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萌寶來襲:厲爺追妻火葬場
萌寶來襲:厲爺追妻火葬場 連載中

萌寶來襲:厲爺追妻火葬場

來源:google 作者:夏依依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厲騰 夏依依 霸道總裁

愛了他十年,卻被當成為了錢出賣身體的女人被離婚之時,夏依依做了一個決定,哪怕這輩子得不到他的心,也要讓他永遠記得自己!於是,向來乖順的夏依依,做了一個瘋狂的舉動展開

《萌寶來襲:厲爺追妻火葬場》章節試讀:

眼見沒有嚇唬住來人,趙辰立馬慌張的開口:「停!你們知道我是誰嗎?不搞清楚狀況就敢隨便出手?」趙辰邊說邊不停的跟他身邊一個狗腿子使着眼色,讓他出去叫人。
而那男人接收到趙辰的旨意後,也不敢不從,顫顫巍巍的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厲騰抬眼,狹長的眼眸微微一眯,眼神幽暗深邃,讓人看不清他的情緒。
他坐在那裡,翹着二郎腿,後背微微後傾靠在沙發上,雙手搭在沙發的邊緣,他隨意的動作在別人眼裡彷彿天生的王者風範。
只是坐着便給人一種強大的氣場,讓人不敢直視。
在場的人彷彿做錯事一般蜷縮在一起,低着頭,連大氣都不敢喘。
突然,只見他修長白皙的手指做了個暫停的手勢,王川心下瞭然,也不着急的恭恭敬敬立在厲騰身旁。
而這時,趙辰還不怕死的挑釁着:「等着吧!我的人馬上就到了。哈哈!馬上就是你們的死期。」
而之前恭維趙辰的男人們用看智障的眼神撇了他一眼,只希望這位大佬不要把火氣撒在他們身上就好!
他們根本就沒有碰那個女人。
「誰敢在我的地盤撒野!」一道粗狂的聲音傳了進來。
眾人紛紛朝門口望去。
只見一個大約四五十歲的男人,穿着中山裝,邁着穩健的步伐走了進來。身後跟着一群身手不凡的打手。
趙辰見狀,連忙驚喜的撲了過去,委屈道:「二叔,您可要替我做主啊!」
趙雲看着自己的侄子被砸的頭破血流,瞬間憤怒道:「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是不想在豐都混了嗎?」
趙辰則抑制不住的興奮,他沖二叔身後的狗腿子男人豎了個大拇指,沒想到他不負眾望,讓二叔親自到場給他撐腰。
趙雲環視了四周一圈,在看見沙發上那個不可一世的男人的面龐時,他嚇得差點暈了過去。
趙辰見狀趕緊把他二叔扶住了,而趙雲則是愣住了……
什麼情況?這尊殺伐果斷的大佛怎麼會來他的會所。
看着男人黑沉的臉色,他心裏頓感不妙,莫非!是他侄子惹怒了這位大佬。
而坐着的厲騰看着趙雲的表現,滿意的揚起了嘴角。
不錯,至少還有一個認識自己的人!
趙雲緩過神來,點頭哈腰的來到厲騰面前:「厲爺,是什麼風把您吹過來了?」
眾人看着撐腰的人來了,剛剛才緩了一口氣,突然看到這一幕,好多沒骨氣的人直接嚇尿了。
今天他們的心情就跟坐過山車似的跌宕起伏,讓人難以言喻!
而此刻的趙辰直接當場石化。
他二叔剛剛叫他什麼?
厲爺!!
能讓他二叔這種稱霸一方的人物卑躬屈膝的討好的人只有鼎鼎大名的閻王厲騰!
趙辰猜到這裡已經忍不住全身發抖,心裏卻在祈求:
千萬不要是厲爺,千萬不要是厲爺……
「你的侄子動了不該動的人!」厲騰冷漠的開口,彷彿看死物一般盯着趙辰。
「對不住厲爺,要殺要剮隨您處置,只希望您可以留他一條狗命,不然我不好向我哥交代!」趙雲一邊摸着頭上的汗,一邊顫顫巍巍道,心裏將趙辰罵翻了,這個蠢貨,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這尊大神。
