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妙手道醫
妙手道醫 連載中

妙手道醫

來源:google 作者:劉永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永安 現代言情 章安謐

前世慘死,他發誓要報仇轉世後,一身茅山道術,一身絕世醫術,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展開

《妙手道醫》章節試讀:

「集神咒元始大真,五雷高尊。太華皓映,洞郎八門。五老告命,無幽不聞。上御九天,中制酆山。
下鎮河海,十二永源。八威神咉,靈策玉文。召龍致雨,收氣聚煙。日月五星,北斗七元。
合明天帝,敕下太玄。宣威三界,不得稽延。諸天諸地,諸水諸山。玉真所部,溟令大神。
仙王游宴,大帥仗旛。天丁前袪,金虎後奔。玃天勐獸……」
一陣又一陣渾厚的聲音傳來,劉永安聚精會神,這不就是集神咒嗎?
劉永安尋着聲音走去,走到了一片蒼茫大山之上,一顆蒼天大樹屹立在眼前,樹榦粗壯,約摸十個人才可以合抱,樹上只有桃子,卻不見樹葉。
「這樹和山窩裏面的那個桃樹真像,難道這是桃樹?」劉永安心裏大驚,直勾勾的盯着樹根,好像仙人說下面有東西,要不挖挖看?
劉永安靈機一動,當即動手開挖,挖了幾下,劉永安就覺得不對勁,這土……怎麼越挖越紅,隱隱夾雜着血腥的味道!
劉永安心裏有些認慫,手卻是不受控制的繼續往下挖,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充斥着在鼻子里。
「咚」的一聲,劉永安好像碰到了什麼東西,一個半掩入土的木質盒子出現在面前,其上鐫刻着飛禽走獸,一隻讓人望而生畏的眼睛虎視眈眈的盯着他,放佛火的一樣。
劉永安內心一陣驚恐,似乎收到了召喚似的,下意識的正要將盒子扯出來,一陣急促的「滴滴滴」的聲音將他拉入了深淵之中。
「滴滴滴,滴滴滴……」口袋裏面的震動讓劉永安猛然驚醒,劉永安看着熟悉的病房,原來自己在做夢啊。
「喂…」
「你在哪裡呢?這都幾點了?你還不快來接我?我養你是吃乾飯的?」不等劉永安說話,電話里傳來一陣河東獅吼,耳膜都快要被震碎了。
「你再說一遍,信不信老子收拾你!」劉永安看着時間,已經傍晚六點半,距離章安謐下班時間過去了半個小時。
但男人有男人的尊嚴,你可以生氣,但什麼你養我?還發脾氣,我又是不會狗,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想打就打想罵就罵!
章安謐一陣氣鬱,怎麼自己男人撞了一次車變的這麼橫了,心裏很生氣,但言語上卻弱了幾分:「半個小時再不來,今晚給我睡客廳去!」
聽到這個,劉永安就來了精神,半小時到了,豈不是要同床共枕?
劉永安腳上長了飛毛腿一般,迅速到了樓下,法拉利就是飛到了平和醫院,下車的時候那叫一個春風滿面。
但剛走進大樓,劉永安就看到一個肥頭大臉的胖子站在章安謐面前,因為是背對着門,劉永安看不到他的模樣,卻聽到了他的話。
「我告訴你,你必須得跟我去,只要去了,你的事業會更進一步!」
「我不去,你也別再說了,永安馬山馬上就到,讓他聽到會誤會!」章安謐果斷拒絕!
那胖子卻有恃無恐,十分蠻橫:「那個廢物怎麼能配得上你?只要你聽我的,什麼都不用做,就能過比現在好一百倍的生活,反正你們也沒孩子,就算有孩子,也有大把二代想娶你,你幹嘛為了那個廢物浪費青春和時間?今天你必須跟我去一趟!」
劉永安看到這一幕,心裏立即來火,有人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挖我牆角?可惡至極!
劉永安也不知道哪兒來的一股力量,身體如離弦的箭,瞬間到了肥胖男人面前,拳頭比鐵鎚還重,砸在肥胖男人的臉上。
「你他媽的居然敢調戲我老婆,還想挖老子牆角?看老子打不飛你!」
劉永安怒不可遏,這是搶妻之恨,比當年揍幾個流氓更恨,數記拳頭如同雨點一般落在肥胖男身上,毫不留情。
「啊,住手……我不是……」
「不是什麼?以為老子落魄了就好欺負?老子他媽告訴你,用不了多久,老子就能稱為這世界上最有錢的人,我老婆就能享受到皇后般的生活,你他媽算什麼東西,居然敢欺負我老婆,我他媽打死你!」
