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六合仙緣
六合仙緣 連載中

六合仙緣

來源:google 作者:卧雪殘陽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燕兒 秦三

人乃萬物之靈,一念成仙,一念成妖,一念成魔,一念不生則成佛請看少年浪子秦三如何返璞歸真,打破命運枷鎖,攜兄弟美人闖蕩修仙世界,歷經艱險,終成大道展開

《六合仙緣》章節試讀:

夜色很涼!

經歷了一天的喧鬧,不斷地接觸這個世界的新事物,又不斷地有這具軀體原先的記憶復蘇,秦三覺得頭都快要爆炸了。

打發走了毛四,他便一個人靜靜地躺倒在茅舍前草地上,仰望着天上閃閃的繁星,回想這短短一天時間所經歷的前世今生,心中感慨萬千,不知不覺地便睡著了。

睡夢中,秦三來到一個奇怪的地方,那裡是一個巨大的球形空間,四面八方都沒有東西,空蕩蕩的,被一層灰濛濛的霧氣團團填滿,只有一些金色的蝌蚪般文字不斷地在飛舞盤旋,彷彿是活物一般。

當他出現在空間**時,那些金色的蝌蚪很快便組成了一篇整整齊齊的文字,從右到左,從上到下地排列起來,清清楚楚地豎立在他眼前。

這是一種什麼文字,秦三的確不認識,但仔細看去,心中卻立刻出現了那文字的內容,原來是一種叫做「天衍九變」的功法修鍊口訣。

這法訣共有九層,根本不用他去解讀記憶,從金色蝌蚪文字中自動凝聚出一個小金人,縱身飛入他的眉心識海之中,盤膝坐在識海上方,口中清晰地念着一段拗口的法訣,雙手快速地結出一連串稀奇古怪的手勢,天衍九變第一重「天元變」法訣便清清楚楚地印入他的記憶之中了。

秦三記下了第一重法訣,正要去看那其餘部分,那些金色蝌蚪卻四散飛去,眨眼間便失去了蹤跡。

他向前跨了一步,試圖抓回幾個蝌蚪,卻是一腳踩空,向那無盡虛空跌落下去,大叫一聲驚醒過來。

秦三滿頭大汗地翻身坐起,下意識地摸摸頭腦,又摸摸四肢,確定都在,這才確定自己方才是在做夢。

只是那夢中學會的天衍九變第一重「天元變」法訣,現在回憶起來仍是如同印在腦海中一般清晰,讓他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夢中學會了什麼東西。

他想來想去都不得要領,便乾脆按照天元變法訣,盤膝坐在地上,結出修鍊手勢,按照夢中那小金人修鍊的樣子,閉目開始修鍊起來。

閉上眼睛,秦三忽然感覺到自己體內有一種氣流在流動,與血液的流動相仿,但流動的線路卻有些差別,心想應該就是這裡的人所說的真元了。

這個法訣行功路線十分奇怪,真元在法訣的引導下,運轉得十分快速,隨着他手勢的不斷變換,眨眼間便在他周身經脈中繞行了無數個圈。

此時若是有人在旁邊觀看,便可看見乳白色的天地元氣一絲絲從空氣中分離出來,漸漸向他身旁聚攏,形成一道乳白色的星雲狀煙霧,呈螺旋形圍繞在他身旁,緩緩地旋轉着,向他的身體中滲透進去。

秦三疲憊的軀體得如此純凈、濃郁的天地元氣滋養,很快便輕鬆自如、飄飄欲仙起來。

就連那左臂上的飛劍貫穿傷,也在法訣運轉數轉之後,傷口開始結痂,麻麻痒痒的很快就合攏了。

這種感覺,簡直就是如沐春風,不知不覺之中,他就這樣盤膝坐地修鍊了一個晚上。

黎明時分,秦三收功站起,頓覺身輕如燕,四肢百骸無處不舒坦,似乎是這裡的人所說的修為上升的跡象。

回到茅舍之中,他取出宗內配發給他的白色儲物袋,從中取出那些記錄了修鍊方法的玉簡,按照日間毛四所敘方法,一一貼在額頭,果然有許多基礎的修鍊法訣輸入記憶之中。

秦三選擇了一些最基礎的法訣,諸如控物術、隱身術、穿牆術、天眼術,五遁術,御劍術、巨木術、水箭術、火球術、疾風術、搬山術等盡皆熟悉了一遍,一一演練過去。

這些法訣其實他本來就應該是學過的,身體上的記憶比腦海里的記憶更加可靠,只要有法訣引導,不消片刻便牢牢記在了心中,配合起體內真元,竟然施展得有模有樣,彷彿練習了無數年般熟稔自如,只是威力有大有小而已。

熟悉過了基礎性的法訣,秦三感覺自己彷彿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舉手投足間,便可飛沙走石,亂木橫空,也能御劍飛天、彈指生火,簡直就是那傳說中的仙人一般。

直到此時,他方才確信,自己的的確確是穿越到了一個修仙的世界,這個世界有一些人可以修鍊法術,從凡人變成仙人,但大部分人卻還是螻蟻,生老病死,六道輪迴,一樣也少不了。

