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陌途往生
陌途往生 連載中

陌途往生

來源:google 作者:俞拾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俞拾柒 奇幻玄幻 百里瑾

世界蒼生,與我何干?我只想守護我的一方天地,守護我身邊的人!哪怕尋身處不同時空,我也依舊會與你相逢!展開

《陌途往生》章節試讀:

城主府別院內。

已是日上三竿的時候,展開身子呈大字型睡姿的百里司躺在床榻上,用手給屁股抓了抓痒痒,嘴裏還吧嗒吧嗒了幾下,眼睛這才微微睜開,感受到**的陽光照射進來,心想着:啊~都中午了呀……

「中午了!」嘴邊還流着哈喇子的百里司瞬間從床上驚坐起。換做平日,要是辰時自己還沒出現在書房,哪怕是拾柒沒來,那也會是那粗獷老爹跑來一頓問候。

可現如今明明都是巳時乃至午時時分了,自己居然能安然無恙的躺在卧室睡到自然醒!

出大事了!一定是出大事了!

想到這,百里司連滾帶爬馬上從床上下來,更換好衣裳後,提起鞋子奪門而出,趕忙跑到書房門口,剛要推開門的時候,懸在半空的手卻定住了。

因為他完全不敢想像,在門後面,會不會有一頭猛獸在等待着自己……

他把手慢慢放下,把鞋子穿好後還不忘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衣裳,畢竟,赴死之前體面一點總沒錯的……

只見百里司深吸一口氣,輕輕將房門推開,隨着嘎吱一聲,一股莫名的寒意瞬間從他後背襲來,這熟悉的壓迫感……百里司知道,他凶多吉少了……

緩緩轉過身去,一個巨大的身軀擋在他面前。百里司不敢抬頭,只能眼珠子慢慢地向上移去,接着便見到了他意料之中他父親百里森那粗獷的臉龐。

以百里司的視角去看,城主那碩大的頭顱剛好將天上的烈陽給擋了去,看不清的臉龐讓百里司覺得更加可怖,再加上來自父親的血脈壓制,此時站在面前的彷彿不是父親,也不是城主,而是一頭時刻準備撕扯獵物的猛獸!

「爹……早?」百里司害怕得連聲音都在顫抖,半晌才從喉嚨里憋出了幾個字,「那啥……您吃了嗎?」

「……」

就百里司的作死程度而言,若不是有個處處護着他的姐姐,能活到現在還真是個奇蹟啊……

換做平日,這簡簡單單的幾個字早就能給百里司換來一頓鞭策了,可今日百里森聽到這些話語後居然沒有發作,而是強忍着將暴起的青筋壓下去,在心中不停地安慰着自己。

「要不是今天拾柒的表現讓我高興了,我恐怕都不想讓你見到明天的太陽了……」

拾柒?怎麼又關他的事了?

不過見父親沒有對他進行鞭策,百里司懸着的那顆心算是放下來了點,試探性地向百里森問道:「對了,爹,說起來拾柒去哪兒了,今天都是因為他沒有來叫我我才這麼遲起床的……」

好傢夥,自己賴床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還好意思賴拾柒沒有來叫自己起床,這話要是讓拾柒聽到了,肯定會說: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

百里森也是被自己這不成器的兒子給氣笑了,自己上輩子是不是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這一世才要給自己安排這麼一個祖宗來折磨自己。

「好了,別在這給我打趣了,回去,換上練功服,跟我走。」說完,百里森背過身朝院外走去。

「啊?現在練功?爹,我一大早起來什麼都還沒有吃,現在也快中午了,要不咱先……」

該說不說,百里司的作死水平,就在玄黓城,他認第二,就沒人敢認第一。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他總是能很精準地在他父親的雷區瘋狂試探,這讓人不禁懷疑,他這肥胖的體型,是不是專門吃出來抵禦父親的鞭策。

「是嗎?一!大!早!沒吃東西了!」現在百里森僅剩的一點點理智正在逐漸破滅,以致於他說的每一個字明明聲音不大,其中卻彷彿隱藏着足以毀滅一切的力量一般,「是爹不對,既然你這麼久沒吃東西了……那就以後都別吃了!」

……

「奇怪了,怎麼爹去了這麼久還沒回來啊?按爹的腳程,就算是把阿司提溜着過來也該到了啊?」此時,百里瑾正和俞拾柒在離城主府外樹林里的一片空地上,等待着遲遲未來的百里父子。

這個地方百里司可以說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這兒便是他經常從府里出逃來解悶,屬於古樹的那一方天地,拾柒也是百里司受到古樹指引從而領回城主府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出意外了……」作為在一起生活了八年的兄弟,百里司的尿性拾柒真的是清楚得不能更清楚了。

