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狼王令/狼王令
狼王令/狼王令 連載中

狼王令/狼王令

來源:google 作者:龍舞九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梁海棠 沈風 現代言情

狼王歸來,妻子投入別人懷抱,真愛和女兒被逼害他怒髮衝冠,發出狼王令,匡扶正義,斬盡人間惡魔!當年,龍游淺水遭蝦戲!一朝草原狼歸來,血染半邊天……展開

《狼王令/狼王令》章節試讀:

所有人張大嘴巴,目瞪口呆,看着正裝男人,一臉不可思議!

他們萬萬沒想到,居然真有一張邀請函送過來。

而正裝男人手中所握着的,赫然是一張燙金至尊邀請函。

跟沈風所說的一致……

「轟!」

沈風沒有吹牛……

所有人滿臉驚駭,整個江州各大家族,能搶到一張普通邀請函已經不容易。

而彰顯尊貴身份的燙金至尊邀請函,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沈風卻一個電話就能做到。

一眾人等頓時心內都同一想法,這說明,沈風背後,有着多麼強大的背景啊!

梁老爺子臉上肌肉抽搐着,此刻,他的腸子都悔青了。

剛剛,他還下令讓梁君兒打斷沈風的腿!

這……

「君兒,別動手!」

梁老爺子態度突然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轉變,一張皺巴巴的老臉強擠出笑容。

「哎呦!」

「我就知道我這個孫女婿不簡單,乃是人中龍鳳啊!」

簡單一句話,滿滿的跪舔味道。

而梁君兒,臉上的猙獰,已經消失怡盡。

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柔和與嫵媚,用充滿甜膩的聲音道:「爺爺,我老公在獄中的這五年,肯定是得到了貴人相助,身份已與往日不同而語了,我苦心等他這麼多年,沒有白等啊!」

上一刻,她還左一句廢物,右一條狗,還要親自打斷沈風的腿!

這一秒,卻稱呼沈風為老公了,諂媚與討好,溢於言表!

她變臉的速度,比翻書還快,一點也不比梁老爺子遜色!臉皮之厚,可說令人乍舌!

梁家其他所有人,此時也都紛紛圍過來,表情要多諂媚有多諂媚,就像一條條搖頭擺尾的哈巴狗,與剛才冷言熱諷與鄙夷的表情,形成鮮明的對比。

梁青山和蘇菁,這時也對沈風刮目相看,眼神里滿是羨慕與自豪。

畢竟,這個有強大背景的男人,雖然是梁君兒的丈夫,但他們的養女梁海棠與沈風發生過關係,並生下一女,名義上也算是他們的女婿,他們照樣也能在沈風身上沾點光!

沈風對所有人掃了一遍,眼神中滿是戲謔!

梁家眾人與他的雙眸一碰,立即十分尷尬,詘詘一笑,紛紛低下了頭。

此刻的梁海棠,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沈風。

心內極度震撼。

眼前這個男人,他,沒有說謊!

居然,真有這麼大的能量,一個電話就讓人送來尊貴無比的燙金邀請函?太難以置信了!

這麼說,他的身份……

可可有個可靠的依託了!

梁海棠心內無比激動與欣喜,兩顆幸福的淚珠在眼眶裡滾動!

「梁家人,還不快點把邀請函接下?」

這時,正裝男人眉毛一揚,不耐煩的說道。

「哦……」

「對不起,我們一時失態了。」

梁老爺子激動得顫抖着聲音,「君兒,你愣着幹什麼?快把邀請函接下!」

「是!爺爺!」

梁君兒喜笑顏開,伸手就要把燙金邀請函接過來。

「這邀請函,不是給你的,輪不到你來接!」

梁君兒雙手剛接觸到邀請函,沈風立即冷冷的說道。

「老……公!」

梁君兒雙手一僵,轉頭望向沈風,嫵媚的說道:「剛才的事,是我錯了,我跟你道歉不行嗎?我不跟你離婚了,雖然你五年前侵犯了我後媽,但我能雙眼復明,是你把眼角膜給了我,所以,我原諒你啊……」

「就是,我也原諒你,五年前的事,我不再計較。」

一直站在梁坤身邊沒說話的周媚,這時也開口討好起來。

「這麼說,我還得謝謝你們倆的原諒?」

沈風戲謔的一笑。

梁君兒心頭一顫,接着連忙撒嬌道:「哎呀!老公,你怎麼還跟我賭氣呢!這麼多人在場呢!」

「有什麼話,等今晚回家,我們夫妻倆好好談談!」

邊說邊向沈風擠眉弄眼,媚相百出。

剛才還恨羞辱沈風不夠,現在卻左一句老公,右一句夫妻,說得十分曖昧!

「咳咳!」

梁老爺子乾咳了兩聲,幫忙打起圓場,目光看向梁海棠,「海棠啊!剛才都是爺爺一時的氣話,你也是我的好孫女,爺爺怎捨得你犧牲自己去換取家族利益呢?」

「我在此向你保證,不用你去陪周家主了,以後也絕對不會再讓你受委屈,另外,等會我就把可可還給你,畢竟,她是你的親骨肉,跟着你更合適!」

一番話,看似說得大義凜然,實際上,只要接下尊貴無比的燙金邀請函,梁家就必定飛黃騰達,無須再去求周德義給一個參加慶典名額了。

所以梁老爺子順水推舟,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

但,這番話,梁海棠聽起來,心裏卻十分舒服。

她雖然自小在梁家長大,但卻因為是養女,一直不討梁老爺子的喜歡,受盡白眼,辱罵等不公平對待。

甚至,還把她自己努力打拚成功的海棠集團搶去。

眼前,是她自小到大,梁老爺子首次這麼柔和跟她說話。

她本性善良,聽了這些話後,立即就有些動容。

於是,目光看向沈風,說道:「沈風,普通的邀請函可以帶五個人一起去參加慶典,而這張燙金邀請函,卻可以帶十人!」

「如果我一個人去,太浪費了!」

「這樣吧!我接下這張邀請陪,由爺爺安排九個人跟我一去吧?」

沈風聞言,一臉柔和,笑了笑,「邀請函是你的,你說了算,一切由你做主!」

「嗯!」

梁海棠點了點頭,見沈風這麼遷就自己,心內十分感動。

目光看向梁君兒,說道:「姐姐,這張邀請函就算我接了也一樣,反正可以十個人去,你就不必介懷了!」

說著,雙手伸向正裝男人手中那張燙金邀請函!

梁君兒臉色十分難看,心內十分不爽,本來接下燙金邀函這等榮耀,應該是屬於她才對。

心裏又氣又恨,一雙眼睛盯着梁海棠接觸到燙金邀請函的雙手,眼神里滿是懊惱和不舍。

可……

就在這時,她眼睛一亮,發現邀請函上的燙金小字,赫然寫着梁君兒三字。

「等等……」

梁君兒全身像觸電一樣,突然一把搶過邀請函,大叫起來,「邀請函上面寫的是我的名字,這是送給我的。」

她的話一出,立即語驚四座,全場嘩然。

所有人一擁而上,爭相看向梁君兒手中的燙金邀請函。

果然,邀請函封面,寫着「梁君兒小姐親收」,七個燙金小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