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連載中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落網之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謙 奇幻玄幻 落網之愚

標籤:修仙,神醫,炎黃鐵衛,狐族公主,龍族少女,山海經,陰陽二氣訣,合歡宗,「老乞丐,我落榜了,明天跟着你一起要飯」「天玄九針可是天階功法!」「至陽為先,至陰為鬼,半陰半陽為人」「自古肉身成聖的人都在少數,小子,你這條路很難走啊」「築基一下皆為螻蟻!」「阿黑,那小子又不好好修鍊,交給你了」「阿白,臭小子的靈魂我可以每天抓起來練,不過這煅體的是還是得你來」「卧槽,白爺,你的後輩們正在被人干啊,要幫忙嗎?」「小子,讓出身體,我來出這口惡氣」「喂,黑爺,代練上一下號」「上號!」展開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章節試讀:

回到房間的吳謙,第一時間就泡進了落地窗邊的浴缸里。

他不是弱智,所以在知道老乞丐從小教給他的那些東西與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格格不入之後,更多的時候吳謙都是刻意壓制年輕人熱血好鬥的本性從而隱藏所學。

直到今天,老乞丐突然在人前表露出來,要自己醫治他人,很顯然,自己作為一個普通人的生活要結束了。

餐廳里,在珠珠被保安請走之後,曼玉便請老乞丐和羅家父子一同到包廂享用飯菜。

「沒想到刀皇前輩還有這樣的往事。」

羅野聽完了曼玉講述以前發生的事情這才明白自己羅家和刀皇的關係,遠遠無法匹敵曼玉和老乞丐的關係。

「嗨,刀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現在只是一個老乞丐罷了,以後叫我尹老便可。」

「是,尹老。」

羅藝和羅野自然不敢忤逆老乞丐的意思。

「佟總,今天這麼巧,正好我們羅家也想擴大投資,不如到時候佟總給羅家在江城找找機會?如何?」

羅藝明白,現在拉攏老乞丐最好的途徑就是拉攏曼玉,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先形成商業共同體。

「好呀,曼玉在這裡就先謝過尹老和羅總啦。」

曼玉冰雪聰明,哪裡不知道羅家是看上了尹老這棵大樹,不過生意人嘛,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尹老,請問,那吳少俠,對於我兒子的腿……有幾成把握?」

羅藝最關心的自然是自己兒子的雙腿,這麼多年來求醫問葯,都不見好轉,畢竟被修行者圍攻之下,能保住一條小命就不錯了。

「你兒子的腿我看過,被人損經毀脈,別人故意留條性命就是要讓你們羅家記住這個教訓,以老夫的水平,僅僅只能做到讓你兒子能站起來罷了,想要徹底復原,還是得需要臭小子的天玄九針」

尹老轉頭又看向志剛。

「你那個的事情也是一樣,年輕的時候在冰冷潮濕的水牢里直接廢掉了,現在只能用臭小子的天玄九針才有轉機。」

「天玄九針?」

曼玉和羅家父子異口同聲的問道。

「不錯,天玄九針,乃是天階醫術,分為天九針和玄九針,就算是**的修行者組織炎黃鐵衛,也只有一本天階功法,兩三本玄階功法。」

老乞丐毫不客氣的對**最神秘的炎黃鐵衛評頭論足着。

「炎黃鐵衛?」

曼玉一頭霧水,她雖然身為江城數一數二的商業家族的掌事人,但是跟在京城下很多年的羅家相比,還是見識太少。

「佟總有所不知,這個世界上有些與眾不同的人,他們個個身懷絕技,可能在這江城這類人比較少,但是在京城裡,每一個稍微有點規模的家族裡至少有一位這樣的高手坐鎮。」

「原來如此,那尹老,鎮守羅家多少年了?」

曼玉蕙質蘭心,自然不會在尹老那多想些什麼,張嘴便直接問道。

「這…」

羅藝面露尷尬。

「實不相瞞,我羅家已經很多年沒有修行高手坐鎮了,跟尹老相熟也只是一次偶然而已。」

羅野毫不顧忌的,直接說道。

這也是羅家成為京城二流家族的最大原因。

任何一個家族的產業,或多或少都會跟其他家族有競爭,為了避免互相爭鬥損失太大,因此但凡涉及到產業爭鬥,都是派自己家的修行者處理,這已經成為行業內的一個潛規則了,若是有人違背了這條規則,是會被所有擁有修行者的家族圍攻的。

