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藍月之主
藍月之主 連載中

藍月之主

來源:外網 作者:酔盡眾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酔盡眾生

一劍擎天,孤月高懸。 少年在盛世之中浮沉,最終登臨絕顛,俯瞰九天。 翻手即可為雲,覆掌便能化雨,雙拳可裂星辰,一指能開諸天... 卻悟不透,空中藍月為何沒有了陰晴圓缺... 也不明白,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怎麼就成了一種奢望... (PS:第一,主角並不貪玩,貪玩的是小酔而已;第二,一刀最多砍死仙神,展開

《藍月之主》章節試讀:

伴隨着一聲嬌叱,一柄銀劍極速刺來,出劍的是一名粉衣少女,她此時小臉通紅,因為葉新緊緊盯着看的,正是她。 銀劍破空而來,葉新抬手一把抓住,將粉衣女子連人帶劍,一把拉了過來,兩人瞬間靠近,幾乎貼在一起。 「你...叫什麼名字?」 葉新盯着粉衣女子的眼睛,呼吸變得急促,還散發著酒氣,令粉衣女子頓時俏臉滾盪、羞怒不已。 「浪蕩賊子,放開綉畫妹妹!」 青衣男子及另外幾人同時勃然大怒,祭出兵器殺將過來,但葉新卻置若罔聞,依舊緊抓着粉衣女子不放。 「公子,我們快走吧,說好低調行事的呢?」 一旁的紙鳶內心焦急,壓低了聲音在葉新耳邊催促,嘗試叫醒自家公子,葉新聞言猛然一驚,頓時回過神來。 「不錯,低調才是王道。」 葉新點頭,隨即放開粉衣女子,拉着紙鳶一躍飛出岳陽樓,踏江水而行,極速遠去。 「浪蕩登徒子,休走!」 粉衣女子提劍欲追,青衣男子等人同樣不想讓葉新就這麼逃了,但有人比他們更快,已經快要追上。 是三名黑袍聖使,他們率隊來岳陽城鎮守,就算是城主也不敢怠慢,如今竟然被一個浪蕩小子給嘲諷了,實在不能忍! 「哎,追來找死嗎?」 江水涌動,葉新忽然停下腳步,負手立於波濤之上,回頭靜靜看着殺氣騰騰的三名黑袍聖使。 裂空之拳,一拳裂空! 暴力的美學演繹到極致,一式裂空之拳下,一名黑袍聖使直接四分五裂,連本源黑氣都瞬間消散。 「怎麼可能?!」 另外兩名黑袍聖使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他們轉身就逃,還沒跑幾步遠,只見一頭恐怖巨獸破浪而出,張口血盆大口,將他們生生吞食。 驚濤拍岸,如同天降大雨,足足過了半晌,恐怖巨獸再次潛入江底,一男一女的身影也已消失不見,但岳陽樓上的所有人,都還處于震撼之中。 「這...」 青衣男子怔怔說不出話來,他心神震蕩,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一切,竟都是真實的。 一拳打爆黑袍聖使,恐怖巨獸吞噬一切,還能不能再扯一點? 粉衣女子同樣駭然失色,下意識的緩緩收回手中銀劍,她身上沾染的男子酒氣未散,令她沒由來的再次俏臉飛霞。 「捅破天了!聖使慘死,岳陽城必須要有人為此付出代價!」 剩下的那群灰袍鬼面放下狠話,隨後匆忙離去,所有人在回過神來後,亦全都不敢多待,作鳥獸散。 岳陽城,真的要變天了。 ―――― 龍江之上,一艘寶船在逆流行進,船艙內,葉新端坐在木桌前,正悠閑的喝着紙鳶泡的茶,神色淡定從容,全然沒有將剛剛的事放在心上。 「調戲良家少女,鎮殺黑袍聖使,公子可真是低調呀。」 紙鳶挽起衣袖,素手提壺為葉新添茶,她忍不住撇了撇嘴巴,略帶調侃,葉新聞言輕笑,無奈搖頭。 「下次我若再入魔障,紙鳶記得趕緊提低調二字。」 葉新舉杯喝茶,看起來悠閑自在,內心卻並不平靜,他身懷三大特殊體質,尚未徹底融合,所以心 境時常不穩定,這是極度危險的。 好在,紙鳶誤打誤撞,找到了破解之法,低調二字,似乎擁有喚醒他的神奇魔力。 「公子今日...為何會突然墮入魔障?」 紙鳶趴在桌前,眨巴着大眼睛,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她的秀眉微蹙,眸中有一絲不解,亦不免藏有一抹擔憂。 葉新的眸光在閃動,他再次喝了一口茶後,聲音變得有些異樣:「紙鳶,你覺得那位粉衣姑娘,是否像一個人?」 「像一個人?她本來就是一個人啊...」 紙鳶呆萌的歪着腦袋,一臉茫然與不解,葉新聽到這丫頭的話語,差點一口茶嗆住自己。 這丫頭的智商如此秀逗,是遺傳誰的? 「咳咳...」 「哦,公子是說像另外一個人...」 紙鳶會過意來,開始努力的回想,除了紅衣堂的師姐妹們,她見過的人其實並不多,再加上又是公子認識的女子,那就更少了。 「公子是說...木仙子?」 見到葉新微微點頭,紙鳶終於明白,公子為何會突然墮入魔障了,今日那位粉衣姑娘,確實與她印象中的木仙子,有幾分神似。 