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暮邊客棧
暮邊客棧 連載中

暮邊客棧

來源:google 作者:北岸思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九 現代言情 蘇清淺

世人都想長生不老,卻不知長生不老的神魔也和凡人一樣,擁有着世俗的情感而在六界之中,有這麼一個地方,對眾生開放,在那裡,一切你想要的東西都可以被明碼標價當日暮西沉,在那霞光最耀眼之處,有一扇門緩緩開啟,你會聽見耳邊響起一種古老而奇異的聲音,那是暮邊客棧在召喚你展開

《暮邊客棧》章節試讀:

  幸好,小仙鶴跟着蘇清淺的時間不短了,知道她最不喜歡拖延,愣是拖着那女子很迅速的洗漱完回來了。

  這會兒女子除了眼睛還有幾分紅腫,神情已經淡然了許多,終於又在蘇清淺的對面坐下,清清嗓子,繼續了她的故事。

  原來她的故事還真不像蘇清淺平時聽的戲文那般只是普通的男女情事。頗有幾分周折。

  陳小姑娘那一年離開了楚館,獨自孤身上路去了江南,可惜從未出過遠門的她還未行至江北一帶,身上的錢財就盡被黑心的船家騙了去,一看她沒了錢財,又把小姑娘隨便扔在了某一個江邊小酒樓里。

  餓了好幾天的小姑娘很快淪落至乞丐,幾次因為美貌而遇險,甚至差點再次淪落風塵。辛虧小姑娘心中還牢記着娘親,才不至於屈服委身於富商之流。還好,江湖有俠客,在一次躲避壞人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年級相彷彿的富家公子,看她年紀小起了可憐的心思,給了她一些錢財,這才支撐着她度過了後面的漫漫長路。

  原本以為這只是一次巧遇,誰知道卻造就了後來理也理不清,說也說不明的情債。

  話說這姑娘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終於到了江南,幾番打聽之下,才找到了江南陳家。

  可是當年的陳家乃是地方上的大族,看門的護衛看她一身髒兮兮的衣服,只以為是哪裡來的流民,更別提讓她踏進陳家的大門。即便她再三懇求,依舊不得與那陳懷仁想見一面。

  因為實在沒有多餘的錢財再賄賂護衛,她只好在惠安府外的城郊找了個小酒樓做些雜活,暫時住了下來。空的時候就去陳家門口蹲守,想看看有沒有機會溜進去。

  這樣又過了半年多,不知為何,外面突然還是瘋傳陳家家主在外有個私生女的事情,陳家乃是當地望族,治家甚嚴,哪裡容得下這樣的事情,很快,就有人找到了陳小姑娘,要求她離開惠安府,更是不許她再靠近陳府一步。同時也答應給她一大筆銀子,讓她回去為她的母親贖身。

  原本她也並不奢求做什麼陳家的小姐,從小在風塵中長大的她極會看人眼色,既然拿了銀子,她也不再做過多的糾纏,就這樣準備離開了。

  為了以防萬一,她只給自己置辦了一套極為普通的粗布衣服,然後將剩下的銀子存入了錢行中,票據貼身收藏。

  可是世事總是不盡如人意,就在她打算動身的那天,陳家即將出嫁京都的小姐突然就不知為何暴斃身亡,而要出嫁的夫家卻是京城二皇子,雖然只是一個妾室,可是皇室卻是陳家得罪不起的存在。

  更是離奇的是,陳家家主四十有二,竟然只有這唯一的一個女兒,且年歲與陳小姑娘竟是彷彿,前後只差不到一個月。

  於是事情就順理成章,陳家的人再次找到了小姑娘,希望她可以作為陳家女,代替原本要出嫁的陳家嫡出大小姐陳婉瑩成為二皇子的妾室,並且答應她,只要她出嫁,就立刻接回遠在望京的她的親娘,並且姓名納入陳家家譜,為陳家家主平妻,百年後享陳家宗廟祠堂香火。

  自從陳小姑娘入住陳家的那一天起,便換下了粗布的衣服,着錦繡羅衣,身邊更是配上了數十名丫鬟嬤嬤,被陳家上下稱作大小姐,行走坐卧皆有專人服侍,幸好她幼年時被媽媽請專人教養,琴棋書畫皆是通了幾分,雖然胸中沒有溝壑,但陳家奉行女子無才便是德,所以她與那真正的陳大小姐也沒有幾分差別。

