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麻衣神探
麻衣神探 連載中

麻衣神探

來源:google 作者:劉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嬸 張人 懸疑驚悚

我叫曌遠,我師傅學了相術能看穿人心,被七里八鄉村民稱頌為天師,然而在我十五歲那年,他被人挖墳掘墓,整個人皮被剝掉掛在樹上村裡人都說師傅是因為泄漏天機太多,遭了老天爺的報應而學了相術的我知道言多必失,早有這麼一天,我也會步入師傅後塵,卻沒想到報應來的如此之快那一天,同樣的地方,在同一棵樹上,掛了一具人皮女屍……...展開

《麻衣神探》章節試讀:

  「現在得到的線索只有一個,是個和劉嬸不太熟的男人!」

  和瘦猴從劉嬸家跑出來之後,瘦猴便迫不及待地問我有什麼線索。我只能聳了聳肩,無奈的說出了這個近乎荒唐的答案。

  果不其然,瘦猴向我瞪了一眼,「都和劉嬸干那事了,還不熟?」

  我搖了搖頭,閉上了雙眼,劉嬸的音容笑貌漸漸浮現在腦海之中。

  劉嬸的面相相當不錯,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典型的心思平靜,內心堅毅的面相。

  眉順且長又清淡,眼清,鼻挺且潤,嘴淺,這種面相則代表着女人恪守婦道。

  現在想來,劉嬸的面相像極了電影明星劉亦菲,絕對是一個心善有福,長命百歲之相。

  而且平日里劉嬸為人清靜,深居簡出,會刻意和村子裏的其他男性保持距離。

  我覺得劉嬸很有可能是在不清醒的狀態之下才和那人發生了關係。

  自然,這極有可能不是所謂的『熟人』。

  「唉!」我沒有向瘦猴說明,只是搖了搖頭之後嘆道:「要是能找到劉嬸的屍體就好了。」

  只要有屍體在,我就能看出劉嬸死前是不是喝醉了或者是受到了什麼藥物的影響。

  我們倆沒有再討論,又走了一會兒之後,瘦猴便向我告辭要去睡覺了。

  夜深人靜,微風輕漾,我不免又胡思亂想了起來。

  不由得,想到門縫裡看到的那隻眼睛。

  如果瘦猴認得沒錯,那隻眼睛是人而不是鬼的話,那他偷偷跑到劉嬸家幹什麼?

  難道也和我們一樣,覺得劉嬸死得蹊蹺,想要親自調查?

  可為什麼見到我們之後要逃?

  而且為什麼我會覺得那隻眼睛很像劉嬸呢?

  不知不覺之間,已然快要靠近家了。

  收回思緒,抬頭往家門看去。

  我一怔。

  看到漆黑的屋檐之下,有一個人!

  心中駭然的同時,連忙朝着那人的腳邊看去。

  好在,那人雖然站在屋檐之下,可月色還是能照到他,他的腳邊是有影子的。

  的確是個人!

  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這才有心思去打量那人。

  胖,出奇的胖。

  整個身子都像是個球似的,沒有兩百多斤是絕對不會有這種身形的。

  但落鳳村可沒有這麼胖的人!

  難不成是到了劉嫂家的**?不知道什麼原因來找我了?

  如果真是這樣,十有八九是知道了我偷偷的跑到了劉嬸家了吧。

  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然後裝成一臉無辜之狀,朝着家門口走去。

  然而越近,我的臉色就越難看。

  門口的人背對着我,上半身沒穿任何衣服。

  看到那人的背綳得極緊,整個背的皮膚像是綳成了一塊用力拉扯的帆布!

  離得近了,更看到那人的背呈現出缺血之色,其上筋絡略顯,隱有青氣凝而不散,平順如紙而無崎點!

  我猛地停下了腳步,雙眼瞪到了極限,呼吸瞬間變得沉重。

  這種皮相,是死人的皮相!

  當時的第一個念頭,是覺得又發生了命案,有人死在了我家門口。

  所以立馬加快腳步朝着家門走去。

  可就在踏出幾步之後,我認為已經死了的那道身影——往右側輕輕地一移。

  隨着那人影右移,我的腦子轟地一下炸了。

  真的,有鬼?

  我熟讀《麻衣相術》,深諳面相命理之說。而這卻反而讓我看得更加通透,人與鬼到底誰可怕,那可真不一定!

  再者,師傅也曾經替我算過,說我是一個極度命硬之人,鬼神不近。

  那一刻,不知道哪裡來了勇氣。

  一咬牙,一捏拳,再度朝着那人影看了過去。

  只見到那人影,已經移到了我家牆角,然後朝着房子之後的後山移去。

  明月通透,看得清清楚楚,那人影的雙腳,沒有落地!

  我在心裏掙扎,可最後還是克服了層層恐懼,咬着牙拔腿朝着那飄着的人影追去。

  原本以為,在向那人影追去之時,他會轉身來攻擊我。

  不料他往後山飄去的速度突然加快。

  這情景讓我極度害怕的心理一松,加大了雙腿的力量。

  在短短的一分鐘的追逐之下,那人影沒入了後山的小矮林之中。

  但還在我視線內。

  雖然明知黑夜山路難行,可已經到了這地步了怎會放棄?緊跟着我也進入到了後山矮林之內。

  然而剛進入到矮林,便看到前方飄着的人影突然一轉。

  我的視線恰好被一棵樹擋住,再無法看到那人影。

  於是連忙偏身移步。

  那樹不大,只要稍稍的偏身就能重新看到他。

  可那人影地卻並沒有出現在我的視野之中。

  不敢浪費時間,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最後看到的人影的地方,而後朝着四周望去。

  可是除了樹與草,什麼都沒有。

  那人影,消失了!

  那是一個兩百多斤的大胖子啊,雖然現在是在樹林裏面,可不管是樹還是草都絕對不可能藏得住那種體重的人!

  死人皮相,飄着移動,又突然消失了。這不是鬼是什麼?

  沒有了追逐對像,我稍稍的冷靜了下來。

  之前憑着一腔熱血而冒出來的勇氣也快速的退去。

  轉身朝着四周望着,空寂的山林,消失的鬼影,讓我打了個冷顫,背脊發涼。

  趕緊轉身想要回家鑽進被窩裡。

  可剛剛轉身,就突然聽到背後傳出一陣呼呼風聲。我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便只覺得後腦一疼,緊接着雙眼一黑,不醒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