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秒殺
秒殺 連載中

秒殺

來源:google 作者:蕭潛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郭十二 陳春齋

郭十二靈魂穿越,來到了一個符咒與武道交融的世界,無數秘境,無數符獸,無數傳奇被視為廢柴的郭十二,再也不想被人踩在腳下,怒而崛起遇強敵,殺!遇符獸,殺!就算是天道駕臨,他也要逆天而為!為自己打出一片朗朗乾坤!登臨世界巔峰才能得到大自在,才能體會大自由!展開

《秒殺》章節試讀:

郭十二再次體會到這副身體的優秀,他自己都想不到能跑那麼快,幾步就竄到艙門口。他心裏明白,雷鷹最擅長閃電攻擊,只要不是暴露在外面,有木質艙板阻擋,雷鷹的閃電攻擊就威脅不到自己。

躲進艙口他才安心,除非面對雷鷹的直接攻擊,否則雷鷹對人沒有太大的威脅。根據獸考這本書的記載,雷鷹很少會近身搏擊,大多採用閃電攻擊。

”所有的人全部進艙,不許在甲板上逗留! ”

陳春齋的聲音響起,很威嚴,也很霸道,沒有人敢違抗他的命令。

雷鷹在天空中轉着圈,它的目標正是這三條大帆船。可惜當它靠近的時候,甲板上的人全都跑進船艙中,整條船上沒有一個人影。它很不甘心地在天空中盤旋着,試圖等到船艙里的人出來。

陳春齋很清楚雷鷹的習性,他再次大聲道: ”沒有得到我的許可,任何人都不許出去,舵手注意控制方向,不要靠近江岸! ”

荒野江岸,經常有大型野獸出沒,其中一些甚至可以跨越十幾丈遠,直接蹦到船甲板上來。一旦野獸上了船,那就非常麻煩,拚鬥的時候,很容易損壞船隻,所以行船時,最好在主航道上行駛。

雷鷹在三條大帆船上空一直盤旋到傍晚,才向遠方飛去。

郭十二回到自己的船艙,不一會兒,陳春齋進來,問道: ”十二,看到雷鷹了吧,有什麼感受? ”

”很大……速度很快!雖然沒有看見它攻擊,但是我相信一定不好對付。 ”

陳春齋說道: ”雷鷹一般生長在草原上,很少來到森林上空,這應該是一隻成年的雷鷹,我觀察了一下,它的攻擊力可以瞬間擊殺一個符武士!加上它的速度奇快無比,不去招惹它是最明智的辦法。 ”

”明天,船就到了李氏家族的地界,我們要在那裡取得補給,你可以上岸去玩玩,那裡有不少店鋪,可以去買點東西……對了,上次你幫助郭易清創,這是給你的報酬。 ”說著他遞給郭十二一個不大的小布袋,又道: ”如果要購物,就找一個符武士陪着,呵呵,你太小了,去店鋪……小心店家哄你。 ”

郭十二心裏感激,他看得出來,陳春齋是真的愛護自己。等陳春齋離開後,他打開布袋,裏面有一百六十個黑符錢。他現在已經了解,黑符錢又叫大符錢,一個黑符錢相當於十個銀符錢。銀符錢又叫符錢,一個銀符錢等於十個青符錢。青符錢是最小的貨幣單位,這裡的人稱之為小符錢。

李氏家族的地盤?郭十二仔細回想了一下,想起自己的母親就是李氏家族的人,不過對他而言,這毫無意義,他連母親的娘家在哪裡也不知道,這裡的人似乎沒有外公外婆的概念。

第二天上午,三條大帆船停靠在李氏家族的碼頭。這裡停靠着很多船隻,大大小小的船隻排滿了碼頭。

郭十二身後跟着兩個符武士去逛街購物。

陳春齋和洪長風兩人去拜訪李氏家族的族長,商討補給問題,其他孩子由十幾個符武士帶着,也去逛街玩耍。

郭十二沒有馬上去購買日用品,他先找到一家書鋪,購買了十幾本書籍,然後又購買了紙筆墨硯,最後才去買了一些日用品,包括被褥和皮袍皮靴,銅盆銅碗,洗漱用品。聽陳春齋介紹,他們要去的地方,冬天非常寒冷,一些禦寒的用品必須要購買。

郭十二發現,這裡的符錢幣值很高,一件厚實的皮袍只要六個黑符錢,還找還他兩個銀符錢。吃一頓飯,一盆滷肉,才一個銀符錢,便宜極了,所以他請了兩個符武士一起吃飯。

回到船艙,郭十二就抱着一本書看起來。

一直到傍晚,陳春齋才回來。補給品裝船後,他立即召集人手,開船離開碼頭。

時間匆匆而過,兩個月的船上生活讓眾人疲憊不堪。這期間,船隊又靠岸兩次增添補給,郭十二隻是上岸購買了一些書籍,其它時間完全留在船上,他需要這個世界的資料,需要這個世界的知識。

一個月前,下了第一場雪,天氣變得極其寒冷。這種寒冷比前一世的北方還要厲害,靠近江岸的地方開始結冰,只有主航道還可以行船,不時有野獸踏着冰層來襲擊船隊,多虧有符武士和咒士的防護,殺掉了不少野獸,給整個船隊都加了餐。

