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魔醫神女
魔醫神女 連載中

魔醫神女

來源:google 作者:白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安和 夜凌

22世紀特種部隊隊長+毒脈傳人夜凌居然穿越成了「魔女」!爹爹不疼,姐姐搶婚,曾經心愛的人卻喜歡自己的姐姐?!呵,正合我意!手撕渣男,打那些看不起自己人到了臉!「原來的夜凌已經死了!」老子可不會任由你們欺負,等着!跟老子玩毒?再輪迴幾輩子吧!惹上冷麵殿下,誒?不對啊,這個拚命爬我床的男人哪裡冷麵?!「凌兒,此生為你不娶」某男撒嬌道不對啊,劇本不是這麼寫的啊喂!本以為此生就這麼草草地過,原來前面都只是為了被他愛的鋪墊展開

《魔醫神女》章節試讀:

君安和意識到自己有些逾越,放開了手。「抱歉,我……失禮。我是君家的……朋友,額,我受邀進皇宮參觀。」

夜凌半信半疑,抬頭看了看天,天色不早,這七皇子應該是找不到了,「我該回去了,改日再來找七皇子。告辭。」

君安和微楞,點點頭。

————

夜家

夜凌剛進門,便被夜豐樺攔住,「跪下!」

夜凌雙手環胸,「怎麼?我剛從皇宮回來,熱茶都沒喝一口,父親就這麼著急找茬。」

夜豐樺握緊拳頭,「你個不孝女!你進皇宮幹了什麼你自己清楚!」

「父親這說的哪裡話,我進皇宮陪 姑 母 說話,幹什麼了?」夜凌將姑母兩字咬的極重。

「別拿你姑母說事!抗旨,你好大的膽子。你想死,我夜家不想。」夜豐樺氣急了,真想掐死這個女兒。

「抗旨?有嗎?我不過想讓婚事延緩,好讓我與七殿下多多相識,何談抗旨一說。」夜凌一句話說噎了夜豐樺,夜凌見夜豐樺愣在原地,「父親還有事嗎?無事我就回去了。」

就算夜豐樺不讓她回去她也不會聽,她可是魔女,怎麼可能你好他好大家好。

夜凌走在內宅的一條小路上,身邊沒有下人跟着,又迷了路。她有些煩躁,前世她在特種部隊專門訓練這一項,重生後跟沒學過一樣。

迎面走來一個女孩子,一身紅衣,咋咋呼呼的。這是她的四妹妹,夜詩漸。她的性子與夜凌極像,不過是個庶女,姨娘曲雲琴所生,曲家是商戶,南淵國最大的商戶,手中握着南淵商脈。夜凌與夜詩漸打小一起長大,性子自然而言有幾分相似。

「三姐姐,聽說你沒嫁給那個君雲致,你知道我多高興嗎。」夜詩漸撲到夜凌懷裡,用柔軟的髮絲蹭了蹭夜凌的臉龐。

「當初是我眼瞎,現在眼睛長回來,自然不會嫁他。」夜凌輕撫她的後腦勺,有人從遠處走來,輕哼一聲,夜詩漸看過去,是二小姐夜溫。

夜溫面帶笑容,「三妹妹回來了,姐姐知道你記恨姐姐搶你的夫君。男人三妻四妾人之常態,古往今來有多少王爺妻妾一起過門,妹妹要見怪不怪。」夜溫將這件事情的責任推給了夜凌,暗地裡說夜凌小心眼。

夜詩漸拳握緊,準備替夜凌說理,被夜凌攔住,將她向身後拉去。

夜凌冷哼一聲,「二姐姐誤會了,一個廢子罷了,怎麼會因為他破壞我們的姐妹情。現在我的未婚夫婿是七殿下君安和,二姐姐不要記錯了,哦對了,姐姐不會不知道我是皇上親封的臨玦公主吧,見我都不下跪行禮,就是你夜二小姐的教養么?」

