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萌妹子用撲克助我封神
萌妹子用撲克助我封神 連載中

萌妹子用撲克助我封神

來源:google 作者:周一我休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為 林婧 都市小說

【慢成長、講邏輯、拼智慧、不狗血,再加上一點點隱晦的車】富二代穿越成窮小子卻甘之如飴,為什麼?1米82,88斤,卻能10分鐘吃200個包子,點解呢?氣血值0.5,卻想上二級武道大學,當守夜人,做夢嗎?實力還很弱的時候就有了欲除之而後快的敵人,怎麼殺?十年之後,異獸將再度入侵藍星,怎麼破?有美女有異獸有武道有智斗萌妹子會在二十多章出來撲克出現在第三章封神,就要到這本書的末期了謝謝觀看展開

《萌妹子用撲克助我封神》章節試讀:

周為朝門口一看,只見一個身穿白色浴袍,腳踩一次性拖鞋的高個男子慢慢走了進來。

「奶奶的,你這個小偷,害老子追了這麼遠,現在更是搞得老子連洗個澡都不得安生。」

浴袍男邊走邊罵。他的手上拿着一把直刀。

平頭男突然從兜里掏出兩瓶聚氣劑,像使暗器一樣毫不猶豫地朝着浴袍男擲去。

浴袍男微微一笑,身形輕輕一晃,兩瓶聚氣劑竟穩穩地分別落進他兩個敞開的浴袍兜里。

平頭男趁着這個空檔,轉身朝着窗外飛去。

就在他快要接近窗戶時,一張臉像是橫移一般,快速出現在他面前。

是紅梅!