「你在教我做事?」聞言,厲騰掃了一眼趙雲,冷冷的開口,後者臉色頓時一僵,聲音都有點顫抖,「不、不敢。」
看着叔叔戰戰兢兢的樣子,趙辰絕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無論如何都沒想到自己今天竟然為了一個女人得罪了閻王厲騰。
「厲爺,我錯了,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我不是東西,您就饒了我一條狗命吧。」
趙辰趴在地上不停的道歉,把頭都磕破了,雙手還不停的扇着自己耳光,渾身止不住的發抖,一股尿騷味從下面傳出。
剛才還囂張跋扈的「辰少」,居然直接被嚇尿了!
就算被嚇尿了,趙辰也沒停下動作,額頭都磕的血肉模糊,臉也腫成了豬頭,看起來滑稽無比。
趙辰都快哭了,在他的記憶中,這些年得罪厲騰的人估計早就投胎轉世,重新做人了,自己居然敢碰他的女人,簡直廁所里點燈,找死(屎)啊!
而其他的男男女女知道來人是厲騰後,都主動的趴在地上求饒,畫面好不壯觀。
而這一切看在夏依依的眼裡,滿是錯愕!
天啦!這些人怕厲騰都怕到這程度了?
看來他對自己的懲罰還算是輕的了??如若不然,自己的小命估計已經沒了。
她甚至佩服起五年前的自己竟然敢睡了厲騰,簡直是勇氣可嘉!
在場的各人臉色各異!
而現場的氣氛僵持不下,所有人都在等候「閻王」的發落!
厲騰瞬間眉頭緊蹙,厭惡的掃了一眼趙辰,厲聲道:「你們都可以滾了,他留下!」
話落!這群男女如令大赦,連爬帶滾的蜂擁而出!
趙雲看了看豬頭的侄子又看了看渾身散發出瘮人氣息的厲騰,沒敢再多話,無奈的搖了搖頭,跟着退了出去,而那些打手則是一臉沉默的跟在他身後。
很快,偌大的包間就只剩下厲騰的人和趙辰。
而此時的厲騰再也坐不住了,他一把拽起沙發上一臉懵逼的夏依依,便大步走了出去。
一個手勢,身後便響起了殺豬般的慘叫,隔着門都能想像到裏面殘酷的畫面。
夏依依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下了樓,她張牙舞爪的想要掙脫男人的魔爪。
可奈何男女力量懸殊太大,她此刻就跟個毫無招架之力的小雞一樣,而厲騰便是那隻威武霸氣的雄鷹。
在眾人同情的目光下,夏依依就這樣被拎出了夜總會。
一出大門,厲騰便嫌棄的鬆開了手。
「啊!」的一聲,夏依依猝不及防直接一個踉蹌摔在了地上。
夏依依揉着自己摔痛的膝蓋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她忍不住滿腹牢騷…
這個男人還是這樣不近人情,不懂憐香惜玉。
厲騰憑藉他一米八五以上的傲人身高,居高臨下的俯視着夏依依。
「上車」語氣冷漠無比,說完便轉身上了車。
夏依依想起剛剛發生的事就心有餘悸,雖然厲騰及時出現救了自己,可萬一是想到了其他更好整她的法子呢!
不行,她還得回去陪寶貝兒子呢!
夏依依猶豫着不肯上車,淡淡回絕道:「厲總,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吧!天色太晚了,我也該回家了。」
既然決定劃清界限,她覺得還是叫他厲總好。
厲騰眉心微蹙,這不知好歹的女人,自己剛剛救了她,連句謝謝都沒有嗎?
真是沒有禮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