  就這樣,數十天之後,陳家鋪起十里紅妝,派了百十餘人隨行護衛她入京師。

  北上的路與她南下時一般無二,不同的是這時的她身邊已有數百人圍繞,行走坐卧皆不如從前。一時之間,年幼的她當真以為自己與從前再無不同。

  誰知到了京師,見到二皇子那一晚,才知道那人竟是當日施與她援手的那人。

  當日夜裡,二皇子酒醉,**之間,並未認出她便是當日那個髒兮兮的小姑娘,而她在驚慌之餘,卻對這個幫助過她,又眉眼英俊的少年許了幾分芳心。

  但是她的夫君是皇子,身為皇家人最重要的便是眼力,第二日晚上,二皇子特意又來了她的房間,在一番**之後,不經意間提起來這個話題。

  幸好她已經思索了一日,胸中也已有了答案,只說自己與家人外出遊玩,一時走失,幸得他的援手,又拿出一枚柳葉合心的瓔珞相贈,說是趕製出來的謝禮。

  她原本就是漂亮的姑娘,眉眼間自有一片溫柔,一番訴說之後,倒是又得了二皇子的三分憐惜。

  時間久了,每逢二皇子煩悶之時,都會到她這裡坐坐,而她則是拿出琴棋書畫的技藝,時時屈意迎合。

  二個月之後,她被提為夫人,又過了大半年,升為側妃。而她也悄悄的找了機會給陳家捎去消息,將身世作假之事告知,並詢問母親消息。

  陳家的回信上則說,她母親早已平安接至惠安城。

  就在這個時候,府中爭寵之勢日盛,她身在側妃之位,更不似從前清閑,要時時提防着別人的算計。得知母親近況後,更是無心無力再去顧及。

  在一次爭寵事件中,她救下了一個為她挺身而出的小丫頭,那丫頭神色間的倔強像極了從前的她,又因她有大義,陳姑娘便將她帶在了身邊,之後數年,她深得陳姑娘的信任。更是數次替她去陳府看望她的母親,帶回信物。

  陳姑娘在皇子府一呆就是八年,二十歲那年,她終於懷上了自己的孩子,按規矩,她是側妃,在懷孕四月之後,便有資格接娘家的母親過來隨身照料。

  這時的她已經八年未曾見過她的母親了,於是迫不及待的給陳家去了信,更是派了身邊的親信,讓他們速速去將母親接來同住。

  可是幾個月後,她見到的卻是陳家大夫人。大夫人說,她的母親突然身患疾病無法同行,如今她過來照料,也是她母親所託,且她既成了陳婉瑩,便更是應該由她來照料,她如今已懷孕六個月,再過四個月,就將生產,若是生下小皇子,那她和陳家的未來,就都將有了依靠。

  在她的幾番勸說之下,陳姑娘暫時放下了想要急切見到母親的那一顆心,只是這時的陳姑娘身在皇子府多年,也早已不是當年好騙的小姑娘了。她並不相信母親就恰好會在這時患疾,決定再次派人去惠安確認母親的安好。

  從前她都只是派身邊的人去,可是身邊的人也都是陳府的人,未必就十成十的說了真話。要不是那一封封字跡與母親一般無二的書信,她也不會輕易相信。

  趁着三月三出城祈福的日子,她悄悄買通了一個小和尚,只說自己從前在陳府的丫鬟病重,自己不好出面,因而托他去送些物件,順便打聽一下陳府如今的情況。

  小和尚是個機靈的人,也不問其他,收下東西,就立刻表示會動身去江南。

  幾個月後,她真的生下來一個男孩子,排名第六,取名林浩宇,在府中風頭一時無兩。

  等陳府夫人與眾人已然迴轉之後,又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她才再次找到一個機會出城去上香。

  也就是那一天,她聽到了一個讓她不敢置信的消息。

  陳府的家主只有一個夫人,從來就沒有什麼平妻,只是聽說七年前,陳府家主曾經派人從外面接進一個青樓女子,納為側室夫人,也未曾聽說十分受寵,反而因為特殊的身份,受到陳家上下的瞧不起,上至夫人,下至奴僕,均是沒有把她當做正經主子來看。

  後來沒多久,就聽說她因病去世了,陳家族中眾人因覺得她是不潔之身,均是不同意她入祖墳祠堂,最後陳家主還算有幾分情義,也不知是不是忌憚尚在京城皇子府且頗為受寵的她,最終雖未入族譜祠堂,卻埋入了祖墳。

  她已經不知道那一日她是如何回到府中的了,彷彿幼年的一切悉數在她眼前重演,她想到那個為她付出了半生,最終可能鬱鬱而終甚至被人加害而死的女人,心中痛處難當,又因產後不足一年,竟是嘔血昏厥。

  自那時開始,她的身體與神智都大不如前,皇子畢竟是皇子,並不缺女人,她很快就不如從前那般受寵,好在看在孩子的份上,一個月中二皇子總還是會有幾天到她房裡坐坐,而她渾渾噩噩,失神落魄,二皇子再不得近過她的身。

  就在這個時候,她唯一的兒子,因為一場傷寒,竟然就這樣夭折了,最終被她發現,是由於某位剛有盛寵的妾室所為。

  一時氣憤絕望交加之下,她帶着人闖入了那侍妾的房間,當場用鶴頂紅了結了那女子的性命,然後一下子癱坐在地上,再也坐不起來,又哭又笑,形同瘋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