「那沒有修行者的家族不是很慘?」

曼玉略顯擔憂的問道。

「也不盡然,只不過在競爭能力上會差上一大截。」

羅野很耐心的跟曼玉解釋道。

「想來那位吳少俠應該也是一位修行者咯?」

曼玉歪着頭笑眯眯的看着老乞丐問道。

「勉強算得上,但是丫頭,你可別打他的主意,這小子,老夫都拿他沒辦法。」

老乞丐善意的提醒曼玉道。

「曼玉明白了。」

老乞丐這是為了曼玉她們好,在這江城當一個富家大戶,比去京城裡跟那些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世家大族爭一口飯要舒服太多。

「那尹老這是準備讓吳少俠出山嘛?」

羅野有些期待,若是能讓吳謙加入自己家族,既能獲得有力的修行者坐鎮,又能獲得刀皇的照顧。

「誒嘿,你也別想了,那小子的脾氣更不是你這種老油條能駕馭的。」

尹老沒好聲好氣的說道。

「這次去京城,主要目的是跟你羅家做成這筆交易,其他的一概不過問。」

「明白,明白。」

老乞丐都這樣說了,也算是給羅家兩父子交了底,沒必要再在他們兩個乞丐身上下功夫了。

「曼玉,你和志剛也早點休息吧,老夫猜啊,那小子明天就會跟志剛治療的,現在應該在房裡準備。」

「曼玉明白,多謝尹老。」

剩下的只是略微寒暄幾句,羅藝但是很認真的跟曼玉討論了一些投資方向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吳謙就已經準備好了針袋,在餐廳等着了。

「喲,小乞丐,今天起來的這麼早啊,少見啊」

尹老伸着懶腰走向吳謙,今天尹老還換上了一套新衣服,唯獨那雙破破爛爛的人字拖還踩着。

「幫你還人情,你都不說一聲謝謝的,不講究啊,老東西。」

吳謙也不客氣的回懟。

「欸,小乞丐,真不考慮去打工?」

尹老直接就坐到吳謙身邊,正好羅家父子和曼玉夫妻倆這會不在身邊,尹老也確實想跟吳謙聊聊。

「打什麼工?指着這?沒行醫執照呀。拿你的那把破菜刀?拜託,現在是法制社會了。我好歹也是個搞藝術的,總不能進廠打螺絲吧?」

吳謙一改往日跟尹老鬥嘴的樣子,兩人竟然和和氣氣的在談話。

「你這是看不起我老乞丐咯?這天底下人都知道,讀書,讀什麼書,在哪讀書都只是有個過場,真正的歷練還是得在社會裡挨打。」

說著,尹老不知從哪裡掏出一個精緻的小木牌塞到了吳謙手裡。

「典司?」

吳謙毫不猶豫的把木牌收進兜里。

「你就不準備跟我說點什麼嘛?」

吳謙收好木牌之後問着老乞丐。

「不是說了嘛,你去了羅家,就能慢慢知道了,我也是受人所託,現在能換一份清靜就不錯了。」

「那你這天玄九針和天冥刀法?」

吳謙試探性的問着老乞丐。

「那自然也是受人所託啦,當年那人也交代了,我能學會這刀法已經是莫大的機緣了,這天玄九針,我卻是一竅不通,沒想到你個臭小子,刀法精湛就算了,這天玄九針也是厲害的不行。」

