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名門寵婚:陸少的掌上嬌妻
名門寵婚:陸少的掌上嬌妻 連載中

名門寵婚:陸少的掌上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晨溪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可可 現代言情 陸聿城

遭遇別人算計失身,回頭又被親人背叛,安可可可算是霉運臨身不過福禍相依,五年後她攜手萌寶再度回歸這一次,她安可可誰也不怕誰也不......「女人,我死了?」某個和萌寶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男人陰沉着一張臉直接將她堵在了角落安可可默默一抖,那什麼,她還有地方可去嗎?「跟我好好說說,我是怎麼死的?」「......」展開

《名門寵婚:陸少的掌上嬌妻》章節試讀:

第四章 迷你版的陸總

安心悠面色一變,「死女人!你這是什麼意思?」

說完,她心虛的看了看顧朗月,將孩子塞到了顧朗月懷裡,「朗月,她這分明就是見我們過得幸福所以才眼紅!」

顧朗月的視線往下,盯着還在嚎啕大哭的小女孩的臉蛋看,臉色越發的難看。

親子鑒定?

說實話,這孩子的確長得不像他。

親子鑒定的事情他也不是沒想過,只不過現在手上的一個項目,如果沒有安家合作的話……

男人的眸底划過一抹隱忍和厭惡,煩躁的回了一句,「我相信你。」

一句話,讓安心悠立馬鬆了口氣。

但抬眸,安可可還在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看。

似是擔心再被揭發出什麼來,安心悠拉着顧朗月的手就要往外走,「朗月,別被那種人破壞了心情,我們去其他地方玩!」

說完,警告的瞪了安可可一眼,這才離開。

因為安心悠的鬧劇,安可可和安蕭堂在溫泉里泡了一會,便沒了興緻,又很快回到了房間。

第二天,安可可便要開始準備項目的事情。

下星期的服裝設計展上,她有不少作品會陳列,所以今天需要去設計場地進行對接工作。

只要這個會展進展順利,讓更多人看到她的成果,她的那家小公司也能迎來更多的商業合作。

「依依,你到了嗎?」安可可給閨蜜許依依打了電話,「只要幫我照顧兩個小時就好,我會準時回來。」

工作場合上不好帶小孩子出席,她也只能拜託許依依了。

這些年來,雖然分隔兩地,許依依卻還是一直視她為最好的朋友,逢年過節的便會到國外去看望她。

對面許依依打了個響指,「我在路上了,你放心吧,一個小孩子我還是能搞得定的。」

安可可聽着這話,一副全然不相信的模樣。

話說回來,她倒是更擔心這位不靠譜的閨蜜。

畢竟,她可是出了名的愛玩性子。

但這是堂堂第一次回國,對這裡的一切都不熟悉,雖然他智商高,身為母親的他難免還是不放心。

所以不管許依依靠不靠譜,她也只能找上她幫忙。

收拾好了東西,安可可不忍心打擾正在畫畫的小人兒,戀戀不捨的盯着他看了好一會。

只見小孩子正專心致志的畫著畫,那認真的神情老練得像個大人。

「寶貝,我走啦。」安可可悄聲說了一句,便輕聲離開。

剛打開房門,就見許依依已經站在她套房門口。

「哈嘍,我親愛的姐妹!」許依依摘下墨鏡,興奮的朝着她撲了過來。

安可可無奈又寵溺的迎上她那熱情的懷抱,蹭到她衣服上的小柳丁後,忍不住蹙眉看了看她這花花綠綠的穿着。

「你今晚又要去俱樂部?就兩個小時,你可別給我鬧出其他事情來。」

許依依一臉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可可,你就放心吧,沒有我許依依搞不定的事!」

安可可聽了,扶額嘆氣。

她可不指望許依依能照顧好堂堂。

