

  上車時沐寒聲才注意到她穿了淺口的皮鞋。

  他盯着她白皙的腳背頓了兩秒,下一瞬眉頭就蹙了起來,全**?

  他故意沒說話,就想看她會不會主動說出來,還是打算像胃痛一樣忍一路,繼續把自己當外人。

  結果,車子開出去了老遠,她還安靜的坐着。

  素白的雙手輕輕搭在腿側,小臉轉向窗外,淡然得很,根本沒表現絲毫不適。

  沐寒聲臉色沉了點,忽然伸手打開前后座間的隔屏。

  這一動作引得夜七轉頭看了他,他是想跟她談事情不想讓古楊聽到么?

  見了她轉過頭,沐寒聲以為她會說了。

  可等了好一會兒,還是沒聽她說話,他只好抬眼看着她,問:「胃還疼?」

  夜七愣了一下,以為他會問問關於蘇曜的事,沒想他會問這個。

  片刻才搖了搖頭:「沒事了。」

  之後,車裡又陷入了安靜,這讓沐寒聲皺了眉。

  他本就不是一個人主動的人,從不與人刻意找話題。

  但是想到她的經歷和脾氣,他閉了閉眼壓抑脾氣看着她:「外套不是**么?脫下來。」

  夜七聞言蹙了一下眉,剛想要拒絕,他卻靠近了打算親自動手。

  她旁邊躲了躲,見他眸色一冷。

  她突然就想起了昨晚的事情,昨晚他都替她洗身子了,還有什麼好彆扭?

  於是就將外套脫了下來,搭在膝上。

  沐寒聲停在她脖頸之間的目光變了變,溫和之餘也明了,難怪她在單位門口那麼糾結。

  「下次我盡量溫柔些。」他冷不丁說了一句。

  隨後就將自己身上的大衣脫了下來,裹在她身上,強勢的目光,不容她反抗。

  因為他的話,夜七略顯尷尬低眉,也不說謝。

  他對她明明無情,卻又溫柔。

  回來兩天,他的主動顯而易見。

  她卻忽然看不明白了,也就更不願靠近。

  反正只是給奶奶生個孩子而已,不必非得相愛。

  想罷,夜七斟酌了一會兒,才低婉的開口:「沐先生。」

  沐先生?

  這極其見外的稱呼,讓沐寒聲沉臉皺眉。

  倒想聽聽她要說什麼,至於這麼見外?

《沐少追妻別想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