「少來,你難道不清楚你這天冥刀法只有上半部?」

吳謙一語道破,頓時讓老乞丐啞口無言。

「可是……老夫只學的會上半部啊,人家只讓我帶着天玄九針,又不讓我把天冥刀法也帶回來,反正在這裡,半本刀法也夠你用了。」

老乞丐見無法迴避,只好強行結束這個話題。

「這裡?老東西,果然你還有一堆瞞着我!」

「哎呀,你就別問了,待會把志剛治好了,再去把羅家的兒子治好,咱們要他個千八百萬的,瀟瀟洒灑過日子多好。」

「……」

還不等吳謙反駁,老乞丐直接起身,朝着餐廳里剛上的肉包子就沖了過去…

「吳少俠,今天起這麼早啊,還沒吃早飯呢吧?」

曼玉帶着志剛笑嘻嘻的走了過來。

吳謙看了一眼老乞丐的身影,嘆了口氣。

「嗯,早上治療的話效果最好,所以我在此等候。」

「真的嗎?那…那趕緊吧…」

曼玉一聽,激動的不行。

「別下跪,別磕頭,找個安靜的房間,準備一盆熱水,一些熱毛巾就行。」

「吳少俠,這邊請,剩下的我來安排。」

曼玉等待這一天很久了,強掩內心的激動,十分合理的開始安排。

吳謙點點頭,跟着志剛一起上樓。

「誒!等等我!」

老乞丐拿着七八個大肉包,十分滑稽的跟了上來。

剛剛下樓的羅氏父子看到了,也打消了吃早飯的念頭,趕緊跟上。

來到房間里,吳謙讓志剛把衣服褲子脫了躺床上去。

「可能會有點刺痛麻癢,忍住不要亂動,忍一下就過去了。」

吳少一邊整理着手裡的針,一邊囑咐志剛道。

志剛緊張得猛的點點頭,認真的樣子看得曼玉有些忍俊不禁。

「我沒來晚吧…」

老乞丐屁股頂開門,手裡還抱着幾個包子,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我想…來看看,應該可以吧?」

