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名門盛寵:賀少的神秘鮮妻
名門盛寵:賀少的神秘鮮妻 連載中

名門盛寵:賀少的神秘鮮妻

來源:google 作者:祁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祁憐 賀言

「呵——你以為你是誰」妝容精緻的女人眼神譏諷,笑容卻是溫婉如斯祁憐面無表情的盯着地面,打理過的一頭捲髮被浸濕,發尾落下滴答的紅色液體,浸染了白色的魚尾裙女人還在....展開

《名門盛寵:賀少的神秘鮮妻》章節試讀:

麗薩剛到公司,就看到坐在那兒的祁憐,她有些詫異,「小祁,不是讓你休息三天嗎,怎麼提前來了。」

「我的腳傷差不多好了,索性來公司做點事,也好過在家閑着。」祁憐從文件中抬頭,露出好看的眉眼。

麗薩聞言笑了,對祁憐的態度更加溫和,「上進是好事,只是別太拼。」

「謝謝麗薩姐。」

薇薇安後腳來到辦公室,見了祁憐的身影,低聲嘟囔了句「晦氣」,然後扭着身子坐到椅子上。

「怎麼不見張助理。」祁憐問了一句。

麗薩百忙之中抽空回道:「怎麼?」

祁憐剛要搖頭說不是,側首卻看見秘書處玻璃牆外面無表情經過的賀言。

她一頓,沒有否認的低下頭,「上次張助理幫我的忙,我想着回頭請他吃頓飯好好感謝一下。」

麗薩調笑,「害,這還不簡單,我把他的聯繫方式給你,你自己聯繫他不就完了。」

「麗薩。」賀言不知何時去而復返站在門口,「來我辦公室一趟,有工作給你。」

他嘴裏喊着麗薩,餘光卻時有時無的打量着垂頭看電腦的祁憐。

這女人連正臉都不給他,只露着一抹白皙袖長的脖頸,那副嬌羞的模樣,他看了實在礙眼。

心裏有股子火氣,卻又不知道從何而來。

他煩躁的轉身離開。

「好的,BOSS。」麗薩也顧不上調戲祁憐,匆忙跟上前面的賀言。

薇薇安冷哼一聲,來了句,「算你識相。」

時間在忙碌中匆匆而逝。

麗薩那裡的傳呼機突然響了起來,祁憐抬頭,發現薇薇安和張助理都不在,只能起身去接。

電話那頭,低啞磁性的聲音划過耳畔,「兩杯咖啡。」

「好的,BOSS。」

大概是要有客人來,秘書處只有她一個人在。

無奈,祁憐起身去茶水間磨咖啡,順便準備了幾塊點心。

兩塊方糖不加奶,待做完這一切,祁憐才如夢初醒。她對於賀言的喜好如此了如指掌,甚至早已不知不覺間成了習慣。

她沉默了一會,轉身去背後的櫥櫃里拿手工餅乾。

「好香啊。」

祁憐被身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得一哆嗦,手裡的托盤都差點摔了。

「嗨,小美人,我有那麼可怕嗎。」

她後退一大步,看着不請自來的英俊男人。

她認得這人,賀言的發小,典型的花花公子做派,以前經常來賀氏蹭吃蹭喝。

「我怎麼沒見過你,新來的嗎?」周恆端着咖啡上下打量她,是她剛才泡的其中一杯,「我覺得你可比那個薇薇安好看多了。」

祁憐垂眸,不欲搭理他,轉身重新泡了一杯咖啡,沒加糖,「先生,你要是想喝咖啡,這杯就歸你了。」

說罷,將東西放到托盤裡,就那麼出去了。

「這麼冷淡。」周恆摸着下巴,「我什麼時候這麼不受待見了。」

祁憐端着咖啡進去的時候,正好撞上周恆也從外面進來。

「哎呀,小美人兒,真巧啊,又遇見你了。」

她沒有理會,把加糖的那杯放到賀言面前,另一杯放到沙發另一邊坐的跟大爺一樣的周恆面前。

賀言皺眉,「別當著我的面調戲我的員工,注意點影響。」

周恆滿不在意,「以前也沒見你這麼在乎員工。」

賀言一堵,沒接話,端起咖啡掩飾自己瞬間的失態,好在周恆也沒注意。

「好了,說正事,」周恆端正坐姿,「今天來,是跟你說月底城郊那塊地招標的事。常家的放話說勢在必得,你怎麼說?」

只是對面的賀言似乎有些出神,他慢了半拍才回道:「去。」

周恆隨口調侃了句,「想什麼呢你,這麼不在狀態。」

賀言放下咖啡,「沒什麼。」

他只是沒想到,祁憐這麼了解他的喜好,咖啡的甜度剛剛好。

不知道是不是無意。

他轉移了話題,「常家想要的,我們自然不能放過,」

「這麼記仇。」周恆笑。

賀言臉色不愉,「當初他們家怎麼落井下石對待我母親的,今天我自然要千百倍的拿回來。」

「還是這個記仇的性子,」周恆搖頭,「不過誰讓你是我兄弟,我自然是捨命陪君子咯。」

說罷,他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入口的瞬間差點沒吐出來,臉皺成了好幾道褶兒,「哇靠,這麼苦,那小美人兒也忒記仇了吧。」

賀言眼裡染上了笑意,緩緩吐出一句,「活該。」

「同事聚會?」祁憐一愣。

「咱們秘書處的和人事部的搞聯誼。」

「什麼時候,地點呢?」

麗薩說是這周末,「看公司員工的投票,大部分是想去郊區的農家樂,待兩天一夜,費用公司報銷,晚上還有聯誼晚會呢。」

張助理也湊過來,「祁助理沒事的話也一起來吧,正好人多也熱鬧。」

薇薇安揚了揚手,顯擺着她新做的美甲,「嗤――我看張助理是想和祁助理搞聯誼吧。」

這樣直白的話,讓張助理清秀的臉一下子紅透了,他尷尬的擺手,「我沒有這麼想。」

薇薇安丟了一個眼神,意思是她才不信呢。

「抱歉麗薩姐,我可能去不了,」祁憐歉意道,「那天我們大學同學辦謝師宴,按理說,我是不該缺席的。」

「那看來只能下次有機會了。」麗薩不無遺憾,不過也沒有勉強,本來就是自願的活動。

她搖頭嘆息着,「這次聯誼少了一抹靚麗的風景線。」

祁憐抿着唇淺笑不語。

她也沒把麗薩的話當真話來聽,不過有一說一,麗薩最近對她的態度,明眼可見的維護起來。

往常薇薇安指揮她做事麗薩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最近竟然還會出言維護一二。

在旁的薇薇安冷哼一聲表示不屑。

聽麗薩說,最後多數人還是選擇了農家樂,大家周五下班一起包車去,公司安排好了一切,只消人到就好了。

不過這一切,倒與祁憐無關了。

她準備下班直接趕往酒店。

賀氏的工作並不輕鬆,秘書處除她之外的三個人手邊都有很多工作,縱使他們提前抓緊時間進行了處理,到底是還有些需要收尾的工作。

還有幾份郵件是國外的客戶急需答覆的,容不得有閃失,便留給了祁憐來做。

祁憐伸了個懶腰,一看手機,已經七點整。

她不是個喜歡遲到的人,趕緊拿上包趕往酒店。

《名門盛寵:賀少的神秘鮮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