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牢籠重啟
牢籠重啟 連載中

牢籠重啟

來源:google 作者:藍紅墨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易雲戈 藍紅墨水

當超光速中子擊穿月星後,無人看到幽藍的光芒從月星一閃而逝從此,這個世界變得詭異而瘋狂蛇形種,金屬人,巫師,寄生蟲……他們狂歡着,高歌着,慶祝自由往日的和平被撕碎,穿越而來的易雲戈,只好無奈的亮出自己底牌展開

《牢籠重啟》章節試讀:

慘淡的月光爬過逼仄的鐵窗湧進來,鋪滿了骯髒的青石地面。

遠離鐵門的牆角處有一少年蜷縮着一動不動,背靠冰涼牆壁,腦袋深深埋到膝蓋里,單薄而襤褸的衣衫絲毫阻擋不住監獄裏寒氣的侵襲。

這少年名為易雲戈。

下一刻,易雲戈陡然間睜開雙眼,倏地從地面彈跳而起,胸口劇烈的起伏,咧開的嘴巴大口大口呼吸濕冷的空氣,隨即喉嚨里發出痛苦的乾咳聲。

「痛,好痛!」

他眉頭皺成一團,腦袋裡像是有螺旋槳在不停的翻動他的腦漿,易雲戈抬起右手握拳重重的擊打自己的腦袋,藉此緩解腦袋裡的疼痛,伴隨着擊打,易雲戈手腕上拴着的沉重鐵鏈碰撞,發出「嘩啦嘩啦」沉悶的聲音。

過了許久,腦袋裡的痛苦如潮水退去,易雲戈喘着粗氣,抹掉額頭的冷汗,這才平靜下來。

背後的單薄青色囚服已經被冷汗浸濕,易雲戈有種劫後餘生的輕鬆,與此同時,來自靈魂深處的疲軟爆發,他腳步一軟,跌坐到冷硬的地板上。

「我這是重生了嗎?這又是哪裡?」

聞着空氣中刺鼻的異味,易雲戈下意識的喃喃自語,隨着腦袋裡靈魂撕裂般的痛楚逐漸消退,易雲戈吃驚的發現,自己的腦袋裡多了很多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祖星,第十界域,畸形種,巫師,因偷竊被抓……」

「飛機失事,我應該已經去見閻王了啊……」

揉着眉心思索了片刻,易雲戈只能把自己的重生歸因於穿越了。

「可惜柯南還沒有長大,路飛還沒有成為海賊王,我的兩個G的老婆還在硬盤裡,這要是被發現了……」

「我已經生理性死亡了,在社會性死亡一次也沒啥了,就是我銀行卡里的存款……人生最痛苦的不是人活着,錢沒了,而是人沒了,錢還在……」

「這錢最後應該是轉到老爸老媽手裡吧,也不知道遺產稅多不多……」

易雲戈拍了拍腦殼,收束髮散的思維,將散亂打卷的黑髮攏到一起,隨意的在腦後打個結,環顧四周。

牢房空蕩蕩的,除了一扇鐵門和一面鐵窗,只剩下滿地的污穢。

空氣中瀰漫著餿泔水一樣令人作嘔的氣味。

易雲戈靠在牆角,眼神中滿是困惑,「偷盜罪頂多是被關幾天,而且關押地點就在川城地下的刑拘室,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通過梳理這具身體的記憶,易雲戈發現了很多不尋常的地方。

既然是偷了東西,易雲戈卻沒有從原主記憶裏面找到他到底偷了什麼東西,就像是最後快要得手的時候他突然昏了過去,但他又肯定自己確實偷到了那件東西,記憶中產生了一種詭異的割裂感。

而且原主只是川城一個流浪兒,以他的身份地位,能夠偷盜什麼東西,以至於把他關押到這個奇怪的地方,他記憶里從來沒有見過不使用現代設備的牢房。

隕星時代,所有關於一等公民的刑拘基本都靠機械人執行,那些大人物們相信人工智能的絕對公平正義。

「一等公民在這個世界應該就是指普通人吧,而對於普通人的法律好像和我們那時候差不多啊。」

易雲戈整理記憶後嘟囔,他嘴角上揚,似有譏諷,隨即自嘲一句,繼續思索。

揉了揉眉心,毫無頭緒的易雲戈看着窗外的月亮,嘆息一聲,卻很快瞪大了眼睛。

在易雲戈明亮的眸子中,倒映出這樣一幅畫面。

鐵窗外巨大明亮的圓月中,一隻巨鳥優雅的揮動着翅膀,正朝他所在的監獄俯衝下來,而在巨鳥身上,隱約間可見一道人影。

真正見到這樣的一幕,易雲戈才知道衝擊力有多大,真的有人可以控制巨獸,翱翔蒼穹嗎?

