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猛男誕
猛男誕 連載中

猛男誕

來源:外網 作者:羅軍丁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羅軍丁涵 都市言情

八月,炎夏,濱海市。 每天晚上十點是陳揚最期待的,因為這個時候,少婦蘇晴就要去公用衛生間里洗澡。 陳揚租的是廉價房,和蘇晴共用一個衛生間。那衛生間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一塊碎磚頭有些鬆動。陳揚這個傢伙第一天來就發現了這個秘密,然後便開始了無恥的偷窺。 雖然這樣做不太道德。但陳揚覺得要怪就怪蘇晴實在是太漂亮,太有韻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髮指。 說起來,蘇晴今年二十八歲,目前在一家手機專營店裡做營業員。她是離異的少婦,獨自帶了六歲的女兒小雪在這座城市生活。 每天展開

《猛男誕》章節試讀:

想出了一個頭緒來,陳揚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人最怕的不是貧窮,而是沒有希望。 人最怕的其實是想盡了辦法,付出了足夠的心血,卻依然無法拼搏出一份尊嚴來。 陳揚不怕辛苦,不怕勞累,但他就怕沒有辦法救沈墨濃。 絕望是世間上的一種酷刑。 隨後,陳揚盤膝而坐。他開始運行大日月訣,讓心神陷入一片絕對的寧靜。 剎那之間,周遭的一切都安靜下來。陳揚能感覺到房間里,隱藏的蟲蟻爬動。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在母體之中,是那樣的安寧,祥和。 陳揚還能感受到身體里,細胞的毀滅和再生,能感受到自己腸胃的蠕動! 明心見性,可以見神! 說的就是眼下陳揚這種狀況。 陳揚感覺到身體里的億萬細胞都在蠕動,它們饑渴着,極力的渴望着營養。 只有等到身體里的營養完全滿足之後,身體才會圓滿。 身體圓滿之後,再次吸收的營養才能供給到大腦,從而讓大腦開始開發。 大腦是身體的神靈,但大腦卻不能阻止營養供給到身體細胞。 因為細胞要吸收營養是一種本能。 就像是一劍猛然刺來,大腦想要身體不躲避。但身體在下意識的狀況下,還是會躲避! 再則,衝擊大腦玄關,讓營養進入大腦皮層細胞里,那是一件危險而困難的事情。 這種營養的吸收,並不是普通的營養。普通的營養,身體,大腦是協調的。所以人才能活着。 而要產生法力的營養,那是要讓營養滋潤到腦細胞層里去的。 這是本質的區別。 陳揚修鍊兩個小時後,他對身體有了更加明確的一個認識。 修鍊完畢之後,陳揚方才躺在床上入睡。 他沒睡幾個小時,再次睜開眼時已是上午九點。 今天的天氣還是那樣的明媚。 而今日已經正式步入四月。 陽光透過窗戶灑照進來,那窗戶上還有綠色的盆栽。這樣的綠意盎然加上晨風吹拂進來,這讓陳揚無端的心裏愉快起來。 沈墨濃和林冰這兩個女人還在睡覺。 陳揚也不吵她們,而是自覺的下樓去買早餐。 等早餐買回來之後,沈墨濃和林冰才陸續起床。 兩女都是穿着睡衣,頭髮蓬鬆。這樣生活化的一面還是很難得一見的,陳揚暗暗打量,覺得沈墨濃比大師姐要有料一些。 不過大師姐這種冷酷御姐的范兒也很不錯。 至於沈墨濃,她是屬於氣質御姐。 各自洗漱完畢後,兩大美女來到了沙發前分別入座。 她們一來,頓時香味撲鼻。 陳揚確切的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脂粉叢中了。 早餐是油條加小籠包,還有豆漿。 兩位美女吃的優雅而愉快。 陳揚一邊吃一邊言歸正傳,他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林冰第一個肯定,說道:「可行!」 沈墨濃則說道:「這個法子,袁處早就想到了,而且已經在執行了。」 陳揚對袁星雲很是有些不爽,便說道:「既然已經執行了,怎麼沒見他跟我們說幾個位置,讓我們去查呢?」 沈墨濃不由翻了個白眼,說道:「你不要老是對袁處有成見。咱們不是昨晚去臨西了嗎?現在這還是大清早的。」 陳揚也翻了個白眼,說道:「太陽都曬屁股頭了,還大清早呢。」 說話之間,沈墨濃的電話響了。 沈墨濃拿出手機一看,正是袁星雲打來的。她便說道:「你看電話這不就來了嗎?」 隨後,沈墨濃接通了電話。 半晌後,沈墨濃掛了電話,她有些興奮的說道:「有新線索了。」 陳揚和林冰頓時也興奮了,陳揚馬上問道:「什麼線索?」 沈墨濃說道:「袁處查到了就在我們燕京的外郊有一處廢棄的老宅子,那裡陰氣濃郁,很早前就被傳成了鬼宅。袁處覺得聖嬰大王出現在燕京並非偶然,也許那處老宅子就是聖嬰大王的老窩。」 