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煉神
煉神 連載中

煉神

來源:google 作者:流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弘毅 秦逸

只有經歷重重磨難,遍體鱗傷之後活下來的人,才可以成為強者和英雄,坐擁無數財寶,掌握億萬生死這個世界上,只有極少數人能夠享有最後的榮耀,而絕大多數人只能成為冰冷的墓碑所謂的規矩和法律,都只是用來束縛弱小者,被強者踐踏,在這個世界,不看身份,只看實力,唯獨實力,才是永恆第一聲春雷炸響的時候,秦逸睜開雙眼,眸中神光湛然,體內一億八千萬星辰,蠢蠢欲動……展開

《煉神》章節試讀:

極品紫珊木打造的車身,金絲紋路綢布編織的車幃,這輛車價值不下兩千聚炎丹,而且現在它無人駕駛也能平穩前行,由此可見車中坐着的,也絕非普通人。

這慵懶酥軟女聲,彷彿帶着叫人無法抵禦的魔力,將在場眾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

白皙柔嫩的蔥蔥玉指掀開車簾,一張美艷絕倫的女人臉頰探了出來。

傾國傾城、沉魚落雁這些詞語,都無法形容這個女人禍國殃民的妖媚長相。

眼波流轉、攝魂奪魄,一顰一笑都彷彿能把人的魂兒勾走,永世願意做她裙下的一隻哈巴狗。

如蘭似麝的香氣裊裊飄來,嗅入鼻腔,不少人臉上都露出來了陶醉的神色。

這個女人身上也只穿着一件大紅色的絲綢長裙,頭髮優雅盤起,耳邊掛着金閃閃的墜飾,像是新婚的貴婦。雪白渾圓的肩頭露了出來,性感的鎖骨暴露在空氣里,吸引着眾人的眼球,白皙胸脯上隱現的一條小溝,恰到好處地讓她更加誘人。

女人笑盈盈地朝眾人往來,眼中柔媚神光湛湛,有心智不堅定的護衛,被她看上一眼,頓時魂魄都像丟了一樣,身子一軟落下馬來,臉上還帶着痴傻的笑容。

秦逸一開始也被這個女人的美貌吸引了,幾乎都要沉溺進去,如同那護衛一樣,不過就在他即將失神的剎那,體內一股清明灌入腦中,八極大法自動運轉,迅速驅散秦逸耳中魔音,讓他迅速清醒過來。

「好險!」清醒過來,秦逸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竟然像是喪失了大半,腿腳都有些發軟,望向這個女人的眼神,更加多出警惕。

在場此刻還能保持冷靜清醒的,除了秦逸,還有秦弘毅。

秦弘毅憑着自己的大毅力,硬生生穩住了自己的神智,望向女人,眼中隱射寒芒:「秦家處理家事,還請小姐不要多管閑事。」

秦弘毅也已經看出來,這個女人的實力不簡單。

秦家只是玉華城的一個家族,外界藏龍卧虎,秦弘毅也不敢隨意樹敵,誰知道這個女人有沒有過人的身份。

「本座還就最喜歡管閑事了。」女人依舊笑吟吟的,身手一指秦逸,看着他道:「小哥,你願不願意跟着本座走?本座會讓你每天像是活在夢中,酒池肉林,無所不有。」

還沒有等到秦逸作出回答,秦弘毅突然一聲大喝,身形如電,氣浪翻湧,衝到秦逸面前,當頭一掌對着秦逸天靈蓋拍下。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秦逸的反應速度快得驚人,一拳自下而上,迎着秦弘毅的拳頭而去,氣勁爆射,鼓盪空氣。

看到秦逸的動作,女人眼睛一亮,轉頭望向秦弘毅,她柳眉倒豎,眼中滿含怒意:「你敢!」

轟!

紫珊木馬車瞬間爆炸,形成一個漩渦,女人一躍而出,大紅綢裙如紅霞一般,直射秦弘毅。

眾人這時候才看清,這個女人腰部以下的部分,竟然如同巨蟒一般,是有成人大腿粗細,長有一丈多的蛇身!