羅藝把腦袋從門縫伸進來,硬着臉皮說道。

「我是無所謂啦,安靜一些就好。」

吳謙剛說完,羅藝羅野兩人噌的一下就進來了,還做了一個保證不做聲的手勢。

對於吳謙的實力,他們是很關心的,畢竟是要給自己兒子治療的人,自己還是有些不放心。

然而,整個房間內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尹老。

在老乞丐發現吳謙那不太和善而又嫌棄的眼神的時候,這才意識到不太對,趕緊囫圇吞棗般把剩下的包子趕緊塞進了嘴裏。

一個小時過去了,志剛上面被扎滿了銀針,令人不忍直視,曼玉捂着嘴巴淚水在眼眶裡轉悠。

老乞丐則是在一旁微笑着不停點頭。

「最後一針,比前面都疼,實在不行拿個毛巾咬着吧。」

吳謙自顧自的一邊拿着一根金針擦拭着一邊說著。

志剛已經面如土色,滿頭大汗,直喘粗氣。

晃了晃腦袋,志剛還是堅定的搖搖頭,表示自己忍受得了。

曼玉這時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不過也只敢掉淚,不敢大聲。

就連一旁的羅氏父子看着志剛的眼神里都滿是欽佩。

畢竟敢在那玩意上下狠手的,都不是一般人。

吳謙簡單一笑,見志剛準備好了,二話不說,金針往菀菀中這個穴位上一紮。

志剛疼的一哆嗦,但是還是強忍着痛意沒有暈過去,周圍的幾人除了老乞丐,都為他捏了一把汗。

緊接着,吳謙不停的通過金針和銀針在志剛上面構築的針陣,使用天玄九針的秘法重塑志剛損壞多年的經絡。

老乞丐眯着眼睛,仔細看着志剛要害上面的針陣。

一股股淡藍色的真氣不停的在針陣中來回穿梭,一部分用來疏通經絡,一部分修復刺激損壞多年的經絡和神經。

往往只有在武王境界以上才能做到真氣外放,現在的吳謙通過針陣儼然已經有了武王境的水平。

老乞丐滿意的點點頭,看來天玄九針在他手上卻是提升挺大,雖然看上去僅僅是個入門武者,但是實際上已經具備了武王境的實力。

「呼…收工。」

吳謙站起身來,輕輕的慢慢的一根一根卸下了志剛上面的銀針。

隨後拿起旁邊早已準備好的毛巾擦了擦汗。

「老東西,手機拿來…」

曼玉還在擔心這次的治療會不會有效果,吳謙回頭朝着老乞丐說道。

「幹嘛?你要我手機作甚。裏面沒錢的…」

「拿來吧你!」

吳謙果斷從老乞丐手裡把手機「搶」了過來。

「誒,你不會!別啊!」

老乞丐反應過來吳謙到底要幹嘛,張嘴想要阻止他。

只見吳謙狡黠一笑,從老乞丐手機播放器里隨便選了一個avi後綴名的文件播放了起來……

吳謙把手機放在志剛面前播放,傳來的聲音讓曼玉羞的臉通紅。

直到志剛恢復了功能。

吳謙這才關上了手機。

「完事了,不過建議你下個月再行房事,先將養一個月。」

「好的,多謝神醫,我們夫妻都等了這麼多年了,多等一周也無妨。」

曼玉看到了志剛的反應,心裏樂開了花,想要個孩子是他們多年來的願望,如今終於看到了希望,別說等一周了,再多等一年他們都願意。

「我說這小子能行吧,哈哈哈哈哈」

說著老乞丐悶聲不響的把手機從吳謙手裡搶了回來。

「臭小子,一點也不給我面子啊。」

老乞丐咬着牙齒從牙縫中朝着吳謙吱出這麼一句話來。

「呵,是你先動手的!」

吳謙不甘示弱。

「父親,看到了嗎?能確定嗎?」

羅藝在一旁輕聲對着羅野說道。

「醫術我不懂,但是從氣息上看得出來是武者境,這一點可以確定。」

羅家在北都京城世俗界也算有名有姓,自然對武道界有一定的基礎認識,更何況羅家原本也有武道界的人撐場面,只不過幾年前被人殺害,同時也讓羅藝的兒子腿部受傷,現在還坐在輪椅上。

「尹老…我兒耀祖的腿……」

羅藝趕緊上前問道。

「明天就出發吧…老東西的債早點還完。」

吳謙依舊滿不在乎的說道。

羅藝和羅野心花怒放,本以為尹老和吳謙會在這裡耽擱幾天,沒想到吳謙這麼直接。

「好好好,那我立刻聯繫好明天早上的飛機。」

羅藝說著就離開房間,開始聯繫航空公司辦理包機手續。

「尹老,吳公子,老夫在這裡先謝過了。」

羅野說著就朝着吳謙和尹老的方向跪了下來。

「小野啊,臭小子去京城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我得先走一步,不用擔心,臭小子給你孫子治腿也得些日子,那些藥材就交給他吧。」

老乞丐上前把羅野扶了起來說道。

羅野對尹老的話從來言聽計從。

「恩公,吳小公子給曼玉幫了這麼大一個忙,您就這麼走了,怎麼也得讓曼玉和志剛好好報答一下二位才是啊!」

曼玉一聽尹老要離開,立馬上前拉住尹老的手,嬌滴滴的說道。

「關老乞丐什麼事,你們要報答去找小乞丐好了,哈哈哈哈哈,走了。」

說罷尹老強行掙開曼玉的手,轉身離去。

二話不說,吳謙追了出去。

「這……」

曼玉滿面愁容,也不知道怎麼辦。

「佟老闆,老夫近日聽聞這吳公子吳少俠最近剛剛高考結束,或許佟老闆可以從這方面入手。」

羅野好歹是在京城裡混跡過這麼多年的,投其所好早已練就的爐火純青,這時候幫佟家一手,算得上是幫了自己兩手,血賺!

「多謝羅老。」

佟曼玉一下子就領悟了羅野的意思,拿起手機就開始聯繫人起來。

追上老乞丐的吳謙上來就給了老乞丐一腳。

「又想去哪裡鬼混?!這麼快就想跑!啊!刀皇是吧!」

「誒嗨,你這小子,怎麼脾氣這麼大呢,我這不是先去京城給你探探路嘛不是,嘿嘿嘿」

老乞丐一臉賤笑的看着吳謙拍了拍身上的灰說道。

「那這個破爛是怎麼回事…」

知道老乞丐不會說自己要幹嘛,吳謙也懶得追問,伸出手,把那塊木牌拿了出來問老乞丐道。

「這可是**的炎黃鐵衛的腰牌,身份的象徵,可不是什麼破爛,這東西好着呢。」

老乞丐一臉得意的樣子。

吳謙張嘴剛想問。

「誒,有什麼問題去問小野吧,他會給你解釋清楚的,你就讓老乞丐快活些日子吧,溜了溜了。」

老乞丐丟下這麼一句,施展輕功飛快的消失不見。

「淦…早知道應該先打斷他的狗腿!」

吳謙忍不住罵了一句,看着老乞丐消失的位置還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