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陸少的新婚醫妻
陸少的新婚醫妻 連載中

陸少的新婚醫妻

來源:google 作者:季涼涼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季涼涼 安若依 霸道總裁

傳言——季家千金是軟弱花瓶,胸大無腦陸家三少是殘疾廢物,不堪一擊一場交易,她被迫嫁給了他委屈?嘲笑?被欺壓?開什麼玩笑?她家傳名學,醫術了得,一手銀針出神入化分分鐘能叫你重新做人……結婚第一晚,她提出交易,用銀針威脅:「老公,你出錢,我醫你如何?」本在輪椅上的男人忽然起身,朝她步步逼近:「老婆,你剛剛說什麼?」...展開

《陸少的新婚醫妻》章節試讀:

  「小女孩,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季涼涼倔強地搖頭,小手攀上了男人健碩的胸膛……

  今天,是她的十八歲生日。

  而她的生日禮物,竟然是躺在一個陌生男人身下。

  空蕩的走廊,手術室的門打開。

  季涼涼回過神來,趕緊擦掉眼淚抬起頭。

  「抱歉,我們已經儘力了,患者成了植物人……」

  醫生嘆氣的聲音落在耳邊。

  季涼涼身子顫抖着,終於再也堅持不住了,嚎啕大哭。

  「不可能!我不是都湊齊了手術費……怎麼還會有意外!你一定是騙我的是不是!一定是騙我的!」

  她靠在白牆上,撕心裂肺。

  這時,一陣高跟鞋的聲音由遠及近。

  她抬起頭,看見是後媽安若依,嘲諷一笑。

  這個女人現在出現,是不是就想確認,爸爸死了沒有?

  「季涼涼,三天後,你跟陸摯堯結婚。」安若依的語氣高高在上。

  「怎麼?我爸重病的時候你不管不顧,這時候你倒是能想起和陸氏的婚約?」

  「陸家的千萬彩禮,我已經收了,所以,由不得你。」

  「千萬彩禮,呵,怎麼不讓你的寶貝女兒季暖暖嫁過去,我可沒那麼值錢!」

  季涼涼冷笑,她不是不知兩家婚約,只是那陸摯堯,陸家二少的身體……聽說跟活死人沒什麼分別!

  如果是健康的陸家大少,安若依肯定趕着季暖暖往前貼了,又怎麼會輪到她?

  「小賤蹄子怎麼這麼歹毒呢?我家暖暖是季氏最後的希望,你做個聯姻工具,就是對季氏最大的貢獻了。」

  「如今季氏危機,你不嫁,難道看着你爹一生心血毀於一旦?」

  聞言,季涼涼只覺得眼前一黑,差點站不穩。

  十歲前的她做夢也沒想到,她那個向來溫和內斂的父親竟然會出.軌,而且她還有個大她三歲的姐姐,叫季暖暖。

  直到她十歲給母親守孝之時,安若依帶着季暖暖進季宅大門,她身披白綾,不知所措。

  人情冷暖,她從此一清二楚。

  「如今季氏的股價大跌,就差這筆彩禮起死回生。」安若依的嗓音不斷響在耳邊。

  「季涼涼,你不嫁也得給我嫁!」

  季涼涼悲哀地笑了。

  一天之內,她竟然像商品一樣被定價兩次。

  「誰不知陸摯堯是個殘廢?我爸才進醫院,你就這麼迫不及待要把我賣了?!」季涼涼不甘地怒吼着。

  半個月前一場嚴重的車禍,季恆達生命垂危,急需一百萬手術費!

  而她那後媽,竟然連一百萬手術費是都不肯拿出來!

  還卷着季氏的錢跑路了!

  要不是因為安若依吞了季氏那麼多錢,她又怎麼會選擇把自己賣給那個男人。

  但就算賣了,也沒能讓父親平安醒來。

  而此刻,自己更是要走向另一個深淵……

  「季涼涼,我看你就是克父克夫的命,反正都是重病的人,讓你多照顧一個怎麼了?哪來的保姆護理費能給上千萬,別不識好歹了!」

  「我告訴你,嫁不嫁可不是你說的算。你爸雖然成了植物人,但事後的費用,你給得起?你要是不想他這麼早死,該怎麼做,你明白的。」

  季涼涼恨恨地盯着她,縱使安若依威脅,她想反抗,卻又無力反抗。

  「好,我嫁。」

  下一秒,安若依從包里拿出紅色的本本,扔到季涼涼眼前。

  季涼涼看着紅艷艷的「結婚證」三個字,宛如雷擊!

  原來這一切是個局,就等着她跳下去。

《陸少的新婚醫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