不過,也只是容貌神似而已,兩人的氣質卻是全然不同,木仙子自然空靈、親近萬物,而那位粉衣姑娘,一看便是位養尊處優、刁蠻任性的大小姐。 木仙子與粉衣姑娘之間,除了長得像一點,應該沒有其他關係了。 「是我着了魔,神州有生靈億萬,兩個長相神似的人,不是很正常嗎?」 葉新搖頭輕笑,似有一絲自嘲,他不再想太多,並對紙鳶說道:「幫我將木魚取來。」 「好的,公子。」 紙鳶起身離開,一小會後再回來,雙手捧着一隻破舊的木魚,正是葉新在棲靈塔下,整整敲了三年的那一隻。 「阿彌陀佛。」 佛號聲起,葉新微閉雙眸,沉浸下浮躁的心神,不急不慢的開始敲擊木魚。 他身懷至尊佛體,修行一顆佛心,是對自己另外兩種霸道體質的最好平衡,不然的話,他恐怕早已控制不住狂暴的血脈之力。 完全可以說,父親留下的那一滴萬佛神血,為葉新九轉入聖訣的修鍊,提供了明確的方向。 吞噬,平衡,融合,進而掌控一切。 「篤,篤,篤...」 木魚聲的節奏輕緩,令人莫名的心靜,紙鳶趴在葉新的身邊,逐漸安然入睡,香甜到有口水流出,也不知道做了什麼好吃的美夢。 天妖神戒的第二層須彌空間內,葉新的神識小人盤坐於半空,同樣在靜心修行,這裡擁有天地至純的靈氣,對修行大有裨益。 「天妖秘典,果然奧妙無窮。」 神識小人的手中,拿着一本大書,這是得自蓬萊仙島的天妖秘典,其中記載有妖族的無數至高神術、秘辛典故,可謂包攬萬物、知無不盡,葉新時常翻閱,雖不曾全部修行,但見識與眼界,卻越來越開闊。 「可惜,沒有適合我的佛門妙法。」 葉新搖頭輕嘆,隨即又忍不住發笑,彷彿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大夢百年,葉新的特殊體質,令他可以修行世間一切法,所以在大夢空間里,一切能接觸到的法門秘術、武技神通,葉 新都有所涉獵,其中不少重點修鍊的,諸如已經解封記憶的裂空之拳、逆天霸術,以及常常懷念的七殺劍術、雲雨天功等,都在各自領域是最頂級的。 唯獨只有一個例外,那就是佛門功法。 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葉新對佛門中人一直比較抗拒,甚至是討厭,所以連帶着佛門功法,他都鮮少接觸,整整百年之久,他也只修行過一門大悲神咒,還是為了超度怨靈才無奈學的。 而如今,他空有佛門至尊體質,雖說平衡了霸道的天妖神體、天魔之體,但卻顯得十分雞肋。 初入棲靈古寺時,葉新也曾厚着臉皮去討教無智,然而這貨是明目張胆的不肯教,大言不慚的自稱佛門神術不可外傳,特別是葉新這種大凶大惡之人,氣的葉新想一掌拍死這貨。 最後還是蘇小涼開口,無智才背出一段清心咒,也就是葉新三年來敲擊木魚時,靜心寡慾所用,根本沒有任何戰鬥力。 三年的木魚敲下來,葉新的心境沉澱升華不少,對於佛門的認識也有了改變,單單一道清心咒,讓他得見佛門的神秘一角,也勾起他內心的好奇,他想修行一門真正的佛門大神通。 畢竟,自己身懷至尊佛體,不用豈不是浪費? 「哐當...」 忽然,外界一陣天旋地轉,葉新倏地睜眼,發現整艘寶船都在劇烈的晃動,有巨響聲自船頭傳來。 「嗯?是地震了么,我還沒吃完呢...」 紙鳶睡眼朦朧,迷迷糊糊的開口,還下意識的擦了一把嘴角,令葉新不禁發出輕笑。 「饞丫頭,真的地震也擋不住你做美夢,還不起來。」 葉新拉着紙鳶起身,然後走出船艙來到船頭,鬧出這麼大動靜的不是什麼妖魔鬼怪,而是碧水麒麟。 江水洶湧,恐怖的巨獸在翻滾,掀起滔天巨浪。 「早猜到你要吃苦頭,那兩名黑袍聖使,好吃嗎?」 葉新在船頭蹲下,碧水麒麟的大腦袋探出江水,緩緩湊近葉新,碧藍的大眼睛中有淚光閃爍,好似受了委屈一般。 不死道尊麾下的黑袍聖使,可都是擁有一縷不死黑氣,並煉化有一道偽神火的,想要強行將其吞噬吸收,除了大寶那傻狗干出來過,其他根本沒人敢冒這個險。 碧水麒麟天性單純,會生吞兩名黑袍聖使,十有八九便是因為大寶這傻狗,肯定在其面前吹噓過。 「傳你一道神通,名為貪食天功,希望對你有用。」 葉新取出天妖秘典,直接撕下其中的某一頁,遞給碧水麒麟。 一頁紙張上,描繪着一頭超級巨蛇正吞星噬日的可怖畫面,這頭巨蛇是妖族的某一代妖帝,其本命神通,名為貪食天功,修鍊至最高境界,可吞噬星空。 碧水麒麟仰頭髮出輕吟,並朝葉新噴出大量水注,葉新無奈苦笑,這碧水麒麟看似恐怖巨大,但性子還是個孩子而已。 葉新揮手後退,忽然又開口問道:「對了,小傢伙,你只是半塊玉佩所化?」 碧水麒麟聞言愣在那裡,歪頭努力的思考,顯然已經不記得輪迴的前世。 「去吧,好好感悟這貪食天功,希望對你有用。」 葉新微笑,碧水麒麟再次潛入江底,寶船繼續前行,一路安然平靜,直到到達荊州首府江陵城,他看到江水中央的一座孤島上,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藍月之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