紅梅的臉上露出狠毒的笑容,雙掌輕輕往前一推。

「看到你這張臉,我就覺得噁心!」

平頭男面如死灰,身體無力地朝着浴袍男飛去。

浴袍男伸出左掌,掌前憑空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盾牌。

平頭男被盾牌撞得彈到了地上。

他躺在那裡一動不動,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

眼角竟滲出了眼淚。

浴袍男居高臨下地望着他,嘴角高高挑起:「喲,真是個痴情的主啊。」

平頭男的傷口裂的更深了,幾乎可以見到骨頭。

「你下來了嗎?」

浴袍男突然對着門口大喊一聲。

「來了來了。」清脆的聲音剛剛進入眾人的耳朵,一團紅影便如箭一般射了進來。

「嘿嘿,師兄,給。」

浴袍男接過紅影遞來的瓶子,打開了瓶蓋就往平頭男的傷口上倒。

瓶子里是白色的粉末,浴袍男順着平頭男的右肩一路倒到了左腰。

粉末接觸到傷口,皮肉頓時發出「滋滋」的聲音,冒出陣陣白煙。

一陣難聞的焦味直衝眾人的鼻子。

「啊……」

平頭男像毒癮發作了一般,身體不住地顫抖,有節奏的敲擊着地面,發出急促地「咚咚」聲。

周為心裏痛苦的「咦」了一聲,忍不住地想:這要是倒在我身上……

林婧一臉的驚恐,雙手緊緊攥着周為的胳膊,身體在微微地發抖。

高挑女人和劉宇傑站在一起,兩人的臉都蒼白如紙。

劉宇傑更是抖得像是剛從冷庫里出來一樣。

紅梅站在窗口,臉上不見任何錶情。

一時間,屋裡只剩下平頭男的慘叫聲。

周為乘機打量那團紅影。

是一個20左右,穿着紅色連衣裙和紅色平底鞋的小美女。

小美女扎着個馬尾辮,五官精巧,臉很小,像一個洋娃娃。

她見周為在打量自己,也朝周為看了過去。

「哇,小弟弟,你的肚子怎麼在發光?」

小美女一臉的驚奇,說著就朝周為走來。

對於肚子發光,從小到大,周為不知道見過多少次了,早就習以為常。

「啊這……是天生的。」

「好神奇哦。」

小美女伸手想去摸周為的肚子,「還是我最喜歡的紅色。」

「小茵,別鬧!」浴袍男看了周為的肚子一眼,叫住了小美女。

他對這些平民沒有任何興趣。

「哦……」,叫小茵的小美女留戀地看了一眼周為的肚子後,便走到了浴袍男身邊。

「師哥,怎麼樣,有的救嗎?」

「開玩笑,我們守夜人專用的『爽身粉』什麼傷治不了?」

話說著,只聽平頭男的慘叫聲越來越輕,他身上的小傷口竟在短短的時間內全部結痂。

而那條深可見骨的刀痕也癒合的只剩一條淺縫。

「拿來。」

浴袍男向小茵伸手,小茵從裙子的口袋裡掏出一個棕色的瓶子。

浴袍男倒出一顆藥丸,塞進了平頭男的嘴裏。

平頭男悶哼一聲,身體突然像散了架一樣,軟軟地癱在地上。

「你怎麼不穿咱們守夜人的工服?」

「師哥,你自己不也穿着酒店的浴袍嗎?」

「我是怕他又跑了,來不及換。還說呢,上次要不是你搗亂,我怎麼可能讓他逃走,又怎麼會有今天這一出!」

「哎呀,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就不要在意這些小細節啦。」

兩個人邊說,浴袍男邊把平頭男提拎了起來,平頭男像是一坨死肉一樣,毫無生氣。

「帶我們去找剩下的葯。別想動歪腦筋,你應該察覺到了,你的氣血已經全部被葯抑制,現在連個普通人都不如。」

平頭男虛弱地點了點頭,對他來說,一切都無所謂了。

浴袍男環視了一眼房間,心想:「哼,可悲的普通人,就這麼一個貨色就被嚇成了這樣。」

「小茵,我們走。」

「慢着!」

門外一個聲音響起,聽起來渾厚無比。

「弄壞了我的酒店,就這麼走了嗎?」

周為往門外一看,只見門外不知何時,聚集了大量的酒店工作人員。

從他們身上的制服來看,有門童,有保安,有侍者,有廚子。

前面送酒的侍者也赫然在列。

只是,他們的面孔都比較年輕,不像是能發出剛剛那種聲音的人。

周為的視線往下走了幾十公分。

在所有工作人員的正前方,還站着一個身高大約1米55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發須皆白,臉上的肉有些鬆弛,一雙眼睛卻炯炯有神。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POLO衫,領子高高地立着。

他的身後不乏190的大高個,但此時,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讓周為感到,他才是190的那個。

連驕傲的浴袍男都要低頭:「請問你是……」

「我是這個酒店的老闆,俞正會。」

俞正會雖然在跟浴袍男對話,但周為卻感到他瞥了一眼自己的肚子。

周為低頭一看,肚子里的紅光已經減弱了很多,在灰色T恤的遮蓋下,艷紅色的光漸漸變成了暗紅色。

俞正會走了進來,眼睛看着破爛不堪的牆壁,不住地搖頭:「這個人不能走!」

浴袍男冷笑一聲:「我是漢吳市守夜人張光哲,這個人是通緝犯,現在我要押他回漢吳受審,你敢阻攔嗎?」

「守夜人辦事,我一介普通市民當然不敢阻攔,但他破壞我的酒店,嚇跑我的客人,這筆帳總該有個說法吧。」

俞正會的話不無道理,張光哲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臉上露出了難色。

「這裡是外市,這人又是這個市最大酒店的老闆,強龍不壓地頭蛇。雖然自己是守夜人,但也只不過是剛入職兩年的新人罷了,很多門道還沒有摸清楚,還是小心點為好。」

「我來付,我來付!」

劉宇傑見現在局面已經趨於太平,身體也不抖了,立馬活躍了起來。

「俞總,今天酒店所有的損失,全部由我劉宇傑承擔!」他說著看了一眼平頭男:「馬的,老子從不白嫖。」

他又轉向張光哲:「張隊長,我叫劉宇傑,我有個弟弟叫劉宇傲,剛考上漢吳的二級武大,他將來也想當守夜人,以後如果有機會的話,還請張隊長照顧照顧他。」

這個張光哲一看就是個守夜人新人,但他叫他隊長,暗中抬高了他的身份,希望能博得他的好感。

「考上二級武大可不容易,如果見面,他又有資質的話,我會教教他。」

沒有人能夠抵擋恭維,何況這個劉宇傑還替他解了圍。

「劉總言重了,」俞正會一改嚴肅,堆出滿臉的笑容:「這麼點小錢怎麼敢讓劉總破費,這樣吧,我就賣劉總個面子,這個損失,我們就不追究了。」

劉宇傑露出一副「你這小子很上道」的表情,嘴裏卻說:「不行不行,畢竟這是因為我弟弟的宴會引起的,這個責任由我來負。」

「不愧是劉總,有擔當!既然劉總執意如此,我這邊倒是有個提議,不知劉總可否一聽?」

「俞總請講。」

「這次損失我承擔,我再私人給你300萬,再送你一張皇京酒店的vip卡,以後只要劉總過來,所有的費用,全部免費。」

「你這是?」劉宇傑有些驚訝。

「只要你把這個女人讓給我。」

劉宇傑順着他的指尖看過去,指尖的那邊,是林婧。

周為心中暗罵一聲:「草!」他走到林婧前面,把她護在了身後。

劉宇傑一時有些發愣,他看了眼俞正會,又看了眼林婧,最後,目光停在門外黑壓壓的酒店員工身上。

「沒想到俞總是性情中人,好,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俞正會豪爽地說。

「我們可以走了嗎?」一直沒說話的浴袍男張光哲突然問道。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俞正會說著讓開了道。

「不過……」俞正會話鋒一轉。

「怎麼?」

俞正會對着張光哲拱了拱手:「我也想請張隊長照顧一個人。」

「?」

「我有個小兄弟,雖然沒考上二級武大,不過將來也會當上守夜人,希望張隊長到時也照顧照顧他。」

「不可能!沒考上二級武大,怎麼可能當得了守夜人?大叔你在開玩笑吧。」小茵天真地問道。

張光哲也覺得俞正會在開玩笑,但他沒有戳破,只是淡淡地問:「那個人是誰?」

「他!」

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驚訝的神色。

就連周為自己也是一臉懵逼。

俞正會的手,指的正是自己。

「他?」張光哲嗤笑一聲。

「我會照顧他的,」他轉身走向門外,「如果他能進守夜人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