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麻衣神相
麻衣神相 連載中

麻衣神相

來源:google 作者:獨孤寒雪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獨孤寒雪 陳方元

神鬼天弄客,月影現乾坤神算爭天奪,命擇落天塵是命運的捉弄,是瞞天過海的心計守得雲開日,便賜有緣人展開

《麻衣神相》章節試讀:

用日之水三大老

第二天清早,二叔果然很早就來找我老爸。

我聽見動靜,也趕緊翻身起床,跑了出來,老爸白了我一眼,說 ”你別這麼積極,我們可沒說帶你去! ”

我不滿道:「憑什麼? ”

老爸瞪着眼道:「不憑什麼,不準去就是不準去,老子的話,你敢不聽? ”

我「哼」了一聲,說: ”那你別拿我那本書。 ”

老爸疑惑地說:「你的哪本書啊? ”

我得意地說: ”《義山公錄》啊,那是爺爺留給我的,是遺產我有權利讓你用,也有權利不讓你用:你不讓我去,我就不讓你用書: ”

老爸被氣笑了,說:「你個免崽子,書在我這裡,我想拿走就拿走:還用跟你商量?

我硬着頭皮說:「書我已經找到了,被我藏了起來,你不讓我去,我就不拿出來! ”

老爸慣了一下,說: ”果然被你小子給拿走了!信不信老子打你? ”

我說:「我現在是大人了,你只要不怕別人笑話你你為老不尊你就打你兒子吧: ”

老爸頓時無語

二叔道:「好了,趕緊走吧都去,都去! ”

老爸道: ”兔崽子,還不趕緊拿書去!到時候你可別亂說話! ”

老爸終於鬆口,我頓時欣喜萬分:老媽囑咐了我幾句,我滿口答應,進屋換了換衣服,就急忙出去

了。

我們三個跟着二腦袋坐上車奔赴大何庄,過了潁河大橋。我們前前後後走了幾十里坑窪不平的山路,我的肺都快震碎了。

一下車,我就迫不及待地對二腦袋說: ”快走,讓我看看什麼是上戰白白酒公店凶宅:

二腦袋說:「馬上就到! ”

一路上,據二腦袋說,老何家住的宅子不是老何家的

那個宅子曾經的主人是這裡方圓聞名的大地主何天明,文革時期,何家也就破敗了,他們家的大宅子再次被拆的拆,毀的毀,老倔頭的老爸那時候是大何庄的村支書,搶先佔了其中一個主宅子,並在原有剩餘的宅子基礎上,請人修繕了一下,就成了老何家的房產。

但是:修繕之後沒多久,老倔頭的老爸就去世了,老宅就由老倔頭住了..

當時:有人對老倔頭說: ”你爹死的離奇,估計是修宅子動了風水:你找人給看看吧:: ”

老倔頭對此不屑一顧:老倔頭的老婆卻相信得很,就找了聞名在外的我祖父去看宅子,祖父當時是帶着二叔一起看的,據二叔說,當年祖父一見何家老宅就大吃一驚說宅子修得太奇怪了,而且裏面怨氣很重:日後必然是凶宅,一定得改。

無奈老倔頭最拿手的就是倔死活不吃我爺爺那一套:半句話都不聽:

我問二叔道: ”爺爺為什麼說那是凶宅,有什麼根據沒有? ”

二叔說: ”我當時還小,也記不大清楚,只聽你爺爺說宅子的格局很奇懌,是養陰之地,不是陽宅應該有的等等,別的不好的地方好像還有吧–咱們去看看就知道了。 ”

二腦袋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帶着我們去看老宅子和老倔頭,

何家老宅在大何庄最北面,那是背山而建的一個房子,遠遠看去,孤零零的一座,很大;很清冷,尤其是在早上,這所老宅子在山腳下顯得格外蕭肅。

老倔頭的老婆跑回了娘家。這個宅子她是死活不住了;那麼眼下就只有老倔頭在裏面了。

走近了以後,我發現這所宅子的外圍埫體是用老式的聲磚動成的,瓦片也是灰瓦,從外觀上看這個宅子東西很長,南北很短,但是門樓卻是朝西而建,算是比較獨特的造型

門樓是那種老式的瓦造高門樓:暗紅色的六釘大木門很是斑駁:門前有幾顆樹,門樓和正巨之間有個磚砌的中門。中門前的天井裡也種了幾怵樹,院子里也種滿了楊樹,看來老何家很喜歡種對啊

只可惜現在是春天,楊樹都變成光桿,還沒長出葉子,不過,要是等到夏天,這院子肯定是綠木成蔭,多涼快啊。

我正看得有趣,心想,這房子不錯啊:多有古典的味道,怎麼變成凶宅了?

老爸卻忽然驚叫一聲道: ”五陰之木!