劉永安自己的怒火,以及本尊多年以來的憤怒全部在這一刻爆發,力道越來越重。
「我……安謐,妹妹,救我……」肥胖男人痛不欲生,嘴裏語無倫次的求救。
胖子男連連鬼哭狼嚎,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章安謐都看待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老公今天會這麼男人,就像當年保護她一樣,莫名的安全感蔓延。
不過,聽到肥胖男人的求救,臉上爬上了一抹怒火和憂慮:「劉永安,你幹嘛,這是我堂哥章金,快給我住手!」
「啥,堂哥?」劉永安不由的愣住了,腦子裡忽然浮現出一個瘦了吧唧一張跋扈的臉,和眼前的肥胖男人完全不沾邊啊。
不過老婆不會騙她,狐疑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肥胖男人。
「你沒事吧?」章安謐把章金扶了起來。
「沒事?你看這廢物把我打的,能沒事……啊,嗎!」章金臉上的橫肉滿是怒火,一說話扯動了受傷的部位,疼的呲牙咧嘴。
「我去,真是這貨!」
劉永安看到那張臉,有些錯愕。
平和醫院是章家開的,凡是章家人都有股份,而且佔有很大的股份。
但做事的,卻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個人,大部分都是不做事卻能拿到很多分紅的二世祖。
章金是章安謐大伯家的獨自,從小在蜜罐里長大,毫不誇張的說,他比章安謐過的都舒服,最章家最典型的二世祖。
在家裡獨斷專橫,有我沒他他,在外面也是飛揚跋扈,和一群二世祖成天不務正業,尋歡作樂,遊手好閒。
章安謐的大伯雖然慣著兒子,但也知道長此下去不行,把章金送去了國外私立學校,每年只回來一次,這次回來居然大筆那樣,原先瘦的跟猴的人居然成了八戒。
別說復活的劉永安,就是本尊不看正臉都認不出來。
但,劉永安不後悔,更不會害怕。
他淡淡道:「你身為堂哥,不祝福我們幸福美滿就算了,居然在背地裡鼓搗我們兩口離婚,打你都是輕的!」
章金怒不可遏,居然被一個廢物打,狠狠道:「你個廢物再說一句,信不信……」
「你再罵我一句廢物,信不信我廢了你!」劉永安臉色一凜。
章金下意識的有些害怕,剛剛確實體會到了劉永安的強大。
「你給我住口!」章安謐狠狠瞪了劉永安一眼,打就打了,幹嘛還刺激章金,怕他不收拾你是嗎?
不過好奇的眸子偷偷打量着劉永安,他確實不一樣了。
「堂哥,永安被車撞了,腦子腦子有點不靈光,你別跟一個病人一般見識!再說,哪有堂哥拆散堂妹婚姻的,你做的也不做!」
章安謐雖然生劉永安的氣,但在外人面前,卻很維護他,也表現出了對章金的不滿。
接着他連忙給劉永安使了一個眼色,怒聲說道:「趕緊扶着堂哥去車上啊,傻了!」
章金怒火中燒:「腦子廢了更配不上你……」
正在開車門的劉勇後回頭冷眼一掃,章金渾身一個冷顫,悻悻閉上了嘴。
「去哪兒尋歡作樂!」等人上車後,劉永安嘲弄的語氣說道。
「尋你大爺!」章金心裏說道,嘴上沒好氣道:「去安謐家!」
劉永安臉上浮現出怒火:「你再說一遍?」
「聽不懂人話啊,堂哥的意思是去我媽那兒,真是腦子不好使了!」
章安謐故意罵劉永安,心道他今天吃了嗆葯嗎?怎麼火氣這麼大?
「媽家是媽家,我家是我家,他不說清楚我怎麼知道?」
劉永安淡淡說了一句,立刻車子。
與其說是開,倒不如說是飛。
章安謐有過一次體驗,僅僅把着把手:「慢點!」
「他不着急去看望咱爸媽么,慢了怎麼行?」
劉永安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表情,一交友么下去,法拉利在街道上甩出閃電般的弧線。
「啊,慢點……太快了……」章金坐在後面,沒有系安全帶,甚至都還沒坐穩,身體對着車子的擺動滾來滾去。
「砰砰砰,啊……」章金的腦袋時不時的碰在門上,嘴裏發出傻豬般的慘叫。
章安謐越說讓劉永安慢點,他開的越快,心裏那叫一個惱火,穿過幾條街道後,終於到家了,她的心還在嗓子眼沒落下。
「哇……」章金從車裡滾了出來,抱着旁邊的垃圾桶大口吐了,一張臉變成了豬肝色,鐵青鐵青的,腦門,臉上都添了新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