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領主大人也要好好種田才行!
領主大人也要好好種田才行! 連載中

領主大人也要好好種田才行!

來源:google 作者:逆蒼天看不透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安妮 遊戲動漫 羅傑

【網遊+穿越+系統+種田+單女主】內測玩家王霄穿越到還未公測的網遊《第九世界》,邊境領地種田的故事就此展開展開

《領主大人也要好好種田才行!》章節試讀:

「大人馬上就到達您的領地了。」索隆看着遠方的村莊說道。

「知道了。」羅傑把玩着安妮的銀白秀髮敷衍的回答。

上次玩弄別人的頭髮還是上學時,玩前排的女同學的頭髮,她性格好長得也可愛。可惜班主任不領風情,強行把女同學和他拆開了。不然有可能成為他的女朋友。

羅傑在腦海里意淫着美好的青春回憶。

「城堡改造進度。」

【城堡改造進度8%】

羅傑打開了地圖欄,前方的村莊是龍潭鎮。

突然一陣提示音出現後,地圖欄上的屬於羅傑的領地信息已發生變更。

【未命名男爵領——持有人羅傑男爵】

羅傑點入領地地圖查看村莊的詳細分佈。領地主要由龍潭鎮、鹽田鎮、新民鎮、果樹島鎮四個集鎮和無數個小村莊組成。

心裏催動領地鑰匙,一個發著微光的半月形鑲嵌物出現在他手裡。

【領地鑰匙:由領主對領地鑰匙進行魔力注入化成領地基石鑲嵌物。將其放置在領地基石後,領地將永遠屬於你以及你的直系親屬。】

【王國聖器「神聖地契」:王國所有合法領土都在「神聖地契」中顯示出來。國王擁有最高「神聖地契」上所有領地的最高名義頭銜。貴族領主擁有「神聖地契」中規定領土範圍,即領地鑰匙決定你的領地範圍。】

【叮!檢測到領地基石鑲嵌物,基石位於新民鎮。】

「我們現在前往新民鎮,今晚就在那邊休息。」

「是羅傑大人。」

……

「老闆,你這旅館賣不賣啊?」

「大人,為何要買這旅館?」索隆疑惑的問羅傑。

「我的城堡還未改造完成,現在我們先在這地方住着,而且旅館我另有他用。」

店主在兩個人的對話中察覺到了他們的身份故作苦惱地說:「大人,我現在就靠這旅館過活,沒了旅館我該怎麼辦?」

「你看這個數夠不夠?」羅傑將3枚金幣擺放在櫃檯上。

「夠了,夠了,多謝大人!」這偏遠地區木材不貴,人工也不貴。加上裏面的傢具用品最多值1金幣,也沒折舊。3枚金幣店主屬實是賺麻了。

【叮!已擁有旅館 +2領導力】

「你僱傭的那些店員都留下繼續幹活,你把地契和僱員契約交給我的人就可以走了。」

「明白,大人。」店主恭敬的說道。

「班尼爾,這旅館先交給你管理。我現在出去一下。」

推開了旅館的門走了出去, 羅傑跟隨領地鑰匙的指引走到旅館正對面的廣場上,廣場**有一個半月形的凹槽,他將領地鑰匙放置其中。

【是/否注入50魔力】

【是】

【領地基石激活完成】

【請為領地命名】

羅傑放棄了思考,他真不是命名的料,果斷點了旁邊的隨機命名。

【領地命名完成——格拉摩根】

【稱號增加——格拉摩根男爵】

格拉摩根?這名字不是詛咒之地的名字嗎?

傳說在百餘年的時間裏,格拉摩根領幾度易手,除卻國王外,有十數位倒霉蛋先後擔任格拉摩根男爵。其中只有少數幾位主動交出領土,保全了到手的男爵頭銜。大多數格拉摩根伯爵都被國王暗殺。從此格拉摩根則成為了傳說中的詛咒之領土。

這名字不太吉利啊。

「是否能更改名稱。」

【名字已提交系統,無法更改】

【叮!領主專屬地圖解鎖】

【可查看領地內所有未簽訂地契的資料。】

【叮!系統檢測到傳送水晶,是否將傳送水晶安置於基石上方】

【是】

8米高的傳送水晶懸浮在出現在羅傑眼前的基石**,他伸手將魔力附到傳送水晶上。

【巨石城-50魔力】

【清浪市-80魔力】

【普拉男爵領-150魔力】

【鷹領-370魔力】

【**直屬領-500魔力】

果然還是和內測時一樣,距離越遠魔力消耗量越大。不過新設消耗上限哪怕是最遠的王城都只要500魔力。

【特殊任務:建設冒險家協會】

【黑森林發生異變,魔物們變得更加躁動,甚至開始襲擊附近的村莊。領民需要藉助冒險者的力量除害。】

冒險者協會給冒險者發佈任務和領內合法身份的機構。

冒險者通過完成任務獲得報酬和功勛。功勛積累夠可以去王國**學院求學,那裡可以學習更加強大的魔法和戰鬥技巧。並且成功畢業後保底也是B級冒險者,而且還能接受國家官方的直接委託。

安妮默默走到傳送水晶旁,撫摸了一下這閃着微藍色光芒的石頭,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隨後恢復了平靜。

「羅傑大人,晚飯已經準備好了。」

羅傑輕微點頭,轉身走回了旅館。

……

羅傑睜開眼睛,只覺得自己好像睡了好久似的,全身上下酸軟無力,

【醉宿後遺症剩餘時間2小時-50%行動力】

他回想昨晚到底喝了多少,腦子裡硬是沒有一絲記憶。

身旁的銀髮女僕將打好的熱水端在手上,看着沒有精神的羅傑。

「羅傑大人,需要我幫您擦一下臉嗎?」

一場人生一場夢,既然已經穿越在這世上為何不好好再活一遍。羅傑昨晚的醉酒好像就悟出來這道理。

「麻煩你了安妮。」

羅傑起身坐在床邊,等待少女為他洗臉。

少女的雙手在他的臉上輕輕的撫摸着,那種溫柔彷彿能夠將人融化,而她那纖細白嫩的手指在臉上按揉,輕柔的觸感讓羅傑忍不住眯起眼睛享受。她的手指順着羅傑的臉頰划過鼻樑,停在嘴唇上,來回挑逗着。

當然這一切都是隔着那柔軟的毛巾完成的。

「羅傑大人,您還滿意嗎?」安妮帶着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你這手法很舒服。」

「不好意思大人,我以前只幫過家裡人擠牛奶,您是我服侍的第一個人。」安妮羞澀道,她的聲音輕柔婉轉,讓人聽了有種憐愛之情。

「你之前在裁縫店時,還穿着女僕裝。為何你還是第一次服侍人。」

「大人,我的父母在之前的災害中去世,我為了生活去找了份傭人的工作。可才第一天男主人就要挾我讓我偷偷做他的情人。我便趁着女主人要我去裁縫店取衣服跑路。」

「結果跑到城門時,被治安團的人以我身為傭人卻帶有金項鏈為由抓了,明明那金項鏈是我父母留給我的東西。最後男主人拿着合同領我出來,污衊我偷金項鏈打了我一頓把我賣給了人才市場。」

奴隸契約是不會騙主人的,羅傑看了看少女臉上的疤痕,回憶起第一次在裁縫店裡見到的她。

「你今天跟我再去一趟巨石城,我之前在裁縫店裡定製的衣服忘記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