而他秦三,從火雲道人等天雲宗高層口中可知,應該是具備了修鍊成仙人的最佳體質——純陽之體,可以快速地修鍊到很高的境界。

想到這些,秦三心中忽然有些難過。

在前世,他追求武道,孜孜不倦,以至於將那美麗的少女一個人留在家鄉,待他學成歸來,已是天人相隔,只余黃土一抔。

如今,他又遇見了她,雖然已是物是人非,但他從看見她的第一眼起,就決定要好好保護她,再也不會讓她在自己面前受到一點傷害。

這是這具身體的原本願望,還是他前世帶來的遺憾使然,他無法分清,但是他會毫不猶豫地努力做到。

可是這些都只是將來之事,目前最要緊的,他覺得應該查出那幾人為什麼一再地來殺他,若是不把事情弄個清楚,將來別說保護項燕兒,自保都困難。

「秦三,秦三!」他正緊握拳頭,沉浸在痛徹心扉的回憶之中,忽然門外傳來清脆的呼喚聲。

茅舍柴扉嘎吱推開,項燕兒帶着一陣香風,翩然走了進來,手中提着一個竹籃。

她把竹籃放在桌上,掀開蓋子,一股奇異芳香撲鼻而來。

秦三聞見那香味,立即湊了過去。

只見那竹籃中有數碟飯菜,還有一整隻燒雞,都做得十分精緻,看上去色香味俱全。

他頓時食指大動,急忙伸手去撕那雞肉。

「啪!」雞肉沒撕到,他手上卻脆生生地挨了一記巴掌,項燕兒看着他那餓鬼形象,噗嗤笑道:「看把你餓的,還不趕快去洗手。」

秦三的確是餓了,從昨天穿越過來,一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吃過任何東西,因為他沒有在這茅舍中找到任何燒飯的家什,也不知道天雲宗里該到哪裡去吃飯,忙活了半天,葬了老瞎子師傅,都忘記問問毛四在哪裡找吃的了。

他戀戀不捨地出門去,弄了些泉水洗過手,匆匆在衣衫上擦了擦,便趕緊沖了回來。

項燕兒已經把竹籃中的碗碟擺好在桌上,他顧不得客套,立刻舉起碗筷,一頓狼吞虎咽,宛如風捲殘雲,頃刻間便把那一桌子飯菜全部吞下肚去。

面對這一桌子的杯盤狼藉,項燕兒雙手支住下巴,微微側頭看着他。

他忽然想起自己一個人獨吞了這許多飯菜,也不知道她吃了沒有,於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問道:「呃,這個,燕兒,你吃了沒有?」

項燕兒咯咯笑道:「你把盤子都舔乾淨了,我現在說沒吃還有用嗎?」

秦三大窘,使勁搓着雙手一個勁兒呵呵傻笑。

項燕兒笑道:「對了么,就是這種傻笑才像你,昨天你那兇惡樣子真是嚇了我一跳。」

說罷,她又從竹籃中取出一個白色儲物袋,就是他昨天從司庫房中領來的那種,與幾塊玉簡一起,交給他道:「我昨天忘記你失憶了,找不到地方吃飯,所以今天一早聽火雲師伯說起他要出去一段時間,托我照顧你幾天,這才特意找司膳院為你做了些飯菜,以後你可以自己去司膳院吃。這玉簡是師伯讓我轉交給你的修鍊法訣,儲物袋中是一些松子、黃精、首烏、山參、蓮藕等物,你食量大,修為又低,平日裡帶在身邊,餓了就吃點,等以後修鍊到可以辟穀了,就不用吃那些葷腥之物,靠這些自然之物,甚至僅僅是呼吸吐納也可以生存下去了。」

秦三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截粗壯肥美的黃精,掰下半截遞給項燕兒,邊咬邊問道:「燕兒,我要修鍊到什麼境界,才可以辟穀?」

項燕兒接過黃精,放在手中把玩着,輕聲說道:「大概要築基以後吧,築基以後對日常飲食的要求就少了大半,哪怕只吃些松子、黃精之類也足夠身體需要,若是修鍊到結丹之後,那便可以完全依賴吐納天地元氣存活,不須吃任何東西了。」

「築基?結丹?這是修鍊等級嗎?」秦三以前修仙小說沒少看,對於一些修鍊術語還是略有了解,聽見這兩個詞語如此耳熟,便繼續問道:「那結丹以後應該就是元嬰了吧?」

「咦?」項燕兒詫異道:「看起來你昨天還真是開竅了呢,竟然知道結丹之後有元嬰境界了。」

秦三哪能告訴他其實是中場換人了,只得訕訕地笑笑,不置可否。

項燕兒繼續說道:「我所知道的修鍊境界其實就是鍊氣、築基、結丹、元嬰、嬰變、化神這幾個等級,除了鍊氣期是十級以外,其餘都只分初、中、後期和大圓滿四個等級,你現在就是最低等的鍊氣五……啊不,六級……」

項燕兒說話間突然發現秦三修為又上升了一級,頓時大驚失色,失聲叫道:「呀,怎麼會這麼快,你昨天不是才鍊氣五級的嗎?怎麼一天不見,就上升到鍊氣六級了?」

秦三摳摳後腦勺,不好意思地笑道:「嗯,這個,我昨天晚上修鍊了一個晚上,似乎是有了些進步,沒想到升級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項燕兒站起身來,圍着他轉了一圈,在他身上這裡摸一下,那裡拍一把,嘖嘖感嘆道:「你這個怪胎,難怪昨天父親說起火雲師伯收你為徒,有些悶悶不樂,原來這純陽之體果真如此恐怖,一夜之間便可以從鍊氣五級突破到六級,真是飛一般的感覺。要是照這個速度修鍊下去,別說是我父親的大弟子岳霆師兄,這個世界將來還有誰能做你的對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