方才為了節省時間,百里森便讓拾柒和百里瑾先行來到此處,他去將估摸着還在睡夢中的百里司直接扛過來。

要是百里司還在睡夢中被城主扛過來了倒還好,可是這麼長時間都還沒有出現,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百里司又作妖了……

就在兩人還在思考的時候,突然一隻豬頭……應該是一個被揍成豬頭的胖子從天而降,不偏不倚,正巧摔在了兩人面前,準確的說,應該是被丟過來的……

搞不清楚狀況的兩個人着實被這突如其來的「天外來客」嚇得不輕。

首先有所動作的是俞拾柒,他彎腰隨手從身旁撿起一根樹枝,將樹枝試探性地向「豬頭人」身上的肥肉戳了幾下,可也不見對方有什麼反應。

這時,只見百里森從遠處的樹枝上輕輕躍起,在俞拾柒和百里瑾面前落下。

見到來者後,拾柒連忙起身,恭敬地行了禮:「城主。」

「爹,阿司呢?」久不做聲的百里瑾向前靠了過去,明明父親是去帶百里司過來的,怎麼這會兒不見後者的身影,只有父親和這從天而降的「豬頭人」……

莫不是……

百里森低頭看向還在地上裝死的百里司,陰沉沉地說道:「你要是還不起來,你就真的不用吃飯了。」

本來還在地上沒有聲響的百里司,瞬時間雙手撐地,從地上彈了起來。

果然除了吃,就沒有什麼能夠激勵得了他了。

「啊!阿司,你怎麼……」看着眼前這個已經被揍得自己都不認識的弟弟,百里瑾心裏說不出的滋味,轉頭質問父親,「爹,就算阿司犯了什麼錯,你也不能這樣打他吧,你看他都被你打成什麼樣子了,剛剛你是不是還把他丟過來的!」

面對女兒的質問,百里森一時間竟說不上話來,可當看到拾柒後,立馬好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那……那是因為這臭小子,剛剛居然說他起床是因為拾柒沒有叫他,我是覺得他這屬於推卸責任,不就想着好好教訓一下他嘛……」

天不怕地不怕的百里森此時在女兒面前,就好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誰敢相信這樣一個人,就是玄黓城的一城之主啊!

拾柒見城主將矛頭指向了自己,他也只好連忙上前去幫助解圍,至於是不是如百里森所說的那樣,百里司將起晚的責任賴到自己身上,他也不去想了。因為不想也知道,這肯定是百里司能說出來的話……

「好了,瑾姐姐,你看阿司這不也沒事……有一點點事,想必城主他也確實是着急了也才這樣的。不是說帶我們來這有正事嗎?我們就不要在這糾結誰對誰錯了吧……」

說實話,俞拾柒也真的是很心累了。平日里不光要解決百里司與百里森兩父子之間的矛盾,還要解決因為百里司而產生的百里瑾與百里森兩父女之間的矛盾。

有時候拾柒甚至會想,要不是因為是阿司帶我回的城主府,力排眾議——其實就是耍性子——讓自己能留在城主府生活,還真的不想管他這個怨種兄弟啊……

百里瑾見狀,也不好繼續開口向父親發難,輕輕哼了一聲後,挽着百里司向古樹走去。百里司也就只有這時候才能是安安靜靜不作死。

看着百里瑾的背影,俞拾柒和百里森這才敢稍微鬆了口氣,心裏同時想着:祖宗啊!

「你們還愣在那兒幹嘛?還不快過來!」

「來了!」

幾人來到古樹前,看着這棵與偌大樹林內其它高聳入雲的樹木不同的古樹,一種莫名的敬畏感油然而生,就彷彿古樹便是這一方天地的主人,而俞拾柒幾人,闖入了屬於它的國度。

拾柒從早上接觸到陣法之後,就被其中的奧妙深深吸引住了,本打算就此閉關專心研習的他,卻被告知在這之前,還有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所以就被稀里糊塗地帶到了此地。

當然,不清楚狀況的不止他一人,還有一個一直在狀況之外的百里司也一頭霧水。

剛睡醒就被父親沒有來由地揍了一頓,接着就被帶到了他自己最熟悉的秘密基地來,雖然這只是他以為的秘密基地,百里家的每一位長輩都知道這個地方,都知道這棵古樹的存在。

就在這時,百里森突然快步向前,走到最前面,鄭重其事地將衣服挽起,雙膝便跪了下去。就在百里司和俞拾柒還在詫異之時,百里瑾緊接着也跪了下去。

見到這樣的情形,哪怕他們兩人再愚笨,這時候也不敢傻站着,立馬跟着跪了下去。

待所有人都跪下去之後,百里森雙手作揖,衝著古樹喊道:「百里家第八十代世孫百里森,拜見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