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靈異:我,所有鬼怪的剋星(書號:13118)
靈異:我,所有鬼怪的剋星(書號:13118) 連載中

靈異:我,所有鬼怪的剋星(書號:13118)

來源:google 作者:秦襄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殷紅 秦襄

簡介:秦襄穿越到一個妖魔鬼怪橫行的時代,在被惡鬼索命的危急時刻,系統覺醒!開局牛頭馬面!屠殺惡鬼大妖,功德加身!興建試煉空間,天下稱頌!在這個沒有神靈的世界,秦襄就是唯一的真神,被天下人尊奉為神主!秦襄:我,你們所有妖魔鬼怪的唯一剋星!展開

《靈異:我,所有鬼怪的剋星(書號:13118)》章節試讀:

「笑笑啊,是不是牛肉大蔥餡的餃子啊?」

秦鑲笑着問道。

笑笑是秦鑲隔壁張大伯的外孫女,因為笑笑的媽媽經常不在家,就由張大也留在家裡照顧她的飲食起居。

張大也與秦鑲父親的交情甚好,對待秦鑲更像是對待自己的親生兒子似得。

只要是改伙食的時候,都會讓笑笑來叫秦鑲過去吃飯的。

「哼!就知道你愛吃這個。」

笑笑翻了個特大號的白眼給秦鑲。

不過秦鑲也不在意,畢竟他們的關係都太熟悉了,就像是親人似得。

「好了,改天我帶你去大餐。」

秦鑲笑道。

帶着笑笑就去了張大伯的家裡。

「張大伯!」

「秦鑲?」

張大爺歡喜道。

無論什麼時候,見到秦鑲都是那麼的開心。

「快!快坐下來,餃子就快煮好了。」

沒過多久,張大爺就端着,裝好盤子的牛肉大蔥水餃過來。

頓時間香氣撲鼻。

「好香啊!」

秦鑲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

好多天沒有嘗到張大爺的手藝了,秦鑲聽到是牛肉大蔥餡的餃子,就已經開始流口水了。

「等等!」

張大爺制止道。

回頭拿出瓶陳釀,對我笑道:「已經珍藏多年了,我平時都捨不得喝的。」

沒事的時候,張大爺就喜歡喝酒,不過因為年紀太大了。

以前他女兒在的時候,還不斷的勸說他戒酒。

不過好像都沒有起到作用,非但沒有解掉,反而酒癮還越來越大了。

「張大爺!您可得悠着點啊。」

秦鑲勸說道。

酒是好東西,但不可貪杯。

像是張大爺這樣的年紀,喝多了對身體沒有任何的好處。

「哈哈,就算是戒掉的話,我都沒有幾年的活頭了,唯一放不下的啊,就是你跟笑笑了。「

張大爺笑道。

笑笑的媽媽沒有時間照顧她,而秦鑲的父親已經不在了,沒有張大爺的照顧,生活方面肯定寸步難行。

「來,我給你倒滿。」

「謝謝!」

秦鑲拿起酒杯就接了過去。

不過就在他們近距離交談的時候,忽然發現張大爺的額頭,竟然有團凝聚不散的黑氣圍繞着。

「張大爺?」

秦鑲驚訝道。

仔細打量起來,發現張大爺的臉頰上,隱隱出現了屍斑。

是死亡的徵兆!

難道說張大爺他……

秦鑲不敢在想下去了,就怕張大爺真的壽命到了盡頭。

「怎麼了?」

張大爺疑惑道。

緊鎖着眉頭,乾咳了兩聲,才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來來來,我們幹了,畢竟我的年紀大了,不知道跟你還能夠相聚幾次呢。」

或許是張大爺有了不好的預兆,說話總是讓人感覺怪怪的。

趁喝酒的功夫,秦鑲仔細研究了張大爺的面相。

可怕的結果,還是被他給猜中了。

張大爺面色晦暗,而且兩側的臉頰上,還出現淡淡的屍斑。

不用說,張大爺已經到了生命的盡頭,怕是連今晚都很難度過的。

秦鑲沒有告訴張大爺,而是不斷的給他敬酒。

「小叔!老爺快喝醉了。」

笑笑着急道。

對不明事理的孩子而言,肯定不期望張大爺喝那麼多酒。

何況在她媽媽離開的時候,還特地的叮囑過張大爺,目的就是要他健康的活着

「你這丫頭,難得我今天高興,喝點酒算什麼了。」

張大爺不悅道。

但是面對的,畢竟還是個孩子,因此就沒有多做計較。

順手撫摸了下笑笑的腦袋,再次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了。

「是啊,今晚我們就不醉不歸。」

為了確保張大爺走的沒那麼多痛苦,秦鑲同樣是捨命陪君子。

酒過三巡。

張大爺對秦鑲講起以前的往事。

特別是關於秦鑲父親的話題。

聽的秦鑲五味俱全,不禁悄然淚下。

不過想到張大爺要魂歸西天,不由的還是端起酒杯,不斷的給張大爺敬酒。

「好了,不能再喝了。」

張大爺揮手道。

把酒杯里的酒喝下去,就起身抱着來個木匣子。

「你是我看着長大的,也是我最信任的人,這些東西你要保存好,將來交給我的兒子。」

「張大爺!」

秦鑲頓時皺起眉頭。

莫非張大爺知道自己不行了?

不過張大爺就是個常人,就算是有感知的能力,也未必可以如此精準的斷定自己壽命。

「別怕,我年紀大了,有個意外是正常的事情。」

張大爺苦笑道。

「我累了,你先用着,走的時候不用通知我了。」

張大爺揮了揮手,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我都長大了,姥爺就知道摸我的頭。」

笑笑嫌棄道。

看着眼前天真無邪的孩子,秦鑲真的想跟笑笑那樣,什麼事情都不知道才是最快樂的。

回到房間的張大爺,靜靜的坐在床上,凝視着床頭擺放的全家福,沒有講出來半句話。

良久。

張大爺含着淚水,整理好身上皺了的衣服,滿臉不甘的躺回到床上休息。

靜坐在客廳里的秦鑲,不知道是不是醉酒的原因,始終都沒有犯困的意思。

特別是想到張大爺的事情。

百感交集的秦鑲,同樣想要救下張大爺。

不過生死有命。

既然都是註定的,誰又能夠改變。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陣陰風吹進來。

「啊!」

秦鑲驚訝道。

不用說都知道,那股陰氣冰冷之極。

秦鑲起身準備去關好窗戶,就在這個時候,發現張大爺的鬼魂,被鬼差給勾走了。

「張大爺!」

秦鑲大驚。

活人是沒有辦法看見他們的,不過秦鑲可不是尋常的人,自然是可以看到他們。

「快走!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就是!不能夠為了你耽擱時間……」

鬼差憤然道。

不斷催促着心愿未了的張大爺,不過張大爺還是依依不捨。

「鬼差大人!我……我保證不會耽擱太久的時間,我就要求看看我的孫女,就一眼可以了。」

「什麼?」

鬼差着急道。

「如果每個人都跟你似得,那我們兄弟的工作還做不做了。」

嚴格來說,耽擱了是時辰的話,對他們都沒有好處,不然就不會是這樣態度。

「兩位鬼差大人,就一眼,我保證看過就不會耽擱時間了。」

張大爺祈求道。

鬼差頓時就為難起來。

如果不答應他的話,豈不是更耽擱時間。

「好了好了,給你兩分鐘時間,過時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