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傀儡宗主的我,被迫娶醜女當老婆
傀儡宗主的我,被迫娶醜女當老婆 連載中

傀儡宗主的我,被迫娶醜女當老婆

來源:google 作者:詩仙濁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無痕 奇幻玄幻 詩仙濁酒

夜無痕靈魂穿越到玄幻世界,被迫當上一宗之主,本以為成人生贏家,結果一看,宗門長老都不是善茬,想要把他扶植成傀儡,為了穩固宗門不被吞噬,讓他取了一個宗門的宗主之女,掀開紅蓋頭髮現居然是個醜女不料獲得金手指,本以為該高興了,坑爹的是,這系統居然給自己發佈都是挖坑,這還怎麼搞………展開

《傀儡宗主的我,被迫娶醜女當老婆》章節試讀:

看到老者這麼急切得把剩下的幾招教給自己,夜無痕有些無語了,感覺這老頭比自己還急,這不應該是自己的戲份嗎?

最終,夜無痕還是裝模作樣的盤膝而坐,原本可以直接看一眼就使用系統一鍵學習的,不過想想還是作罷,畢竟演戲要演全套,不然他怕嚇到眼前這老頭,畢竟這麼大個年紀了,萬一嚇出個好歹來可怎麼辦。

兩個時辰後,夜無痕站起身,結束了修鍊。《游龍劍法》還剩下五招,按照他之前計劃好的修鍊速度,怎麼都要五個時辰才能修鍊完,甚至更久。不過他還是提前了,不是時間不夠,而是他發現這種騙人的方式也是一種煎熬呀!

「怎麼?難道進入不了通明狀態了嗎?」老者見夜無痕這麼快就停止了修鍊,有些不解的問道。在他看來後面五招怎麼都要五個時辰以上才能完成,因為功法武技越到後面修鍊難度越大,所花費的時間也越久。現在才剛過兩個時辰就起身,絕對是出了什麼問題。

「不是,我全都學會了。」夜無痕可不知道老者心裏想什麼,只是輕描淡寫的說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夜無痕突然的一句話,徹底把老者震驚了,這特么到底個是什麼變態妖孽?不但通明,而且越到後面修鍊時間也能縮短,這怎麼跟其他人反着來的。

別人修鍊是越到後面越難,他倒好,越到後面越簡單。

「熟練度呢?」知道夜無痕全部修鍊完成後,老者也無奈了。突然,他想到熟練度是否也跟第一招一樣圓滿了,又看着夜無痕問道。

「嗯!」夜無痕只是點頭輕嗯示意!

「你!」看到夜無痕點頭,老者徹底無話可說了。行吧!是我不懂妖孽的世界好了吧!

「小子,做我徒弟怎麼樣?」看到夜無痕如此妖孽,老者也是釋然。突然,有了收徒的打算,要是有這麼一個妖孽徒弟,就算以後回到宗門就可以使勁嘚瑟,於是激動得對着夜無痕問道。

「沒興趣!」對於老者要收自己為徒,夜無痕根本沒有興趣,得知自己有系統在手,未來這一片區域怎麼都有他一席之地。

「厄……,你不知道有多少天才想要拜在我門下,我還不願意收呢!你還沒興趣了。」得知夜無痕對拜他為師不感興趣,老者也是一陣愕然。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口氣對夜無痕說道,他是真的希望能夠收眼前這個年輕人為徒。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妖孽就該有自己的傲氣,怎麼可能隨便一個人就同意拜師呢!

「說了沒興趣就是沒興趣,我就問問你,你有我學的那麼快嗎?你能立馬提升到圓滿嗎?」夜無痕現在剛穿越過來,滿腦子想着怎麼提升實力,怎麼完成系統發佈的任務,根本不想其他的。

「我……,你說的這些我確實不如你,但我實力比你強呀!可以保護你不被欺負,可以給你更高級的功法武技呀!」被夜無痕一連幾個問題,老者本想說什麼,話到嘴邊頓時語塞。比天賦,他在眼前這個年輕面前實在是沒法比。不過很快想到自己的優勢,便對夜無痕說道。

「你到底是什麼境界?說的好像很厲害一樣。」夜無痕聽到老者在這裡一頓吹噓,有些不耐煩。在他看來,這老頭在青陽宗看武技閣,實力最高也不會超過七大長老,不然也不會安排在這裡看樓。要知道看武技閣,比起七大長老權利就小很多了。試問一個實力強的人怎麼可能來這裡呢!這也是他這麼乾脆拒絕的原因之一。

「嘿嘿!玄虛境你知道嗎?」老者知道該自己表現的時候到了,嘿嘿一笑,露出一口老黃牙,在夜無痕面前嘚瑟的道。

「玄虛境是個什麼境界?」聽到老者說玄虛境,夜無痕有些不解得問道。在前宿主的記憶中最高也就神藏境,已經是這一片區域最高境界了,現在突然弄出來一個玄虛境不禁有些好奇。

「呵呵!不知道了吧!我告訴你吧!」

「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叫做天穹大陸,天穹大陸又分為五大板塊,我們現在站着的位置為東域,最強實力也不過神藏境而已。」

「而我老頭子的宗門叫天劍宗,出自中域,是一個專修劍道的宗門,神藏境在那裡遍地走,在那裡天才雲集,是其他四大域天才嚮往的地方。」

見夜無痕對自己提問,老者呵呵一笑。說到中域,說到天劍宗,滿臉的自豪感。

「嘶……。聽你這麼說,東域確實是很渺小。」被老者這麼一說,夜無痕感覺自己世界觀確實有些小了。

「嘿嘿!怎麼樣?做我徒弟吧!」老者見夜無痕有些意動,便趁熱打鐵追問道。這話在夜無痕聽來,就感覺像電視上一句廣告語:「快到碗里來。」

「老頭,說了半天還不知道你是誰?到底是什麼境界,為什麼會在青陽宗。」

「哎!」老者望着遠方,長長嘆了一口氣,陷入深深的回憶之中,片刻後,才幽幽開口說道。

原來老者本名叫劍一,是天劍宗聖子,跟霸刀宗的一名聖子,同時喜歡上了瑤池宮的聖女,原本他跟聖女兩情相悅,只差捅破窗戶紙,在一次外出任務途中,卻被霸刀宗聖子暗害,差一點隕落,最終逃離到了東域。

剛好被青陽宗上一任宗主湊巧救下,雖然保下一條老命,境界卻跌落到了築基境。

為了報恩,一直留在青陽宗看守武技閣。好在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境界已經恢復到了元神境。

「我靠,說了半天,原來你不是玄虛境呀!害我白高興一場。」夜無痕有些無語,之前這老頭說起玄虛境時候,還以為他就是這個境界呢!當場爆粗口。

「你先別急呀!我不是玄虛境,但我師尊是呀!我們回到天劍宗,有我師尊罩着,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過這麼多年了,也不知道師尊他老人家怎麼樣了。」

「那我還不如拜你師尊為師得了,豈不是更好!」