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她和白月光在一起了
離婚後,她和白月光在一起了 連載中

離婚後,她和白月光在一起了

來源:google 作者:西小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瑾 陳姜易

生活沼澤將她困住,她拚命掙扎,想要逃離,於是她抬頭,看見了他「你是我未曾擁有無法捕捉的親昵,我卻有你的吻你的魂你的心」––陳粒《虛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展開

《離婚後,她和白月光在一起了》章節試讀:

手機震動了下,是陳姜易推了一個人給她讓她加:他的能力很強,你有什麼問題可以問他。

許瑾發了句謝謝,馬上加了律師。

不一會兒就通過了。

–你好,我是許瑾。

–你好,我是賀函,陳姜易和我交代過了,你放心,我代理的離婚案件沒有一個是敗訴的。

–謝謝,麻煩了。

他們約好時間見面聊。

許瑾在見完律師後看見手機有幾個江程打來的電話,剛剛靜音沒聽到。

電話沒接通,他又發了短訊過來:你把東西都搬走了?

估計是發現了很多她的東西都不見了。

許瑾沒回復,這不是很明顯的事情嗎。

之後她去了舞蹈室,最近幾天都沒怎麼管,要把這幾天的工作補起來。

忙了幾天,她才把舞蹈室的事情處理好。

她癱在床上不想動,給金雨晴打電話:「雨晴,好累啊。」

「忙完工作了?」

「昂。」她懶懶應聲,又轉個身子趴着,「我前幾天不是找了個律師嘛,是陳姜易給我推薦過來的。」

「你找他幫忙了?」

「對,那個律師我查了下,挺厲害的。」

「他沒叫你做什麼?」

「我問了,他說是做好事積善德,扯吧?」

「還挺像他風格的,對了,律師怎麼說?」

「還是那句缺少證據,可能訴訟離婚會比較麻煩,」她側了個身,繼續說,「不過他問了我很多細節,說盡量從這些地方重新看看有沒有漏洞。」

「不然找那個小三,她不是挺想你和江程離婚的嗎。」

許瑾也想過,但是莫婕傾又不蠢,雖然希望他們離婚,但肯定也不敢明着參與進來。

「算了,看到她就煩。」

「那行,我這邊要上課了,等下聊。」

「好,拜拜。」

許瑾掛了電話,想睡一會兒。

她鑽進被子沒過一會兒電話又進來了。

「喂。」

「許許,阿姨剛剛來了,聽到我講話了,她問我是不是真的,然後轉頭就走,很生氣的樣子,我攔不住她。」

「啊,」許瑾一個激靈坐起身,「我媽怎麼會來?」

「沒事,你先上課。我去找她。」

她掛了電話,立馬起來換衣服出門。

許瑾打電話給她媽,沒人接。

她想了想,應該是去江程公司,媽媽以前去過。

許瑾又給江程打電話,還是沒人接。

她開着車着急忙慌地趕過去。

剛到公司的地下車庫,就看接到了陳姜易的電話。

「阿姨在我這,江程公司門口的那家咖啡館。」

「行,我馬上來。」

許瑾來不及細想,快步走到咖啡館,透過玻璃看見陳姜易和她媽媽王琴坐在最裏面的座位上。

王琴一臉怒氣還沒消,陳姜易嘴巴動着,像是在安慰她。

許瑾在門外看着,突然不敢進去了,她停了好一會兒,深吸一口氣,進去。

陳姜易看見她進來了,起身離開,「我先走了。」

「謝謝你啊。」許瑾走到王琴身邊。

「媽。」

王琴生氣地抬眼瞪她,「這麼大的事你打算瞞我多久?!」

「要不是今天想來看看你,你是不是要一直瞞着我?」

許瑾挨着王琴坐下,「我只是想解決了再告訴你。」

王琴側過身子不想理她,又忍不住:「江程是不是真的出軌了?」

許瑾沉默。

「離婚,趕緊給我離!」

「已經在找律師辦了。」

王琴轉頭看了一眼她,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你幹嘛呀,我沒事,真沒事。」許瑾半身抱住她,輕輕拍她的背。

王琴斜眼看她,顯然情緒還是很激動,冷着臉說:「我先回去了。」

許瑾也跟着起身,「我送你回去。」

「別,我要自己一個待待。」

許瑾知道她是一個很逞強的人,小時候爸爸去世,她一手撐起了這個家,照顧她,賺錢送她去最好的學校。

高中時許瑾出了意外要做手術,差點沒搶過來,她一聲不吭,死死撐着,後來談起來也只是輕描淡寫的過去。

許瑾從來沒有見過她哭一次。

「行,那你到家了告訴我一聲。」

她無奈看着王琴離開的背影,嘆了口氣,知道王女士的脾氣,只能等她慢慢平靜下來再講。

許瑾走到門口,王琴已經坐上的士離開了。

「講好了?」在門口等着的陳姜易突然開口。

許瑾這才注意到他,「你怎麼還在這?」

「等車過來。」

「今天謝謝你啊。」

「沒事,剛好在那裡談合作看見了就順便幫了下。」

他剛從會議室出來,準備上電梯就看見王琴氣沖沖地從電梯上出來。

他猜到了原因,來不及反應就把她攔了下來,帶到了咖啡館。

他記得許瑾最不喜歡難堪。

她站到陳姜易旁邊,仰頭看他:「不過,你是怎麼和我媽認識的?」

在她的記憶里,陳姜易和王琴一點交集都沒有,而且感覺王琴能聽進他的話,很不可思議。

陳姜易愣了下,他下意識地做了這些事情,忘記了這層,不知道怎麼解釋。

「車來了,我先走了。」

他指着看過來停下的黑色轎車,走得很快,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

許瑾的「再見」都還沒說出口,他人就已經上車了。

那肯定是以前就認識了,怎麼感覺他不想讓我知道這個關係。

許瑾疑惑。

算了,等王琴平靜下來問她就知道了。

許瑾準備開車回家,去地下車庫的時候,剛好碰見江程和幾個人一起從電梯那出來。

「小瑾,你找我?」剛剛開會沒接到她的電話。

許瑾側臉看過去,乾笑了聲:「沒有,過來這邊辦點事。」

這也太倒霉了。

她看了眼江程身邊的人,拿出車鑰匙:「我還有事,先走了啊。」

江程上前走了一步,又定在那裡,不敢再往前走,嘴張開想說什麼,又閉上,看着車子離開。

「江總和老婆鬧彆扭了?」身邊的同事打趣道。

他無奈笑了下:「都是我的錯,惹惱了她。」

「女人嘛,買點東西哄哄。」

江程笑着點頭,一行人朝着車子走去。

許瑾把車開到了舞蹈室,金雨晴發消息說王琴落了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