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眠眠做夢
眠眠做夢 連載中

眠眠做夢

來源:google 作者:也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別夢 易思眠 現代言情

「我被催眠了,夢裡都是你」在外人眼裡看來,別夢和易思眠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別夢家世好,樣貌好,學習好,簡直就是男神可是易思眠呢?家世一般,學習一般這這這,不可思議啊「是嘛?那我易思眠還不是追到了別夢!」「他們說我配不上你,說我…」「易思眠,是我高攀了你,不是你配不上我!」沒有心機哦,即使是喜歡男主的閨蜜也不會迫害女主,雙向暗戀的故事,有虐點,是姐姐的部分,但是以甜為主!展開

《眠眠做夢》章節試讀:

晚上易思眠收到姐姐易思閣的電話:「小羊,你來北城了?我在外地出差,過幾天回去,你們住在哪裡?」

你們?姐姐知道別夢也來了?易思眠眨眨眼睛回:「額,我們在賓館住……」話沒說完易思閣略微驚訝的聲音傳來:「這速度也忒快了?你悠着點,別讓人吃干抹凈了!」

易思眠抽抽嘴角,無奈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是來找朋友玩的,自己住自己的!」說完她又生氣的說:「再說了,我是那種隨便的人嗎?」

賓館隔音有些不好,門口的別夢端着水果頓頓腳步,輕笑一聲:「不隨便嗎?你小時候還說要給我媽做兒媳,現在就全忘了……」

說完又自嘲一笑:「我沒忘啊……」

當年他父親帶着他們從南城搬去其他城市,他好不容易長大了回到南城找小丫頭,小丫頭卻把他忘得一乾二淨,「小沒良心的……」別夢嘟囔轉身回到自己房間。

第二天易思眠和周洲在外面瘋玩,別夢充當工具人。兩個女孩在商場里買了閨蜜同款衣服包包,周洲拉着易思眠打卡景點,她們拍了許多照片,等別夢回去後才發現,幾百張的照片里竟然幾乎沒有他!有他的照片中他只是工具人,不小心入鏡而已。

別夢看着兩人在床上肩並肩靠在一起嘻嘻哈哈,心中滿是無奈。

易思眠應周洲要求,她和別夢從賓館搬到周洲家。別墅很大,別夢睡在客房裡,易思眠和周洲一起睡。周洲把保姆和管家遣回家,三人在家裡過起了頹靡卻又快樂的生活。

晚上,別夢出去給她們買零食,易思眠和周圍倆人在家看電影。

中途周洲出去接電話,回來後對着易思眠說她身體有些不舒服,先回去睡覺了。易思眠奇怪的看着她,她感覺不對,抿抿嘴點頭。

周洲回房間了,易思眠心不在焉的盯着電視,思緒飄到剛才......

周洲回來時眼眶紅紅的,應該是有不好事情發生了,但以她的性格,只會一個人......

想到這,易思眠站起來,向著周洲和她的房間走去。推開門後易思眠才發現周洲不在,偌大的房間里空蕩蕩的。

周洲把房間留給了她。

易思眠愈發覺得事情不對勁。她順着欄杆走向右邊,走廊里黑漆漆的。周家別墅空蕩蕩的,除了她此刻沒有任何人。

她拿起手機給別夢發短訊:「周洲今天有些不對勁,我先去陪她了。」

發完她放下手機,朝樓上走去。

易思眠沿着走廊,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找周洲。

易思眠忽然被什麼絆了一下,低頭看見一個很大的布偶,正孤零零無助的躺在地上。

布偶乾乾淨淨的,臉上有着大大的笑容,但在此刻,這笑容似乎包裹着巨大的悲傷和無法言說。

她撿起來,抬頭看着面前的房間。

輕輕的扣扣門:「洲洲?」

沒人說話……

她又小心的開口:「洲洲,我能進去嗎?」

無人應答……

她推門進去,房間裏面黑漆漆的,只有周洲和她輕微的呼吸聲。易思眠站在門口沒動,等適應了黑暗她才看見躺在在床上的周洲。

周洲背對着她,整個人埋在被子里沒有聲音。

易思眠走過去,看着周洲忽而說道:「洲洲,你騙不過我,你還醒着。你怎麼了?」

周洲沒開口,易思眠也不說話了。

許久,黑暗中傳來周洲的聲音:「眠眠,對不起,我……」

她沒說下去,易思眠坐下輕拍着她的背。雖然她不知道周洲遇到了什麼困難,但隱約猜出來是周洲父母出了事兒。

她和別夢來到北城一次也沒有見過周洲的父母,雖然周洲說他們有事兒,但次次提到他們她也只是草草帶過,不願多說什麼。易思眠能清楚的感覺到,周洲自從轉學後性格有些變化,她和他們在一起時總會發獃,即使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只要易思眠稍不留神,就和周洲走散了。

周洲看着和從前一樣,但笑容好像少了……

很久,周洲輕聲開口: "我以為他們會一起陪我很久,原來是我絆住了他們各自的幸福。」說完她苦笑一下,聲音開始哽咽:「我從小和媽媽見面的機會很少,但孩子不論怎樣也會不自覺的更加親近母親,加上父親工作總是不在,我,很想念媽媽……我告訴爸爸,說我想要媽媽多陪我,爸爸問我『是更愛媽媽還是更愛爸爸』,我回答『媽媽』……」

周洲的眼淚流下來,落在易思眠手背上,又滑在被子上,消失不見。

「真傻啊……」周洲苦澀的笑了笑,「後來爸爸的工作變得少了,有了更多的時間陪我玩,我很開心。隨着我長大,他陪伴我的時間更多,他把所有的愛都給了我,但不會再問我到底是更愛媽媽還是更愛爸爸。」

"我記得爸爸曾經自語說多陪陪你,長大就不能嘍』,原來是這樣啊......」周洲像是在回憶什麼,手指不自覺的蜷起,「今天我媽打電話來告訴我,她和我爸離婚了,我必須跟着她,因為這是她和爸爸定下的約定......約定好媽媽不拿爸爸一分錢,只把我帶走......」

易思眠難過的握握她的手,開始講述自己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