夜溫起的牙咯吱咯吱作響,早知道五皇子會被廢,說什麼她都不會嫁。現在被夜凌這個小賤人壓了一頭,來日我會讓你百倍奉還!她握緊拳頭,跪下行禮,「臣女夜溫,拜見臨玦公主,公主千歲千千歲。」

「溫兒,給這個小賤人下跪做什麼?」夜豐樺氣到發抖,這個小賤人得寸進尺。

「呦,父親來了。」夜凌似笑非笑看着夜豐樺,眼中透着危險。

夜豐樺黑着臉,「孽障,她是你姐姐,回府之後非但不行禮,還敢讓你姐姐下跪,你倒是說說,還有什麼是你不敢做的?」

夜凌一臉茫然,「父親您在說什麼?我是皇上親封的公主,所以才讓姐姐下跪。父親的意思是,姐姐能跟陛下平起平坐,不用行跪拜禮?還是有父親在,皇上算老幾?」

「混賬!」夜豐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這個女兒雖說張揚跋扈,但第一次說出這種話。「父母再大,也大不過天子。天子在上,你怎麼敢說這種話。」

夜凌聳聳肩,「可是,父親剛才的意思,不是就是您大過天子。這天下怕是以後要姓夜,夜世如何?」

夜詩漸心裏笑開了花,三姐姐何時這麼伶牙俐齒,不過她喜歡。夜豐樺只喜歡二姐姐夜溫,全府上下都知道。對其他兒女不管不問,夜豐樺為了培養一代皇后,誰料夜溫與五殿下摻和一起,君雲致如今連皇子都不算。

「夜家主,好大的盛氣,想成立夜世?問過我泠家嗎。」泠青青緩緩走過來,端莊優雅,只給了夜豐樺一記眼刀。

「母親。」夜凌連帶着夜詩漸一起撲到泠青青懷裡。

泠青青笑着摸了兩個丫頭的小腦袋,「真乖。」

「青青,我……我不是這個意思。別聽這個小賤人……凌兒瞎說。」夜豐樺這句「小賤人」脫口而出。

泠青青冷笑,「小賤人?夜家主真是威風,怎麼我生的那個女兒是小賤人,那我這個娘恐怕也是一個賤人。竟然我們娘倆都是賤人,這夜家,我們怕是待不下。」泠京手握成拳,聲音不自覺大起來。

夜豐樺慌了,要是泠青青離開,必定會帶着他的大女兒,大兒子,沒了泠家的庇護,這夜家遲早得完。這曲雲琴又與泠青青相好,曲姨娘必定會伴隨離開,夜家的財產將會不翼而飛。

「青青,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夜豐樺想伸手拉泠青青,被她避開了。

「臣女夜凌,告別 夜 世 陛 下 。」夜凌擋在泠京面前,「陛下不必相送。」

「你!青青,青青,你聽我說。」夜豐樺不想跟夜凌說話,他覺得這個三女兒腦子有問題。

「夜家主,好自為之。」泠青青這次是鐵了心想要離開,嫁給夜豐樺本不是她的心意,為了家族聯姻她被迫進這夜府,她對夜豐樺一絲情感都沒有。現在姐姐已經成為皇后,這夜家也是可棄。

夜詩漸看傻眼,她輕拉夜凌的衣袖。夜凌輕拍她的手,附在耳邊,「去找曲姨娘,快。」夜詩漸聽了就往聽雨軒跑去,夜凌則扶着泠青青回屋收拾。

夜溫心想,若是泠青青和曲姨娘離開,她的母親就可以坐家母之位。「父親,既然他們想離開,留是留不住。」夜豐樺反手給了夜溫一巴掌,「你給我閉嘴!沒你說話的份。」

夜溫被夜豐樺一巴掌打倒在地,他用了八成力,打的夜溫半邊臉腫起,兩顆牙被打飛出去,嘴角掛着血。

「如果不是你這個賤種非要嫁給君雲致,夜凌根本不可能壓我一頭,我生你有何用!」夜豐樺惱了,所有氣都撒在夜溫身上。

夜溫有些不服氣,明明是你自己不爭氣,反倒怪我。但她不可能表現出來,她擦擦嘴角的血,「是……是女兒失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