「雷炎蛇鞭!」女人一聲嬌喝,身體在半空扭轉,巨尾如鞭,橫掃而來,隱含風雷之聲,地面沿路磚石被掃起一片,噼里啪啦朝着秦弘毅當頭射去。

側面來襲,秦弘毅也顧不上再擊殺秦逸,雙手半空畫圈,掌心凝聚一面氣盾,嗡嗡作響,磚石撞上,盡數粉碎,蛇尾掃上,砰的一聲,空氣震蕩,噼啪作響,秦弘毅往後退了五步,每一步都砰砰作響如同打鼓,氣息紊亂,臉色略顯潮紅。

女人在半空騰轉一圈,下身如蛇一樣盤在地上,額頭上隱現細密汗珠,但還是叉腰笑盈盈看着秦弘毅:「好你個漢子,俗話說好男不跟女斗,你欺負我一個弱女子,算什麼英雄好漢?」

「角蟒老祖……」秦弘毅吞吐一口濁氣,緊皺眉頭望着女人。

「咦,你竟然知道本座。」女人略顯疑惑,略帶迷茫的模樣,看得人心頭狂跳。

聽聞這個女人的身份,秦弘仁和剩下護衛臉色大變,急忙緊閉雙眼,生怕再看這個看似柔媚的女人一眼,彷彿她是什麼可怕的東西。

秦逸也是臉色微變:「角蟒老祖號稱御風十妖之一,天生淫邪,最好男色,傳言她經常乘着馬車遊獵大陸,見到長相俊美的年輕男子,要麼誘惑,要麼強搶,帶回自己的府邸日夜宣淫,聽聞每個被她凌丨辱致死的男子,死狀都極為凄慘,瘦如枯槁,下身滿是鮮血,都是被吸盡了陽元而亡。」

秦逸閱讀《大陸志》的時候了解到,這個世界上,除了人,還有妖和魔,各有各的修鍊方法,不過修鍊境界劃分卻是相同、。

人因為佔據身體的優勢,修鍊最為簡單,而妖的話,就要艱難得多。

它們先要有奇遇或是仙緣,有了如人一般的靈識,然後才可以苦修,一百年經歷一次大劫,如果渡劫成功,那麼就會脫胎換骨一次,三百年修為可以講話,一千年修為可以化為人形。

這角蟒老祖一定是有過極為驚人、遠遠超過普通人的奇遇,所以才以三百年的修為,就躋身御風大陸十妖之一,半身化為人形,並且還通人言,懂人情世故,曉得以色丨誘人。

如果以危險程度給十妖排名的話,這角蟒老祖絕對可以排進三甲。

如果以境界劃分的話,角蟒老祖也是祭體境界二三層的高手了!

也正如此,她剛剛才可以和秦弘毅打了個平手,誰都沒佔到便宜。

「本座要帶這位小哥走,不知道家主願不願意放人呢?」角蟒老祖媚眼如絲,嬌艷的紅唇一張一兮,**舌尖輕輕舔過嘴唇,如果是血氣方剛的男子,除非有大定力,否則絕對無法把持得住。

「如若家主願意放人,本座可以讓家主你欲丨仙丨欲丨死,嘗到人間至尊享受。」角蟒老祖的聲音越發飄渺,彷彿直透人的靈魂深處。

「住口!」秦弘毅猛然一聲暴喝,如雷聲滾滾,打斷角蟒老祖的話,五指成爪,朝着秦逸當頭抓下。

「你敢!」角蟒老祖腰身一扭,蛇身如箭、如電,蛇尾一把將秦逸纏住。

秦逸雖然體內蘇醒一頭蛟龍,但現在力量距離角蟒老祖還是有很大差距,並且剛剛還被秦弘毅打傷,所以當下幾乎沒有做出反抗,就被對方纏上。

「小哥,姐姐帶你享樂去,這打打殺殺,像什麼樣子呀。」一聲嬌笑,角蟒老祖口中一枚棕色珠子朝着秦弘毅射去,砰的一聲,珠子在半空爆炸,化成濃霧,遮住所有人的視線。

「小哥,我們走!」隨着角蟒老祖聲音在霧中響起,秦逸只覺得腰身被人一扯,身子凌空而起,下一刻,已經在百步之外,幾個呼吸的功夫,秦弘毅等人已經被甩得不見了蹤影。

「家主!」等到角蟒老祖將秦逸擄走不見了蹤跡,秦弘仁這才跑到秦弘毅面前,「要不要追?」

秦弘毅面沉如水,搖了搖頭道:「我們從十里亭回來的路上,遭到角蟒老祖襲擊,護衛被殺,秦逸也被擄走,我們苦追數十里,最終無能為力,只能無奈放棄。」

聽聞秦弘毅的話,秦弘仁臉上露出喜色,急忙伸出大拇指道:「家主這個法子好,責任一下子全都推到了角蟒老祖的身上,和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秦弘毅掃了秦弘仁一眼,秦弘仁頓時不敢再多話。

「今天受傷的護衛,每人賞十枚聚炎丹,死亡的護衛家屬,除了必要的撫恤,再賞二十枚聚炎丹,子女以後安排做家族事務。」略微思索一下後,秦弘毅又道。

這麼優厚撫恤的緣故,就是為了讓經歷今天今天這件事的護衛和家屬,不要亂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