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獵荒手記
獵荒手記 連載中

獵荒手記

來源:google 作者:非常可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梓珊 許澈

重新回到末世降臨前的時代,許澈做好了萬全的準備糧食、武器、藥品、燃油,以及一名未來會成為SS級能力者的美女研究生雖然對方有點不願意展開

《獵荒手記》章節試讀:

許澈獃獃地站了起來,凝視着母親已經變得猙獰可怖的面容,伸手撫去她眼角的淚水。

林梓珊站在一旁,也是哭成淚人,她也擔心自己的父母,卻還是輕聲安慰道:「許大哥,節哀啊。」

許澈只是像木頭一樣站着,似乎已經失去了對外界的反應。

「許大哥?你沒事吧?許大哥?」

突然,楊鳳娟的屍體站起來,並且猛地朝許澈撲了過去。

許澈卻下意識地一個側閃,躲過了撲擊,腳下一絆,便將母親的屍體絆倒在地上。

手起刀落,許澈手中的匕首插入屍體後腦,隨後用力一攪。

屍體沒了動靜。

林梓珊被嚇得直接跪坐在了地上,哆哆嗦嗦地看着臉色陰沉的許澈。

她彷彿看到了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許澈平靜的外表下正隱藏着極其狂暴的情緒。

「許大哥,你,你冷靜點啊。」

許澈隨手將沾滿黑血的匕首扔到一邊,然後抄起兩把廓爾喀彎刀,打開防盜門,走了出去。

門口徘徊的喪屍見到活人過來,當即嘶吼着撲上來。

許澈左手揮刀隔開喪屍的雙手,緊接着右手一刀便將喪屍梟首。

聽到動靜,更多的喪屍沖向了這邊,許澈卻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這幫喪屍統統殺光!

一時間,樓道里,殘肢亂飛,血光四濺!

——

回過神來的時候,許澈已經走到了外面的街道,周圍的喪屍已經被他殺了個乾淨,現在他渾身是血,身上也有幾處喪屍的咬痕。

許澈知道自己很快也要變成喪屍了,擁有了初級抗原可以抵抗大氣的感染,卻沒辦法抵抗喪屍的撕咬。

但是許澈真的已經累了,從災變之後,他就一直在戰鬥,一直在殺戮,穿越前的最後一次任務,他以為自己終於可以休息了,沒想到死後卻重生到了災變前。

他因為這樣就能夠改變之前的悲劇,保護自己所愛的人,結果卻親眼看着父母慘死在自己眼前。

如果老天爺是看他前世被折磨得不夠慘,這一世準備讓他再來一次,那許澈可不準備遂了老天爺的意。

他寧可選擇戰死,戰鬥到最後一刻。

這時,許澈突然聽到一陣腳步聲。

他以為又有喪屍過來,抄起已經有些卷刃的彎刀朝那邊走去,見到的卻是一對母女。

大人看着三十多歲,小孩看着大約10歲左右。

現在許澈的樣子可比喪屍還嚇人,這對母女見到他站在路中間,周圍還躺着幾具身首分離的屍體,頓時嚇得就站住了。

但很快,這對母女身後追過來另一群喪屍,許澈的嘴角露出了一個嗜血的笑容,抄起彎刀,像風一樣地沖了上去。

在這對母女的尖叫聲中,許澈一刀就砍飛最近喪屍的腦袋,刀光連閃,許澈的身法就像一隻在花叢中起舞的蝴蝶一樣優美,但是他的動作卻像捕食的螳螂一樣兇狠。

每次只出一刀,一定會有一顆喪屍的頭顱飛起,20年砍喪屍的經驗,以這具沒有暗傷,全盛時期的身體用出,殺戮效率甚至還要超過許澈重生前的自己。

這對母女已經被嚇呆了,明明這個人正在跟喪屍戰鬥,保護自己,卻總覺得他比喪屍還要兇殘。

很快追來的六隻喪屍再次被許澈屠殺一空,許澈原本準備就這麼離開,在自己徹底變成喪屍之前,多殺點喪屍。

這時,他突然感覺自己的小腿被人抱住。

許澈下意識地揮刀斬去,刀鋒停在那個年輕婦人的鼻尖前,腥臭的血液甩了她一臉。

「你想幹嘛?」許澈冷冷地問道。

「求求你,帶我女兒走!」說著,這婦人伸手展示了一下胳膊上的咬痕,傷口處已經發黑腫脹了。

許澈也伸手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胳膊,那上面也有幾處咬痕,但令許澈奇怪的是,那些咬痕竟然沒有惡化,而且已經開始結痂癒合了。

「這是二級抗原?我竟然覺醒了異能?」許澈有些傻眼。

那婦人看到許澈的傷痕本來也有些絕望,但是在發現這些傷口正在癒合時,絕望頓時變成了狂喜。

「佳佳,快過來!」

小女孩怯生生地從母親背後露出半張臉。

「這是我女兒王美佳,求求你,帶她走好嗎?」

「媽媽,不要丟下我。」

婦人扭頭安慰着女兒,「佳佳,媽媽也不想丟下你,只是媽媽快不行了。」

婦人此時已經感到了意識逐漸混沌,只是對女兒的牽掛讓她拚命奔逃,想要儘可能地將女兒帶到安全的地方。

「發燒了么?」許澈問道。

婦人一愣,小女孩也是愣愣地看着許澈。

「你女兒發燒過么?」

婦人回憶了一下,隨後摸了摸女兒的腦袋,「已經退燒了。」

許澈有些猶豫,就算這個小女孩僥倖獲得了初級抗原,依舊是個累贅。

在末世,女人和孩子的生存率極低,因為她們身體素質原因,要麼死在喪屍的追殺里,要麼被那些不懷好意的倖存者當做道具和奴隸囚禁。

只有極少數良心未泯的倖存者組織才會講究男女平等,但因為女性的勞動力天生不如男性,孩童就更低了,所以在失去科技產品的支持之後,她們依舊很難生存下去。

除非,像林梓珊那樣的覺醒了異能,這樣,不管男女,都會變成各個勢力爭奪、討好的紅人。

而且,最主要的原因是,許澈已經不想活了。

他現在只想去戰鬥,去毀滅,直到自己也被徹底毀滅為止。

「對不起,我幫不了你。」

許澈轉身就走。

婦人一把拽住許澈的大腿,不停地哀求起來:「求你了小兄弟,我求求你了。」

小女孩哭了起來,哭得許澈心煩意亂。

多年來,許澈早就練出了一副鐵石心腸,婦人的哀求絲毫沒能打動他的內心。

「你把她交給我,不怕我餓了之後把她當糧食吃掉么?」

婦人被許澈的眼神嚇到,哭聲也止住了。

許澈再次準備離開。

「等一下!」婦人跪在了許澈面前,「請你,殺了我。」

許澈愣了一下。

「趁着我還清醒,請你趕快殺了我。」

婦人帶着無限留戀和不舍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女兒,隨後強迫自己轉過頭不再看她。

「求求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