我們幾個都吃了一驚。

五陰之木?老爸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二腦袋更是驚恐的打顫,話都說不出來了。

二叔盯着老爸說: ”大哥:你也看出來了? ”

老爸點了點頭,看了我們一眼道:「我曾經聽我父親說過,在風水裡,很講究種樹的種類和排冇的格局,這座老宅種樹的種類和格局幾乎都犯大忌諱了。在門樓外種松樹:在天井和正門內種上槐樹,真是大不應該。」

”你們這座老宅,處于山下,又是孤零零的獨處一地,本來就陽氣不盛,再種上五陰之木,陰氣中生,又難以敬掉,積累時間一長,必生陰物,這樣的宅子真幾乎可以算得上是凶宅了:

我在腦袋裡迅速地搜索,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義山公錄》里說「五陰之木」是指松樹、柏樹、槐樹、榆樹、檜樹。這五種樹木都是性喜陰,壽命又長,極其能匯聚陰氣,營造陰地。而且喜陰的蟲蛇往往會附居,所以松柏一般是種在墳地守護陰宅用的,榆樹、檜樹多種在廟宇、祠堂附近。陽宅前後很忌諱種..

至於槐樹,雖然不大,但枝椏很盛、成材之後,更是遮天蔽日,阻擋陽氣內進。一個院子里往往有一棵這樣的樹都會很陰涼,更不用說全種上了。

而且槐樹的槐』字就是一個木』,一個鬼』,可謂是性最陰,這個宅子的天井竟然連種了三顆槐樹,還正對門橙,陽氣進不來,整個宅子必然是陰氣很重,

這就是五陰之木!

但是除了五陰之木,書中還記載的有別的不祥之木,而這所宅子里竟然乜種的冇,它們無一不犯了陽宅風水之大忌,我實在不知道這老倔頭是怎麼想的。

我記得《義山公錄》里還有一句話:叫做「前不栽桑:後不栽柳,院中不栽鬼拍手」。說的就是除了五陰之木以外的另外三種禁忌之樹,即燊樹、柳樹和楊樹,

「桑 ”通「喪」,不祥之音,是陽宅中較為忌諱的一種樹:柳樹枝一般用來做「招魂嘴」、 ”哭喪棍」的,柳條也常常被用來插在墳塋上,種在陽宅中也不吉利;而楊樹葉子繁多,風一吹則「嘩嘩」作響:如同鬼拍手一樣,白天還沒什麼事,到了夜裡,樹葉影子亂晃聲盲亂響,十分嚇人,時間久了,肯定會影響人心,造成不好的後果。

這門樓前的樹不知道是不是桑樹,但是院中的楊樹可都是俗稱鬼拍手 ”的禁忌之樹

但是僅僅就憑這些樹,也不至於匯聚那麼多陰氣,以至於讓一家三個男人都發瘋致死吧?

我還是不願意相信。

二權正在和二腦袋解釋什麼是五陰之木」,二腦袋聽得一愣一愣的。頭抖的跟撥浪鼓似的,也不知道是相信還是不相信,但看他的樣子:還真不愧被叫做「二腦袋」:

老爸還在看何家老宅的外形,眉頭緊鎖,嘴裏不知道在說什麼!

老爸在不做武管之後:搞過建曾經是村裡最好的木匠和泥瓦匠,後來又放棄建築活兒去做生

但對於房屋建築還是十分精

通, 他現在看到這種奇特的老氣

子,估計內心深處有所觸動,又回歸到老本行了:

我順着老爸的目光,也去研究那老宅:只不過我和老爸不同,老爸看的是結構和樣式,我看的則是老宅沉澱的歷史。

前前後後,上上下下,我看了沒多久,腦袋裡忽然靈光一閃,一句話脫口而出: ”不對啊:這個房子的格局我怎麼好像在那裡見過? ”

「你在哪裡見過?」二叔問道. ”讓我想想, ”

略一思索,我便想起來了,是《義山公錄》里《堪輿》篇里的圖形..

這座房子又犯了風水裡的兩個大忌–掉底房和橫宅

我的臉色變了,按照《義山公錄》來說,這個真可謂是貨真價實的凶宅啊!

何謂「掉底房」呢? ”掉底房」是房的一種走勢,和「升棺發財」型的房子正好相反::主宅地旁偏低,門樓偏高。這樣的房子住久了:陰氣都會下泄,匯聚到主宅之中.對人極為不利:

這裡所說的陰氣不僅僅指陰濕之氣,還有污穢之』:怨憤之抑鬱之氣,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匯聚在一塊,再強壯的人估計也會生病,而且這種環境下容易招來蜈蚣、喝子、蛇等毒物,尤其這房子又是在山裡,這樣反過來會更增加宅子的陰氣,日子越長,越不好,如果從科學的角度來講,不僅影響人的生理,還影響人的心理;生理不好,心情再不好,出事那是少不了的。

我對自己能用科學知識解釋風水道理十分得意,但是這 ”橫宅』卻是解釋不了

慣毛則是指廳醫東西過長南北過寬,這樣的格局是風水大忌!《義山公錄》有一句活叫做: ”卯酉不足,後之自如:子午不足居之大凶。 ”我的爺爺甚至在下面批註說: ”當院榚着長,必損少年郎。 ”

難道真被爺爺說中了,所以老倔頭才接連死了兩個兒子?

而這個院子不但東西奇長,大門還建在西側,甚至有向西擴張的意思,我實在不知道當初造這所房子的地主腦子是不是生鏽了,因為現在的人大多不顧及風水,不相信風水,但是那個時代的人是建房必看風水的嘛.

那個老地主要麼是腦子生了銹,要麼是請了一個腦子生了銹的風水先生.

但是,不能否認,設計這個房子的人很大膽,很前衛,很有創新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