不過,堂堂性子成熟,倒還能照顧自己。

所以她要的,也只是許依依在這裡盯着堂堂,別讓其他人靠近他。

比如……安心悠那一家人。

因為時間緊迫,安可可只能踩着點趕去會場。

她一離開,許依依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依依,大家都在等你呢,怎麼還不來!」

許依依望着安可可離去的背影,頓時面露糾結。

半個小時後,魅色俱樂部。

許依依將那抹小身影安排在了角落裡,不斷囑咐,「我的小祖宗,你就老老實實坐在這裡。一個小時後,我一定把你送回去,千萬不能跟你麻麻說哦!」

說著,在小傢伙**的小臉蛋啄了一口。

「阿姨,你的朋友在等你。」安蕭堂指了指包廂里其他的男男女女。

許依依當即站起身,朝着好友們高舉酒杯。

躲開了這女人,安蕭堂無奈嘆氣,摸了摸臉蛋上還殘留着的女人的口水,嫌棄的掃了許依依一眼。

隨即走下沙發,自顧自的打開包廂的門,走了出去。

找到了洗手間的位置,安蕭堂正準備走過去,卻聽到了俱樂部經理的指揮聲,「那位人物就快來了,還不快點準備,出了什麼亂子可都要你們負全責!」

「這麼大的排場……」安蕭堂被工作人員擋到了一旁,不滿的喃喃着。

很快,門口處傳來了工作人員的一道道迎接聲。

接着整齊有序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數十個保鏢模樣的男子。

他們在門口分成兩排站定,目光齊刷刷的朝着外面看,像是在朝着某一位人物行着注目禮。

安靜嚴肅的俱樂部大廳里,隨即傳來一陣沉穩的腳步聲。

先是一雙穿着鋥亮黑色皮鞋的長腿邁入,緊跟着,頎長的身軀出現在了大廳**。

男人出現的那一霎那,便立刻吸引得眾人離不開視線。

他隨意的站在那裡,清冷的視線掃視了一圈,頓時讓在場的男性都自卑的埋下了頭。

哪怕是傾心仰慕的女子,也因為他那生人勿近的氣場,而不敢放肆的上前恭維。

在場所有人就這麼屏息凝神的站立在原地,彷彿因為他那不容人侵犯的氣場,而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安蕭堂因為身高原因,被面前的人遮擋,完全看不清那人的容貌。

他不再理會,直接走向洗手間。

小人兒清洗完自己的臉,轉身正準備離開,迎面一個人險些和他撞上。

「不好意……」那人話未說完,目光瞥見安蕭堂的臉,接下來的話頓時卡在了喉嚨。

那人正好擋住了洗手間門口的路,安蕭堂抬眸,清冷的視線落在那名助理模樣的男子身上,「有事嗎?」

他這麼抬眸一看,助理更是震驚的掩住了嘴。

這……這簡直就是迷你版的陸總!

至尊VIP包廂。

寬敞的包廂中,一大一小正坐在**的沙發上。

面對這陌生的環境,安蕭堂卻沒表現出一絲慌亂,一臉鎮定的盯着坐在他對面那氣勢逼人的男人。

「看夠了嗎?」過了許久,男人終於開口。

安蕭堂的小身板卻是依舊一動不動,絲毫不畏懼男人那冰冷的視線,小眼神在他身上從上到下看了好幾遍。

助理瞥了面色逐漸變得不耐的男人一眼,小心翼翼的朝安蕭堂提醒,「陸總在問您話呢。」

安蕭堂卻是依舊用審視的目光看着男人,歪着腦袋沉思了一會後,念念有詞道:「長相跟氣場還不錯,勉強和我老媽很般配……」

「你媽……」陸聿城像是想到了些什麼,陷入了深思。

突然間,短訊鈴聲響起。

他瞥了一眼,是柳雪落髮來的信息。

男人唇角勾起譏諷。雖然當年發生了那件事情之後,這個女人及時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但是他卻一點想要動她的興緻都沒有。這個叫做柳雪落的女人,和他記憶深處全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