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名門梟寵
名門梟寵 連載中

名門梟寵

來源:google 作者:醉蝶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步龍桀 現代言情 萱宛怡

她,萱家嫡女被人唾棄、誣陷凌辱、慘遭剁指、奪命沉塘!重獲新生,破心機,落陷阱,把一切妖魔鬼怪踢進鬼門沒商量展開

《名門梟寵》章節試讀:

第1章 挫骨揚灰

「聽說你私會我妹夫?」男人戲謔低魅的聲音傳來,深邃如千年古井般的墨瞳死死盯着她,薄唇掛着輕蔑的笑意,眸底冰寒刺骨。

萱宛怡冰透的心已經無所畏懼,冷然一笑,「是,你可以一槍打死我!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她的未婚夫,督軍府大少爺,有着副督的高階身份。

此刻看着她的眼神卻似看螻蟻一般,一雙斜插入鬢的劍眉凝結着冰霜,深邃如千古不化的冰潭雙眸下鼻樑如懸,薄唇如刀,又冷,又沉。

步龍桀冰眸驟然凝聚成冰,半眯狹眸,幾乎擠出冰渣,冷哼一聲,「行!萱家一起陪葬!」

萱宛怡渾身一顫,嘶啞地吼着:「步龍桀,你憑什麼連累我家人!要殺要刮要**,我萱宛怡一人受,哪怕是凌遲之刑、五馬分屍,我絕不坑一聲!」

步龍桀沒有情愫的一笑,「有種!本督軍本該喜歡!可惜……」

他冰眸中露出一抹詭異神色,在她耳邊用只有她能聽見的聲音說:「憑什麼嗎?就憑我步龍桀看上了你,你就要生是步家人,死是步家鬼!」

萱宛怡面色煞白,恐懼地看着惡魔般的他,背脊冒起一股寒意。

他傲然似笑非笑,勾起少女尖尖的下巴。

帶着白色手套的手抹去她唇邊的血絲,聲音低魅。

「既然你不稀罕成為本座正妻,那就委屈大小姐做小,你妹妹萱雪嫣為大,姐妹同嫁,多美的佳話。背叛、出賣,心難受嗎?到了督軍府,我會讓你慢慢的受!」

萱宛怡的目光倏然轉向站在一邊,同父異母姨娘所出的妹妹萱雪嫣身上,只見她面色緋紅,嬌羞無比,心咯噔一下。

背叛?出賣?

今晚,她本已心死如灰,可是表哥卻不管不顧要帶着她私奔,結果呢……

結果她被人虜到一個黑漆漆的小屋,就算拚死反抗保住了清白,可是萱家大小姐的名聲也是臭名遠揚了,她也是一樣會死!難道,這一切是被人暗算的?

見萱宛怡看着自己,萱雪嫣立刻露出一副可惜的表情。

「姐姐,明天副督軍就要和你成婚,你卻想和表哥私奔,豈不壞了督軍府的名聲。可惜,表哥說他要娶的深愛的一直都是督軍府的大小姐。姐姐你一片深情可算是被辜負了,今晚你又被人擄了去,名聲已經毀了,這可怎麼是好呢?」

萱宛怡頓如五雷轟頂。

表哥?她以為自幼青梅竹馬、以為深深相愛的表哥竟然出賣她!

原來如此!是自己瞎了眼,誤信表哥甜蜜之言,竟把自己置於如此絕境!

步龍桀勾了勾唇,淡淡瞥了一眼蜷縮着的萱宛怡,冷魅一笑,「明日,兩台花轎準時到達!」說完便丟下一屋子人,帶着軍隊揚長而去。

萱雪嫣一聽可就慌了,連忙扭頭看向旁邊站着的華服女人:「娘,步少要她一起嫁?那怎麼辦,還要留着她嗎?」

「留她?留着給我們找堵嗎?步少不是說死是步家鬼嗎?讓她做鬼好了!我們可以說她自殺或逃婚了,一切都很完美。」

柳姨娘狠狠地揪起她散落的烏髮的腦袋重重地磕在青石板上,聽見悶聲一響,「死到臨頭還要勾引步少!」

萱宛怡腦子嗡嗡的,痛得鑽心,鮮血滴落眼眉,一雙水眸如一雙利刀,狠狠地瞪着柳姨娘,「你們為什麼要如此害我?」

「害你?你配嗎?我呸!」柳姨娘惡毒的眸死死盯着少女,「是天不公!憑什麼你可以嫁給督軍府大公子,而我的女兒只能嫁給小商戶?我呸,你們娘倆早該死了!」

她一指供奉牌上,尖叫着,「我,身份高貴,才配做萱家大太太!你娘只配給我提鞋!」

萱宛怡渾身驟冷,失聲喊道,「你們把我娘怎麼了?」

「你娘?沒怎麼,等你死了,她也自然活不成了!還有那些可憐你們,幫着你們的人,統統都要死!」

萱宛怡一口鮮血噴將出來,滿是鮮紅的唇顫抖着,拼盡最後一分力氣喊着,「我爹不會答應的!」

「你爹,少做夢了!」柳姨娘狂笑着。

萱宛怡心口湧上一口鮮血,堵了喉嚨,血紅的唇微動,「你心如蛇蠍!你是惡魔!」

柳姨娘的目光如兩條毒蛇,「我心如蛇蠍?好!我就讓你看看我怎麼心如蛇蠍!」

她撫摸着萱宛怡芊芊玉指,「嘖嘖嘖,這一雙手出了名的綉鳳能飛,繡花引蝶,來人,將她十個手指剁了!」

幾個男人凶神惡煞地按住她,一聲慘叫,鮮血四濺。

痛……蝕骨百骸的痛也不及心被碾碎般痛。

萱宛怡蒼白的臉凝結着一抹駭人的笑意,一雙大而空靈的墨瞳如幽靈一般陰森,死死盯着柳姨娘。

萱雪嫣大駭,緊緊抓住柳姨娘的衣袖,「她……她……好可怕。」

柳姨娘渾身一顫,狂叫着:「把她裝進麻袋!快拖去沉塘!多加幾塊石頭,讓她永不得出頭!」

萱宛怡薄唇微彎,蠕動着,彷彿念着血咒,那雙眼越來越幽深,仿若萬道冰凌,穿透她們全身每根毛孔,緊緊將她們鎖緊在萬年冰窟中。

「我,萱宛怡,發誓,定做厲鬼,把你們一個個挫骨揚灰!」一聲幽靈般的聲音和風聲、雨聲全都交織在一起,飄蕩在冰寒而空蕩的夜空中,仿若凝聚了千萬個孤魂野鬼,分外懾人。

那年,萱宛怡18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