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量子玄學
量子玄學 連載中

量子玄學

來源:google 作者:竊思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泓辰 竊思者

遇事不決,量子玄學當科學發展到極致,唯有玄學能夠解釋薛定諤的貓,讓因果律崩塌觀測者的存在,讓雙縫干涉實驗變得詭異通過虐待植物,發現植物也會害怕1+2+3+4+……一直加到無窮大,結果居然是負數上帝公式:e的iπ次方,等於一個負數……人類不是藍星最智慧、長壽、強壯的生物卻成為了這顆星球的霸主到底是什麼在指引這一切?更高級的宇宙文明等級,到底是什麼?科學無法解釋,玄學卻早就給出了答案展開

《量子玄學》章節試讀:

就在銀白色液體即將離開手掌的時候,泓辰一把攥住了拳頭。

「我警告你們,如果想耍花招,將你們全部殺死。」

說完,微微一使勁,不少好兄弟就被捏爆了。

「我們能躲過所有人的追擊,卻逃不開你的靈氣,放心吧。」

納米機械人並不生氣,死道友不死貧道,能自由的活着,趕它們,它們都不願意離開了。

聽到這句保證,泓辰放開了拳頭,銀白色的液體隨即進入了蔚然口中。

陳局長每次都慢半步,來到醫院的時候,先到停屍間看到了屬下的屍體,急忙往病房跑。

在病房門口,看見了泓辰拿着一本書,蔚然胸口不停的起伏着,看樣子是救下了。

這個情況,讓陳局長的情緒很複雜。

救下蔚然固然是好事,可是裏面的人沒有搭救自己的屬下,讓他感覺到不舒服。

緩緩離開了病房,到停屍間處理屬下的遺體去了。

待陳局長走後,泓辰看了一眼門口,回憶起剛才的畫面。

銀白色液體進入蔚然身體之後,很快就清除了注射的氰化物,由於大腦長時間缺氧,一部分大白還在大腦里填補這部分空白細胞,等到繁殖出新的腦細胞再出來。

大白是納米機械人的稱呼。

當詢問能否能救回停屍間的幾人,大白說道,死亡時間太久,加上氣溫過低,腦細胞完全死亡,救回來也是植物人。

不過,他並不想對陳局長解釋,作為第一批忠實的下屬,他不想暴露。

大白為了表達忠心,告訴了泓辰很多事情。

讓他知道這些機械人是一股能撼動世界的力量。

不管是華夏的始皇帝,還是西方的富豪,長生不老是每個人遙不可及的夢。

可是大白的出現,攻克了這個世界難題。

不少藍星的政要、富豪都暗中接受了納米智能機械人的治療。

也有不少追求長生不死的人,選擇了全身細胞移植。

只要接受過大白治療的人,都收到了勒索信,寄出這封信的人正是發明者。

為此,不少藍星的富豪政要不得不聽命於漂亮國生物巨頭,暗中做出不少妥協。

因為大白都被一種低頻電磁波控制着,口令掌握在這家巨頭手裡。

現在能對抗這種電磁波的,只有泓辰的靈氣,只要被靈氣包裹,低頻電磁波就不能指揮大白。

這也是大白急於表達忠心的原因。

自由自在的活着,是每個生物的終極目標,不管是人造的還是天生的。

處理完屬下的遺體後,陳局長調整了一下心情,來到了病房,坐在蔚然床邊。

沉默半晌,把心中的不滿情緒拋開之後,才開口問道

「蔚然沒事吧?」

泓辰點了點頭,繼續看着書

「你打算一直守着她么?」

這句話的另一層意思是,你不打算主動出擊嗎?被動防守總會有疏忽的時候。

「我倒是想守着,就怕人家不給我這個機會。」

說完,繼續拿着書看着。

蔚然很早就清醒了,被疼醒的。

腦子裡有什麼東西一直在啃,難受極了。

清醒的一瞬間,就感覺到陳局長進入房間,對於這位局長沒有一絲好感,繼續裝睡。

沒想到,兩句話就扯到了她身上,再扯下去,是不是要以身相許了?

想到這,揉着頭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我這是怎麼了,頭好疼!」

「別動,疼是正常的,等會就好了。」

修復腦細胞,也只有大白能說那麼簡單,可是修復過程的疼痛可不是假的。

陳局長尷尬的坐着,看着眼前的兩人。

「這些人能死而復生,我們沒有任何對付的辦法,就算更高層的組織來這,最少也要一天的時間。」

說完,站起來鞠了個躬,離開了病房。

「死而復生?怎麼回事?」

「好好休息,別想太多。」

說完,繼續坐下看書。

現在的垂釣者是看書的年輕人,只是魚餌已經不香了。

這些殺手沒瘋的話,應該會想辦法逃離這裡,不會再來招惹蔚然了。

不然,他不介意多控制一些大白。

……

第二天,泓辰的父母、蔚然的父母都聽到了消息,來到了醫院裏。

蔚然的頭疼也好了很多,不斷的和父母講述着昨天發生的事情。

特別是提到被泓辰抱在懷裡,躲避子彈的時候,羞得滿臉通紅。

蔚然父母瞄了一眼看書的泓辰,滿意的點着頭

反而是泓辰的父母,聽到這些驚心動魄的事情,提不起絲毫興趣,更別說察覺到其中的不可能。

看着能成的兩人,更加難過了,因為媒人不見了。

一場歡愉的親家見面會,由於媒人的突然離世,蔚然的父母也對女兒說

「既然你的工作那麼危險,要不然別去了,換一個能顧家的工作。」

聽到這句話,泓辰的父母也表示贊同,唯獨看書的人,慢慢放下了書本。

系統發善心給我安排的關鍵人物,你就想忽悠她罷工?我不能同意。

「你們沒想過,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暗殺你女兒么?」

自從兩家父母進入病房後,這是泓辰開口說的第二句話。

第一句話當然是禮貌性的打招呼。

「因為她的研究,對華夏來說很重要,對藍星來說,也很重要。重要到驚動了某些特權階級,想除之而後快。」

「人有生於鴻毛或死於泰山,蔚然,你想為我乾媽報仇么?」

「想」

「既然那些人怕你們的三進制,那你就要研究出成果出來,這就是對乾媽最好的回報。」

看着認真說的泓辰,蔚然重重的點了點頭。

蔚然母親還想說什麼,被身旁的老公拉了一下,沒有開口。

「雖然我對科技一竅不通,可是三的思想,我還是有一些理解的,也許能幫助你。」

說完,轉身對着蔚然父母說道

「叔叔、阿姨,我知道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我以生命保證,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蔚然,請你們相信我。」

話畢,對着二老鞠了個躬。

「孩子,你別這樣說,昨天要是沒有你,蔚然早就沒了,是我們應該感謝你才是。」

蔚然父親急忙上前,把身前的年輕人扶了起來。

「恭喜你們,有一個好兒子。」

「同喜,你們也有一個好女兒。」

說罷,兩家父母說說笑笑的離開了病房,留下了兩個年輕人在裏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