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老公追妻火葬場雲桑夜靖寒
老公追妻火葬場雲桑夜靖寒 連載中

老公追妻火葬場雲桑夜靖寒

來源:外網 作者:雲桑夜靖寒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雲桑夜靖寒 玄幻魔法

雲桑愛夜靖寒,愛的滿城皆知。卻被夜靖寒親手逼的孩子沒了,家破人亡,最終聲名狼藉,慘死在他眼前。直到真相一點點揭開,夜靖寒回過頭才發現,那個總是跟在他身後,笑意嫣然的女子,再也找不回來了。……重生回到18歲,雲桑推開了身旁的夜靖寒。老天爺既給了她重來一次的機會,她絕不能重蹈覆轍。這一世,她不要他了。她手撕賤人,腳踩白蓮花,迎來事業巔峰、各路桃花朵朵開,人生好不愜意。可……渣男怎麼違反了上一世的套路,硬是黏了上來呢……有人說,夜二爺追妻,一定會成功。可雲桑卻淡淡的應:除非……他死。展開

《老公追妻火葬場雲桑夜靖寒》章節試讀:

四條惡犬衝著雲桑撲去,狠狠的撕咬起了雲桑。
身上皮開肉綻的痛,卻不及雲桑心痛的萬分之一。
她瘋了一般的,抓住了一條惡犬的嘴,哭的嗓子都快要發不出聲音了。
「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還給我,把她還給我……夜靖寒,我恨你,我恨你……啊……」
佟寧抬手一掃,身旁的男佣上前,將惡犬的牽引繩拉開。
此時的雲桑身上依然血肉模糊,趴在地上,半條命都沒了。
佟寧走上前,抬腳,踩住了雲桑的手。
「嘖嘖嘖,這雙彈鋼琴畫畫的手,被啃成這樣,以後怕是廢了吧,呵,真是可惜了呢。」
佟寧蹲下身,低聲道:「忘記告訴你了,你那個沒福氣的女兒,長的很是可愛呢,只可惜呀,她跟你一樣福薄。靖寒說了,那種孽障,死了也就死了,反正你生的,他也不想要。他會再找人,給我領養一個孩子的,他對我,可真是體貼呢。」
雲桑趴在雨後積水的地上,身上冷,心裏更冷。
佟寧起身,在雲桑身上踢了一腳,「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再告訴你一個秘密。靖寒為了補償我跟我姐的犧牲,已經把雲騰集團,變成了佟氏集團。
你父親被整,哥哥失蹤,弟弟也變成了女人的寵物,你媽死了,呵,自殺的,她從樓上一躍而下,當時別提多慘了呢……」
佟寧說完,轉身邊往外走,邊對人道:「她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趕出去吧。」
雲桑忽然瘋狂的用盡了身上的力氣,一把抓住了佟寧的腳踝,恨不得咬斷佟寧的脖頸:「佟寧……」
「你不信?」佟寧踢開她,「那我讓你親眼去見證。」
佟寧說完,大搖大擺的離開。
周遭恢復了安靜,有人把雲桑來精神病院時穿的衣服丟給了她,把她拖上了車。
回到雲家別墅門口,別墅里一片漆黑,大門上也貼了封條。
佟寧沒有撒謊,雲家沒了。
她坐在車裡,手捂着心臟,心痛的無以復加。
對方沒有給她下車的時間,直接將她帶到了墓園。
大半夜的,男佣並不敢帶雲桑上山。
兩人將雲桑拖下車後,就開車揚長而去。
雲桑以前天不怕地不怕,卻唯獨怕鬼鬼怪怪。
但今天,她竟忽然就不怕了。
再惡的鬼,還能比夜靖寒更惡嗎?
她拖着被撕咬的渾身是傷的殘軀,踩着雨後的山石路,半走半爬的,摸黑來到了雲家的祖墳處。
當看到那裡隆起的一座新墳,她腳下一軟,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滿臉是淚的匍匐到了墓碑前。
藉著月光,她看清了墓碑上的照片。
眼淚一瞬間灑滿了臉頰。
她伸手抱住墓碑,頭一下一下的用力的撞在石碑上,額頭磕出的血,印染在了母親溫柔楚楚的照片旁邊。
「我錯了,媽……是我錯了……」
錯了,她不該招惹夜靖寒;錯了,她不該喜歡夜靖寒;不該……
天亮了,在母親的墳前跪了整整一夜的雲桑微微動了動。
她抬起頭,伸手撫摸着照片里媽媽的臉,此時的她,臉上已經再也沒有眼淚。
她低聲呢喃:「媽,我會讓他付出代價的,報完仇,我就去陪你和寶寶,向你們懺悔,你等着我。」
她踉蹌的站起身,孤獨纖弱的身形,一步一步的向山下走去……
夜靖寒昨夜一整夜都沒怎麼睡。
他砸了書房裡的投影儀,毀了雲桑這些年送他的所有禮物。
晌午時,他才終於離開夜園。
可車子一開出大門,司機就緊急踩了剎車。
夜靖寒眉眼微抬,剛好就看到了擋在車前一臉狼狽的雲桑。
他皺了皺眉,不是已經吩咐那群人給她坐月子的嗎?她怎麼把自己弄成這副模樣了?
雲桑隔着車窗玻璃看向夜靖寒的眼神,似乎要將他生吞活剝。
看到雲桑這眼神,夜靖寒心下一冷,她變成什麼樣子,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他冷漠的拉開車門下車,大步走到雲桑身前,一把拎住了雲桑的衣領。
「我有沒有說過,我不想再見到你,誰給你的臉,讓你膽敢再來到這裡的。」
雲桑仰頭望着他,聲音嘶啞,眼眶泛紅,卻不肯落一滴眼淚。
「是我眼瞎,才會愛上你。你夜靖寒,根本就不配。」
夜靖寒目露玄寒:「你說什麼?」
雲桑面露一絲絕望:「既然錯誤是因我而起,那就由我來結束。」
「夜靖安,你去死吧。」
她抬起手,連帶露出了一直藏在袖下的刀,狠狠的刺向了夜靖寒的心臟,鮮血瞬時從夜靖寒的肩頭湧出……

《老公追妻火葬場雲桑夜靖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