這個說法還是比較靠譜。 陳揚說道:「那還等什麼,咱們現在就去啊!」 沈墨濃說道:「你也被太心急了,現在這個時候,陽氣最是旺盛。那些陰物也許都躲到地底下了。咱們還是晚上過去為好。」 陳揚知道沈墨濃說的沒錯,便道:「那好吧。」 「那這一次,老袁晚上又有其他活動沒?」陳揚怨念很深的問。 沈墨濃莞爾一笑,說道:「沒有,他會跟我們一起去。」 陳揚說道:「好吧,那今晚遇到的肯定是小蝦米。一有真正的危險,老袁就不會在的。」 他這話說的是他的直覺。 吃過早餐之後,林冰又回房了。 陳揚不由嘆氣,他敲開林冰的房門,說道:「師姐啊,你知不知道宅女是什麼意思啊?」 林冰還以為陳揚敲門進來有正事要說,聞言不由翻了個白眼,說道:「無聊!」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你這樣天天宅在家裡,不跟外面接觸,我擔心你找不到婆家啊!」 林冰說道:「滾!」 陳揚嘿嘿一笑,轉身關門出去了。 他挺喜歡調戲大師姐的。大師姐雖然冷酷了點,但是不管自己怎麼調戲她,逗她,她都不會真正的生氣。 接着,陳揚又去敲沈墨濃的門。 不等沈墨濃回應,陳揚就自己推門進入了。 「你不用問我了,我知道宅女是什麼意思。」沈墨濃盤膝坐在床上,她連眼睛都不睜的說道。 陳揚呵呵一笑,他來到了沈墨濃的床前坐下。 「我不是要問你這個問題啊!」陳揚說道。 「我是處!」沈墨濃說道:「我要是就這麼死了,我沒有遺憾。」 這話說的看似有點莫名其妙,但陳揚卻是噎住了。這沈墨濃簡直就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蟲啊!自己的話還沒問出來,她就已經知道自己要問什麼了。 本來陳揚是想問,你還是處吧?你要是這次這麼出事了,那會不會很遺憾啊! 「靠,你會讀心術還是怎麼滴?」陳揚怪叫一聲。 沈墨濃不屑一顧,說道:「就你笑的那盪樣兒,就知道你肚子里沒好水。我遺憾又怎麼樣,你要給我填補遺憾?」 陳揚頓時大窘,這沈墨濃姑奶奶語鋒真是一貫的犀利無比啊! 隨後,陳揚就灰溜溜的出了沈墨濃的房間。 他一出去,沈墨濃自己都忍不住噗嗤失笑起來。 她覺得有時候這陳揚就真是個活寶啊! 下午三點的時候,陳揚一個人在沙發上看電視。 看的是哆啦a夢。 這也充分的說明了他是有夠無聊了。 家裡是有兩個絕色美女,還是御姐型的。但她們都不跟陳揚玩,陳揚喊她們出來鬥地主,兩女都狠狠的鄙視了他。 於是乎,陳揚也只好一個人自娛自樂了。 不過陳揚看似很放鬆,但並不代表他是好了傷疤忘了痛。所有的一切,他都已經深深的內斂起來。只待有一天崛起,他會釋放出屬於他自己的絕世鋒芒。 這個時候,陳揚的手機響了。 陳揚拿出來看了看,卻是蘇晴打來的。 陳揚知道家裡的兩個女人都是妖孽,耳力極好。所以他馬上就跑出去接電話了。 蘇晴打的頗為忐忑,第一句話就是說:「我會不會打擾到你了?」 陳揚不由有些汗顏,說道:「當然沒有。晴姐,你給我打電話,我高興呢。」 蘇晴立刻就有些幽怨的說道:「那也不見你給我打個電話。」 陳揚更加的汗,他這人,說不好聽點就是沒心沒肺的。很少,他會去主動思念某個女人的。 他的性格中就像是一個浪子,跟女人在一起的時候會柔情百轉。一旦分開,也很少想念。他連靈兒都很少想念,他更不知道秦墨瑤還在糾結之中。也沒體會蘇晴是如何的思念他。 不過陳揚還有個優點,那就是說起謊話跟喝白開水似的。他馬上說道:「我這段時間正在執行秘密任務,剛剛才空閑下來。正準備給你打電話呢,誰知道你就打過來了。要不怎麼說,咱們兩就是心有靈犀呢。」 蘇晴見陳揚說的正經,便有些猜不透陳揚說的到底是真是假了。不過就算陳揚說的是假的,但蘇晴也已經滿足了。她甜甜一笑,有些害羞的說道:「我也想你了。」 陳揚聽着蘇晴柔柔的聲音,頓時覺得身子某個部位有些躁動了。他邪邪一笑,說道:「那你的身體想不想我?」 蘇晴是過來人,那裡不懂陳揚這話的意思。立刻嬌嗔着說道:「你壞死了。」 陳揚哈哈一笑,他說道:「等我回來,咱們大戰三百回合,我要讓你下不了床。」 蘇晴更加受不了,說道:「你怎麼……越來越無恥了。」 陳揚調笑一會,便也就言歸正傳,他沉默了一瞬後說道:「蘇晴,對不起,我不能經常的陪着你。」 蘇晴輕淺一笑,說道:「哪有什麼對不起的,我覺得我現在很好。我長這麼大,只有現在這段時光才是最美好的。有我想要的東西,有我可以思念的人。更重要的是,我知道你心裏也有我,那就足夠了。」 「我愛你!」陳揚醞釀一瞬後,說道。 他說的是情真意切。 「我也愛你!」蘇晴害羞無比,但她還是鼓足勇氣說了出來。隨後,她入少女嬌羞的道:「不跟你說了,拜!」 接着就掛了電話。 陳揚覺得內心柔情甜蜜,不過馬上,他轉身的瞬間就僵住了……

《猛男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