一路平安抵達目的地。

郭十二心裏一直疑惑,陳春齋帶着這一群孩子準備到哪裡去?他也問過陳春齋,但他老人家似乎不想解釋,只說到了就知道了。

船隊緩緩地停靠碼頭。郭十二注意到船隊已經不在青暢江上,而是在一條分支河流里,沿着河流開了三天才抵達碼頭。這是一個不大的小鎮,恰好是傍晚時分,炊煙陣陣,地面和房屋上積滿了厚厚的白雪,稀稀落落的雪花飄飄洒洒。

有很多人等在碼頭上,一個個穿着厚實的大皮袍,裹得像粽子一樣,手裡還拿着很多雜物。船隊停穩,剛搭上跳板,這些人就湧上船來。郭十二好奇地看着,等他們走到近前,他才發現大部分都是婦女。

其中一個中年婦女來到郭十二身前,一把摟住他,用手中的皮袍將他裹住,說道: ”孩子,叫什麼名字?以後我就是你的姨母,負責你的生活,來!乖!穿上皮袍,外面很冷,你們南邊來的孩子,到這裡都不習慣。 ”

郭十二外表是孩子,靈魂可不是,他覺得有點尷尬,不過,他聽得出這婦人的話是真誠的,心裏不禁奇怪:難道這是私人保姆?他苦笑道: ”我叫郭十二。 ”

那婦人半抱半扶着郭十二,帶着他下了船,說道: ”我姓藍,你叫我藍姨好了,叫我姨母也行,郭十二……嗯,以後我就叫你十二了。 ”

不管是擁有符士潛質還是咒士潛質的孩子,每人都有一個姨母。符武士潛質的孩子就沒有這麼好的待遇了,他們二十六個孩子,只有五個婦人負責照顧生活。

郭十二覺得,自己小看了陳春齋所在的組織,儘管他還不清楚陳春齋所在的是什麼組織,但是從他們給自己這十四個孩子每人配上一個保姆,就可以看出這個組織不簡單,只有擁有雄厚的人力資源,才可以做到如此奢侈。可想而知,這裡絕對不是只收郭氏家族的孩子,肯定還有別的孩子,如果都是這樣的待遇,那得需要多大的人力資源。

陳春齋走了過來,叫道: ”梅雪!梅雪來了嗎? ”

一個年老的婦人應聲道: ”陳老,我在這裡,有什麼事情? ”

陳春齋皺着眉頭道: ”給他配兩個符武士,一個姨母不夠,再加一個! ”他指着郭十二說道。

郭十二想說不要,可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這裡可不是推辭的場合,他不能拒絕陳春齋的好意和安排,也許這裡的規矩就是這樣。他心裏暗道: ”先安定下來再說吧。 ”

梅雪驚訝道: ”那是……頂級待遇呀。 ”

陳春齋不耐煩道: ”讓你去辦,就快點辦! ”

梅雪應聲道: ”是,陳老,我馬上安排。 ”

陳春齋大聲道: ”好了,別停在碼頭上,快點進鎮,今天晚上就在鎮上歇息。 ”他對郭十二身邊的婦人道: ”既然安排你負責十二的生活,那麼我提醒你一句,盡心儘力照顧好他,以後有你的好處。下面還會安排一個姨母來,嗯,以你為主,如果在三個月時間裏,十二對你沒有意見,你就可以留下了,明白嗎? ”

藍姨開心道: ”明白啦,早就和我們說過規矩了,您放心吧,都交給我了。 ”她麻利地給郭十二整理着身上的皮袍。

陳春齋滿意地點點頭,這才下令進入小鎮。

小鎮上並沒有客棧之類的住宿場所,他們這些人分住在小鎮的民居里,陳春齋帶着郭十二住進了鎮長的家裡。

鎮長全家站在門口迎候,很熱情地將陳春齋一行人請入家中。

郭十二走進院子。鎮長家的房子是用大石塊壘砌而成,房子看起來不高,走進去才知道,這房子向下挖掘了一丈深,露出地面的高度差不多也有一丈,所以房間里不顯得壓抑。一個很大的炭火銅盆放在屋子中間,熱騰騰的氣息撲面而來,空氣中滿是炭火的味道。

圍繞着炭火銅盆,拼接了四張低矮的木塌。鎮長邀請陳春齋坐到木塌上,吩咐家人端上食物。堆尖高的白水煮肉,還有大塊的烤肉,每個人面前放了一個木盤,擺着一長一短兩把刀,長刀一尺,短刀一掌長,專門用來切肉的,還有一撮細鹽,用來調味,旁邊是兩塊不大的麵餅。

郭十二發現這裡肉隨便吃,但是麵餅是有限制的,只有自己和陳春齋面前放了一些麵餅,其他人面前就兩塊麵餅,即使是鎮長也不例外。

他不知道此地盛產野獸,肉食是不稀罕的,但麵食非常珍貴。此地不產糧食,完全依靠外界運輸進來,尤其是到了冬天,很少有麵粉運進來,因此麵餅成了奢侈品。

鎮長對郭十二非常熱情,這讓郭十二滿腹疑慮,想不通為什麼鎮長對自己如此熱情,他甚至從鎮長眼中看出一絲獻媚之色。郭十二暗忖: ”奇怪,我既沒有權,也沒有勢,更沒有錢,他對我這麼熱情幹嘛? ”

不過,很快就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