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命比紙薄
命比紙薄 連載中

命比紙薄

來源:google 作者:我特別想吃麻辣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我特別想吃麻辣燙 都市小說 陳鴻麟

【本文純屬瞎編,請勿套入現實】曾經在深夜隨着一支煙默默忍受生活帶來的迷茫與痛苦,天亮之後咬咬牙繼續面對這雞飛狗跳的生活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就是他人生這些年最真實的寫照希望我們不論何時,都不要放棄自己展開

《命比紙薄》章節試讀:

E時代,在安平縣有兩家,孫大河花了三萬買下了二分店的經營權,找了個二層小樓,正式營業。

下午五點,陳,楊二人如約來到網吧,孫大河教他們怎麼給人創辦會員賬號,冷藏櫃里的東西都賣多少錢,就先行離開。

楊川畢竟年歲較小,很是貪玩,孫大河走了之後,他坐在電腦旁邊,點開了一個叫紅色警戒的遊戲。

網管不到工作時間,可以隨便上網,到時候自己按點上班就好了。

可是一玩起來,他就忘了時間,顧客按鈴找網管,楊川都紋絲不動。

「小川,你忘記你來這兒幹啥來了?」

楊川這才想起自己的身份。

~

第二天孫大河來檢查設備的時候,就發現有三個鼠標不好使了,再一看鼠標底下的滾球讓人摳走了……

清理衛生的時候在桌角撿到了兩個,丟了一個。

兩人無語,只能做好挨罵的準備。

「以後誰下機馬上跟過去檢查設備,什麼耳機,鼠標的滾球,都注意一下。」

孫大河沒說什麼嚴重的話,更沒罵他倆,把手裡的包子小米粥放在吧台上,示意眾人吃飯,在吧台跟陳鴻麟對了對賬本,拿着錢就走了。

一晚上收入好幾百,陳鴻麟默默地看在眼裡,心裏跟長草一樣,如果這些錢是自己的該多好。

他想一口氣吃個胖子,可是能力不允許。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發現自己這麼迫切的渴望金錢。

又是一個周五,E時代網吧迎來了一月一次卡丁車比賽。

邀請眾多人過來比賽,城鎮高速公路,森林發卡,城鎮手指,每張地圖,一次試跑,一次正式比賽。

報名費一塊錢,總共五十人,最後選出八個最快的晉級決賽。

決賽再比,三張地圖用時最短,排出一二三。

一等獎:獎勵二十。

二等獎:十塊。

三等獎:五塊。

所有比賽的五十人上網免費,再送一瓶冰鎮礦泉水。

楊川也想比比看,自己這些天使勁練這三個圖,可是客人們說,哪有主辦方自己上台比賽的,主辦方都來了,還不如直接給楊川頒獎了呢。

無奈,楊川打消了這個念頭。

明明是晚班的陳鴻麟,架不住楊川的苦苦哀求,陪他過來看比賽,可是還是來晚了,比賽選手身邊都圍滿了觀眾,楊川只能踩在凳子上墊着腳看這場激動人心的比賽。

一百多台機器,圍了恨不得三百多號的人,走路踩腳,磕碰一下都是在所難免的。

可是有的人就因為這點小事就開始張嘴閉嘴罵娘。

陳鴻麟聽到自己身後有爭執聲頓時覺得煩躁,就出門透透氣。

網吧內,一個留着斜劉海的長臉男,正在推搡一個背雙肩背包的小孩。

「你他媽瞎啊?沒看到我買的鞋是不是?是學生不他媽好好學習,過來湊什麼熱鬧?」

那時候管理都是形式上的,未成年人禁止進入也只是不得不貼,網吧沒有未成年人,還怎麼掙錢,成家立業的,誰有時間天天泡吧。

「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踩你一下,但你也不用句句罵媽吧?」

小孩不卑不亢的說著,長臉男歪着頭看着他,像是遇到一個怪物,撲哧一聲,輕笑着:「我不僅罵你,我他媽還打你!」

接着,二人就扭打在一起,顧客見有戲看,誰還關心比賽的輸贏。

小孩明顯不是長臉男的對手,很快就被撂倒。

「鴻麟哥,你快來。店裡一個大人跟小孩打起來了!」

「什麼?」

二人着急忙活的往店裡沖,店裡打架沒什麼,如果電腦**碎了,他倆誰都吃不了兜着走。

「孫哥,店裡有人打起來了。」

陳鴻麟趕緊如實彙報店裡的情況。

「啊,這能行嗎?」

「相信,相信。」

掛斷電話,楊川邊引路邊問:「孫哥咋說?」

「讓我提他名字,說絕對好使。」

「這能行嗎?」

其實陳鴻麟心裏也沒譜,不過自己除了這個,也沒什麼好辦法了。

到了二樓,被打的小孩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沙發被刻刀划了好幾個口子,兩台電腦顯示器碎了一地,比賽還比個屁了,電閘在陳鴻麟上樓的時候就被拉了,全店停電。

眾人一個熱鬧都沒了,都四散離開,陳鴻麟讓明天交報名費的人再來退款。

長臉男悠哉的半躺在沙發上,看着來勢洶洶的兩個人。

「你這麼大歲數還好意思打個小孩?你要臉嗎?」

陳鴻麟對欺負弱小的人向來半拉眼都看不上,長臉男聽到這話,笑着走了過來。

「你他媽毛長齊了嗎?過來教我怎麼辦事兒?」

長臉男比自己高一頭,陳鴻麟咽了口唾沫,下意識的把楊川護在身後,二人都看到長臉男的小臂上紋了一個紋身。

有紋身的,陳鴻麟一向認為都是流氓,他在街上見這種人都躲着走。

「這,這是孫大河的店。你也敢過來惹事?」

說這句話的時候,陳鴻麟是膽戰心驚的,就怕提這個人名不好使,事實確實如他所願。

提了孫大河的名字,挨個兩個大耳雷子。

陳鴻麟被打的在原地暈頭轉向,楊川抄起鍵盤就要加入混戰,不過在看到長臉男手上耍的甩刀,打消了報仇的這個念頭。

「孫大河讓你提的他自己啊?孫大河是個雞毛?哈哈哈。」

長臉男瘋狂大笑,然後揚長而去,猖狂的笑聲一直回蕩在網吧里,讓人聽得毛骨悚然。

今天這生意是做不下去了,陳鴻麟擅作主張的讓店裡的幾個網管全都放假,他跟楊川獨自呆在店裡,把大門緊閉。

孫大河打完牌,溜着彎回到了店。

他一直認為,網吧打架很正常,拉開就沒事了。

「你這個臉咋的了?讓人煮了?」

打了快一天的牌,孫大河覺得自己腰酸背痛,環視一圈店裡,發現一個客人都沒有,冷藏櫃下面化的都是水。

「停電了嗎?我怎麼沒接到通知?」

見這倆小子沒人回復自己,左一邊右一邊扒拉兩人腦袋一下。

「孫哥,我在這兒工作是不假。但是你沒說這個工作有生命危險啊!不提你的名還好,一提你的名,我挨了倆大耳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