他揉了揉眼睛,懷疑自己看錯了。

再三確認,他發現自己沒有看錯。

「這難道就是記憶裏面說的狩獵者?」

在易雲戈吸收的記憶里,傳說中的狩獵者擁有控制野獸的能力,在數十年前發生在川城的獸潮中,據傳背後就有數位大狩獵者插手。

易雲戈本以為就跟他聽過的夸父追日,后羿射日的傳說一樣,卻沒想到竟然真的確有其事。

易雲戈的眼眸中有亮光一閃而逝,他下意識攥緊拳頭,內心裏渴望擁有這樣的力量。

每個少年都懷揣着一個英雄夢,就像每個少女都希望自己更漂亮一樣。

易雲戈重重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盯着月色下的巨鳥看了許久,易雲戈突然有種感覺,騎在巨鳥上的人是沖自己來的。

而就在易雲戈震驚而又不解的時候,從牢門外傳來了老鼠的「吱吱」聲,易雲戈扭頭望去,就見一隻有狸貓大小的灰黑色老鼠用後腿支撐着身體站立着,兩隻前腿趴在鐵欄杆上,嘴裏叼着一串銅黃色的鑰匙,上面掛着四把鑰匙。

「吱吱,吱吱!」

老鼠的兩顆黑色眼珠里竟然出現了人性化的焦急神色。

易雲戈頓時會意,拖動腳鏈跑過去,伸手一把將鑰匙抓住,辨認片刻,迅速將其中一把插到自己手腕處,「啪嗒」一聲,他打開了手上的鐵鏈。

如法炮製,易雲戈隨後又打開自己的腳鏈。

他剛要去打開牢籠的門,就聽到牢籠外面傳來嘈雜的叫喊聲。

「有人劫獄!有人劫獄啦!」

不知道從哪裡湧進來一群形色各異的怪人,他們的外貌各不相同,易雲戈隱晦的瞥了一眼,頓時有些頭皮發麻。

這群人里有長着鬃毛的獅頭人身,類似於埃及的獅身人面,但竟然可以直立行走,獅子嘴還能口吐芬芳。

也有半身機械的人種,身體的某些部位被機械替換,卻能流暢的控制,甚至還能隨意的變換形態。

還有一些竟然是藍色皮膚的人,有點像放大版的藍精靈。

雖然這些人千奇百怪,但無一例外,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息,而在他們身後,有數量更多的制式機械人,手裡都握着槍。

「監區長各自巡查自己負責的區域!剩下的獄卒加強嘆息之牆,開啟外圍防護罩。」

一道威嚴低沉的命令聲從監獄深處傳來,原本騷動的人群立刻肅靜,有條不紊的散開,如水流融入了各自要去的位置。

易雲戈原本要去打開牢籠的手突然迅速放下來,他悄悄往左走了兩步,把那隻灰黑色老鼠擋在身後,隨後就看到一個穿着黑色夾克,從脖子處長出火紅色鱗片的男人來到了他牢籠前面。

「看什麼看,滾到裏面去。」

這男人看到易雲戈清秀的面容,眼眸中有異色一閃而過,他用舌頭舔着乾裂的嘴唇,手中狼牙棒敲打鐵門,讓易雲戈滾進去,不要湊熱鬧。

易雲戈像是被嚇了一跳,身子癱倒在地上,神色惶恐。

那男人哈哈大笑一聲,轉身去巡視別的牢房。

易雲戈暗自鬆了口氣,看向自己身後的那隻老鼠。

「吱吱,吱吱!」

老鼠又開始叫喚起來,它伸出前爪,指了指窗戶。

易雲戈不明所以,房間里的窗戶僅僅有兩個巴掌寬,怎麼看也不是可以出去的地方。

隨即,易雲戈聽到監獄外面傳來轟隆的巨響,「外面肯定發生了很猛烈地交戰。」

他也立刻明白,老鼠指的不是窗戶,而是監獄外面。

與此同時,易雲戈所處的這個牢籠外面,傳來了牆壁碎裂的聲音。

灰色老鼠甩動着細長的尾巴,兩顆開始門牙瘋狂的在牆壁上啃噬,而側耳傾聽,易雲戈知道在牆壁外面,還有另外一個人在裡應外合。

不到十個呼吸的時間,原本厚重的牆壁竟然被打通了一個有半人高的窟窿,而在牆壁外面,果然還有一個人在接應。

這個人渾身裹在黑色袍子裏面,看不清面容,不過他看到易雲戈後,似乎發出了笑聲。

隨後就聽到這個人說,「少主,快出來,嘆息之牆很快就會恢復!」

「我是他們的少主?」

易雲戈雖然腦子裡有一連串疑惑,但這不妨礙他快速的衝出了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